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扬厉伟绩不须名 ——重温题跋忆章汝奭先生

2018-05-17网络整理阅读:176评论:

去年辞世的文化老人章汝奭先生以其学养与蝇头小楷在海内外享有盛名,?他生前曾自书挽联“任老子婆娑风月,看儿曹整顿乾坤”,横披为“无愧我心”,一种文人的境界与耿介之气可见。章汝奭先生也是“澎湃新闻·艺术评论”的学术顾问,“澎湃新闻”本期刊发的是知名媒体人李天扬撰写的纪念文章,从中可见海上文脉的一种自然流转处。

扬厉伟绩不须名 ——重温题跋忆章汝奭先生

章汝奭先生

感谢微博,使我有缘结识章汝奭先生。

章先生几乎不上网,更不用微博微信,结识先生,怎么会缘于微博呢?且容我慢慢道来。

先说微博。我对全盛时期的微博特别有感情。其一,当时微博的出现,大大改变了信息的传播方式。记得惊心动魄的温州动车事故、重庆王立军事件、日本福岛地震,第一手的信息和深度分析,都来自微博。微博还成为一个全新的舆论场,各种观点云集、冲撞,让人不无兼听则明之感。更重要的,是其二——微博刷新了我的社交圈。与现在微信朋友圈总是跟熟人死缠烂打不同,当年在微博上,我认识了许多在现实生活中完全不可能结交的朋友。与我互粉的朋友中,当然有许多媒体同行,还有不少在高校新闻传播专业执教的老师,最年长的,是近百岁的人民大学新闻系教授甘惜分。我在三十多年前在新闻系读书时,就听闻“北甘南王(中)”之谓,二位是我国新闻教育南北对峙的两座高峰。我无缘识荆,竟然在微博上互粉,颇令我激动。在微博上交友,还会有许多“福利”,互粉的朋友中有作家、翻译家、出版家、影视导演、电影演员、京剧演员、评弹演员、时装模特,等等。于是,我收到了很多签名赠书,还有各种演出票。比较让我得意的,有两次:一次,是陆谷孙先生以“陆老神仙”之名开通微博,我是他第一批关注的六个人之一;另一次,是曾经的风云人物、复旦历史系的老学长朱永嘉先生一开通微博,也关注了我。后来,我跟陆先生高足、网名“文冤阁大学士”的朱绩崧兄说起这两件事。不料,他说:“据我所知,朱永嘉的微博,是一个年轻人打理的,他基本不管。而老神仙的微博,是我帮他开通的。关注你的人,是我。”这个惯于煞风景的家伙。可问题是,他帮陆先生开通微博时,并不认识我,我们也只是在微博上互粉而已。包括绩崧兄在内,我现在交往最多的那一帮朋友,大半是在微博上认识的。虽然也没隔了几年,但现在说起这些来,真的像是白头宫女话天宝旧事了。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