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允禟军前效力 雍正给年羹尧下了一步什么棋

2020-02-27 18:43:10阅读:125评论:

《雍正王朝》里面跟着雍正即位看似九子夺嫡已经落幕,可实际上八爷党却一向捋臂张拳,雍正为了安抚八爷党所以就封八爷为总理王大臣,看似重用实则也是处处提防,可是没想到八爷依旧兴风作浪,在雍正即位今后办了追缴各省欠款以及科举测验两件大事,可是这两件事在雍正的急功近利以及八爷的火上浇油今后全都办砸了,这时候八爷为了让雍正出丑竟然死保诺敏与张廷璐,逢君之恶,这招弗成谓不毒啊,然则雍正岂是会为了体面随意置祖宗的山河社稷于掉臂的人呢,所以在当着满朝文武下跪今后,下旨杀了诺敏与张廷璐,才算了破碎一点八爷党的阴谋。

雍正后来为了分治八爷党,就派允禟以及十名御前侍卫去西北大营军前效力,之所以派允禟前去一是为了袭击八爷党势力,二也是磋磨一下九爷,三则是黑暗视察八爷党动向,同时也看看年羹尧跟八爷党还有没有什么勾通,要知道雍正还在潜邸都时候,年羹尧跟八爷党暧昧的事可不少,现现在年羹尧掌管二十几万大军,万一有了异心那就欠好处理了,所以派允禟前去可谓是一举三得啊,那么看管允禟以及年羹尧的重任就落在了十名侍卫的身上。

再说为什么派十名侍卫前去呢?第一点是为了堵住前朝大臣的悠悠之口,这些人说雍正正视汉人不正视满人,所以雍正就派十名侍卫前去历练,这是明面上的意思,还有两个深层寄义是雍正十暗地里叮嘱的,这十名侍卫一个义务是看管允禟另一个义务则是看管年羹尧的,而且这十名侍卫有上密折的权力,可是吧雍正的叮嘱是一回事,真正去了前方则是此外一回事。

都知道允禟是八爷党主要的经济支柱,手里有都是银子,这一路上允禟随便出手就是一万两的打赏以穆香阿为首的十名侍卫,没比及西北大营呢这十名侍卫就反水了,不得不说这是雍正失算的第一步,第二步就是年羹尧琢磨不透雍正这是下的一步什么棋,然则年羹尧城府极深而且手段老辣,允禟是靠银子收买了十大侍卫,而年羹尧则是用军威震慑了十大侍卫顺便也礼服了九爷,能够说到今朝为止西北大营照样年羹尧是老迈,那么年羹尧是若何做戏的呢?

九爷以及十大侍卫一向到了西北大营南门年羹尧都没有出来相迎,而是只派了手下上将前来迎接,一向到了中军大帐年羹尧才出来迎接九爷而且为九爷设宴却反而直接忽略了十大侍卫,为了不让这几个侍卫尴尬,九爷就说这十名侍卫是御前的人怠慢不得,年羹尧才放置属下也给这十名侍卫接风,可是这十名侍卫却不识抬举,直接就说老子们都吃饱喝足了,不消年上将军接什么屁风,年羹尧听见了脚步一顿照样陪九爷吃饭去了。

在宴席上九爷一个劲的说合年羹尧,还拿出十万两银票示好,年羹尧知道八爷党如今的势力,近不得也远不得所以就顺势收下了,可是这时候十大侍卫在西官獬却跟年羹尧的亲兵打了起来,年羹尧就前去解决此事,到了西官獬年羹尧没说废话,直接就让打斗的亲兵去手,接着还用火炬给他们的伤口止血,就这一招就已经震慑住了十大侍卫,这时候年羹尧就升大帐,想要处斩这十名侍卫。

到了中军大帐所有将军参将都来观帐,十大侍卫这时候还贪图拿本身的身份地位以及黄马褂说事,不光不下跪还敢持续呐喊,可年羹尧可没有惯着这十大侍卫,先是让手下脱外甲,这些手下个个都内穿黄马褂,而且论身份这里面还有简亲王三世子,论辈分照样雍正的叔叔辈呢,连这些人都遵守年羹尧批示,穆香阿这时候才看清楚近况急遽下跪讨饶,然则还没有完全服软。

年羹尧则没有给他们缓和的机会而是直接上酒要为这十小我送行,当十名侍卫手里端着酒的时候,年羹尧还在一旁说他们属于无奈的时候,这十名侍卫算是彻底吓尿了裤子,磕头如捣蒜般讨饶,可年羹尧就命令拖下去斩,为什么说年羹尧是演戏呢?因为他一面说要斩十名侍卫一面让人去请九爷前来求情,那么年羹尧究竟敢不敢杀这十名侍卫呢?

其实年羹尧切实敢杀这十名侍卫,然则杀了没用,都知道这是雍正派来看管年羹尧的,杀了他们雍正不免起疑还不如一举收服为己所用,但为什么还要来这一招呢?因为年羹尧是二十几万大军首领,若是十名侍卫天天上眼药年羹尧这杖还怎么打,所以礼服是需要的,那么九爷为什么会来求情呢?因为九爷不是八爷,九爷沉不住气,若是九爷不来求情那么年羹尧就会进退两难,真杀了这十名侍卫也落不到什么优点,所以九爷果真前来求情。

九爷替十名侍卫求情一是他们是一路来的,如果这十名侍卫出事本身有理也说不清是怕雍正借机谋事,第二九爷一路上在这十名侍卫身上搭了太多钱,眼看着人财两空九爷也不情愿,第三九爷知道十名侍卫是看管本身的,如果十名侍卫时常给雍正写密折申报本身的动态雍正也会安心那么九爷活的也会安心,所以十名侍卫不克杀,九爷想到了可九爷没想到年羹尧也想到了,所以九爷前来求情,年羹尧就一个劲的不许,最后逼得允禟下跪年羹尧才算作罢,年羹尧这是一举礼服了九爷收服了十大侍卫,可谓是老辣至极啊。

其实雍正下的这步棋高啊,然则却没想到被年羹尧破招了,年羹尧看似伶俐实则伶俐过度了,允禟正本就是个麻烦,近了不成远了不成,年羹尧若是伶俐就应该与允禟之间有点矛盾,但只要无关大局就能够,如许雍正才会安心,至于十名侍卫年羹尧应该上奏雍正说他们娇纵嚣张若何措置,在雍正的默许之下年羹尧在收服不迟,可是年羹尧擅自做主收服了,这只能解说年羹尧太有城府了,一个有城府还不请示的上将军若何让雍正不起疑不顾忌哪,年羹尧看似赢了实则输了,这是为日后本身的悲剧终局埋下伏笔啊。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