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以街亭的实际地理情况,马谡采取对敌措施并没错,为何会被杀?

2020-02-27 15:47:00阅读:141评论:

第一次北伐是诸葛亮胜算最大的一次北伐,其时曹魏自刘备身后,对蜀汉已经抛却了攻击政策,甚至连戍守都慢慢地空虚,而诸葛亮出兵又具有倏忽性,所以蜀汉大军一出祁山,南安、天水、安宁三郡皆降,“关中响震,朝野惧怕”。

可是就在这事态一片大好的情形下,参军马谡所驻守的街亭却偏偏失陷在了曹魏右将军张郃的手里,诸葛亮失去了前方据点,又担心曹魏救兵越过陇山进入陇右,不得已只能退军,将就保住蜀汉的基本,也把第一次北伐的胜果悉数丢弃了。

一、关于马谡在街亭的放置是否有误?

以《三国志》关于此战当事大师的列传中,我们能够看到,马谡之所以会失败的原因:违反诸葛亮的布置,具体是什么布置没说,《三国演义》中将其演化为“诸葛亮让马谡当道安营,可马谡却执意上山驻守”;马谡甩掉水源,“舍水上山”,不听王平建言,瞎批示而导致军心大乱,最后败于张郃之手,此说法出自于《王平传》;马谡没有在占有街亭,而是跑到了南山安营,依后台上的水源反对张郃大军,但水源被张郃截断,大北之,此说出自于《张郃传》。

其时马谡所驻守的处所为南北走向、宽一百八十多里的陇山南部,山下就是街亭。据《秦州记》记载:“陇山器材百八十里,爬山岭,东望秦川四五百里,极目泯然”。所以陇山和秦岭是呈一个包抄网,陇山之左为山高险峻的陇右区域,以右为一马平川的关中平原。

马谡将戎行安置在山上,就是要依靠险峻的地势,以及蜀汉精晓的山地兵,来反对张郃的马队大军团,这一点并不克说马谡错了,昔时马超结合韩遂、杨秋等人,在关中集结了十万大军,可数个月就被曹操击败,马超被迫逃入陇右。

究竟就凭着从张鲁那边借来的戎行和一些氐、羌联军,马超和夏侯渊在陇右硬生生地相持了一年有余,这最首要的原因就是陇右的地势给了马超很大的匡助和保护,夏侯渊始终无法将其悉数击溃所导致的。而张郃所说的马谡“依阻南山、不下据城”,或许只是张郃想当然耳。想一想就知道了,曹魏会不会把能够克敌制胜的布阵之法教给敌军呢?

至于水源问题,其实陇山上是有水的,《秦州记》也说了“故歌曰:‘陇头流下,星散四下。”这一点和《汉书》所说的可谓是大同小异:“天水有大坂,名陇山,其旁有崩落者,故曰坻颓。又曰:其坂九回,上者七日乃越,上有清水四柱”。所以陇山是有水的,《王平传》所说的“舍水上山”其实并不准确,或许是王平本身对诸葛亮说的。

二、马谡在南山的布排是他在看到了街亭不足守之后的战术改变,可倒是依靠兵法的死记硬背,因为他正本就不是这块材料

马谡作为诸葛亮最早的内定继续人,他正本就是属于蒋琬、费祎这类的谋士,而不克做魏延、王平之类的前锋,诸葛亮此举或许是为了培育马谡,可他不该该把马谡放置在如斯主要的街亭之地,这是诸葛亮的锅,无奈倒是马谡背上了。

在看到街亭地小无险之后,马谡不得不将戎行安置在山上,并让王平宁高翔在山下安营,互成犄角,一旦张郃攻山则王、高来救,一旦张郃绕山进步则马谡包抄厥后路。如许的结构无非是为了给诸葛亮争夺时间,让他能够尽快蚕食鲸吞陇右区域,只有诸葛亮完成了陇右攻略,到时候张郃不管是攻山照样绕山,北伐之战都已经进入收割状况了。

可是诸葛亮越级提升马谡,任人唯亲,这一点天然会引起诸将的怨恨,尤其是一贯对诸葛亮有牢骚的魏延和性格窄小的王平,前一个是诸葛亮陇右攻略的负责人,后一个是马谡的副将兼灵活救援军队,这两人一旦拖缓了攻略的进度或许不去救援马谡的话,那守候马谡的就是张郃五万大军来袭,而马谡一无临场经验,二无足以招架张郃大军的军力,天然也无法守住南山了。

所以马谡之失首要是在于:没有珍爱好水源,可是其时马谡军不外两万人,还得分一部给王平、一部给高翔,而张郃倒是实打实的五万人马,军力不足这一点,也是马谡最后失败的原因之一;张郃是山地战专家,白狼山大战蹋顿,斩名王以下十余人,天柱山之战与陈兰狭路重逢,大获全胜,宕渠之战固然败给了张飞,靠得住着对山形的熟悉,最后张郃也逃脱成功;街亭之战是马谡的第一战,他没有经验就只能依靠兵法照搬照做,加上王平宁高翔二人又和马谡有别扭,所以马谡在南山上只能靠本身硬撑,究竟一遭冲击就批示失度,无法掌握溃兵,马谡是谋士而不是将领,诸葛亮强行把他放置在街亭前方,正本就是错误礼貌的。

诸葛亮干事一贯以自我为中心,很少听得进别人的话,前有越级提升马谡,让诸将心寒,后有姑息魏延和杨仪之争,差点把蜀汉大军葬送在了南谷,就连他注重的将军向宠,最后却死在南征之战中,连尸体都被南中戎狄抢了去,这三点足以证实:诸葛亮识人不明,看人的能力比起刘备、曹操来要弱得多了。

总结:马谡之败,是败在了诸葛亮手上,他本身虽然有责任,可在其时的情形之下,他在街亭的布防其实并没有什么错误

马谡战败后被诸葛亮明处死典斩首,这时远在成都的刘禅派诸葛亮心腹蒋琬前来,问诸葛亮为什么要如许做?而诸葛亮却以孙子用法严明而制胜于世界的来由敷衍曩昔。连不问政事的刘禅都知道马谡之罪,罪不至死,岂非诸葛亮就看不出吗?

其实诸葛亮是为了安抚将领的心,他越级提升马谡正本就冒犯了一多量武将,如果马谡赢了还好说,可如今马谡败了,败得乌烟瘴气,这不直接证实诸葛亮的用人不明吗?几多被诸葛亮打压的人都在看着这见笑呢,所以诸葛亮只能把矛头转移,把所有罪过悉数推到马谡身上,本身摘得干清洁净。

《三国志》所说他“戮谡以谢众”,可《襄阳记》也提到“十万之众为之垂涕”,可见其时不肯马谡死的人照样占大部门的,就连成都的刘禅也是一般,诸葛亮所谓的“谢众”,其实是要给魏延、王平等人一个说法,给他们出气,要“谢”他们。当然诸葛亮最后也为马谡敬拜,并善待其家人,他或许也知道马谡其实不应死吧!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