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红楼梦里夫妻关系多畸形?为生存,她们甘做沉默羔羊,细思极恐

2020-02-27 15:46:15阅读:138评论:

从多姑娘与多官的畸形关系,看红楼梦里3个女人隐忍无底线的婚姻

文/诗绿凤

鲁迅师长说《红楼梦》是一本为人处世的聪明奇书,诗绿凤从情面世故的视角,与你分享红楼精辟。

《红楼梦》几百年来持久不衰拥有好多红迷,其原因正如鲁迅师长所说,它是一本讲述情面世故的聪明奇书,看红楼梦看的是人生百态,要看懂红楼梦,就要看懂曹雪芹笔下人与人之间的复杂关系,这种复杂的关系涵盖面很广,好比夫妻关系、好比恋爱关系,好比同伙关系……

今天就从多姑娘与多官不正常的夫妻关系,看曹雪芹笔下3个女人谦让无底线的婚姻,准确懂得红楼梦这一经典巨著。

一、多姑娘与多官畸形的夫妻关系

曹雪芹在红楼梦里写过好多复杂的夫妻关系,因为用笔隐晦没有直接挑明,示意他们若隐若现的微妙关系,好多读者不大留意也就错过了,只有在写多姑娘与多官的夫妻关系时,曹雪芹直接写明她们是一对名不副实的夫妻。

贾琏是荷尔蒙排泄兴旺的高富帅,与凤姐在夫妻生活上难以胶漆相投,为知足生理需要,便不管脏的臭的,男的女的,都暂时拉来出火。巧姐生病贾琏搬出外书房独睡,这位行走的荷尔蒙孤寂难耐,多姑娘带着温柔来到贾琏身边。

多姑娘是是荣国府厨子多官的媳妇,新鲜的是,她是已婚妇人,为何敢与贾琏堂堂皇皇发生关系?有二点原因:

1、首先是多姑娘与多官的连系毫无情绪可言。

因他(多官)自小怙恃替他在外娶了一个媳妇(多姑娘),本年方二十交游年数,生得有几分人才,见者无不羡爱。她生性轻薄,最喜弄柳拈花,多浑虫又不睬论,只是有酒有肉有钱,便诸事不管了,所以荣宁二府之人都得下手。

她们是怙恃之命媒人之言的经办婚姻,毫无情绪根蒂。

2、多官专事庖宰的卑微职业,不解风情,让多姑娘看不起。

多官是个酒囊饭袋不成器的器材,被人瞧不起。他进贾府也没有什么配景,是晴雯求赖人人的把他收买进贾府。

故又将她(晴雯)姑舅哥哥收买进来,把家里的一个女孩子配了他。成了房后,谁知她姑舅哥哥一朝身安泰,就忘却昔时流落时,随意吃死酒,家小也掉臂。偏又娶了个多情美色之妻,见他掉臂身命,不知风月,一味死吃酒,便难免有蒹葭倚玉之叹,朱颜孤寂之悲。又见他度量宽宏,并无嫉衾妒枕之意,这媳妇遂恣情纵欲,满宅内便兜揽英雄,收纳材俊,上上下下竟有一半是她测验过的

由这段话可知,多浑虫不解风情,独一的嗜好就是酗酒,一喝酒就喝个酩酊烂醉,性格怯弱怕事,再加上经济地位低下,所以多姑娘敢毫无忌惮与贾琏发生关系。

这个世界,天上不会凭空掉馅饼,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没有爱,也就无从谈起无缘无故的恨,所以对多姑娘的所作所为,多官睁只眼闭只眼,淡定麻木。多官不克知足多姑娘的生理需要,多姑娘与贾琏云雨只是为了享受和财物,不贪求其余,也不会把这事说出去。

那媳妇故作浪语,鄙人说道:你家女儿出花儿,供着娘娘,你也该忌两日,倒为我脏了身子。快离了我这里罢。

多姑娘叫贾琏连忙脱离本身,因为弱势的她有自知之明,不敢与凤姐竞争,她对贾琏惧内的景遇认识得一览无余,所以她与贾琏发生关系,她甘心做静默的羔羊纰谬外人说。

二、尤氏与贾珍“举案齐眉”的夫妻关系

曹雪芹用隐晦笔法写了尤氏与贾珍这对夫妻关系,外观上,他们夫妻关系一派和气举案齐眉,实际上这是一对貌合神离的夫妻。

尤氏性格仁厚有余机灵不足,又不是名门望族身世,娘家没有任何配景与势力不说,尤老娘和尤二姐尤三姐还随时靠贾珍父子施舍,再加上她又是填房,无儿无女,贾蓉非尤氏所出,是以虽和王熙凤一般的地位,贵为宁国府的奶奶,但她在宁国府就是个无关紧要的安排。

贾珍凡事对尤氏接纳冷暴力,使得尤氏对两个妹妹与丈夫、儿子的特别关系充耳不闻;儿媳与丈夫有私情,她置若罔闻还装糊涂隐瞒,

尤氏,其实是红楼梦里活得最作对的女人。

贾珍把贾琏欲偷娶尤二姐一事示知她,不外因她是尤二姐的亲戚逛逛过场,至于她对此事否决与否都于事无补,改变不了什么,因为宁国府凡事从来就是贾珍一手遮天说了算。

“尤氏却知此事不当,因而死力劝止。无奈贾珍主意已定,素日又是顺从惯了的,何况他与二姐本非一母,未便深管,因而也只得由他们闹去了。”

尤氏见识过凤姐发现贾琏与鲍二家的偷情后寻死觅活的醋妒劲,是以当据说贾琏欲偷娶尤二姐一事后,尤氏深为尤二姐忧虑并死力劝阻,看到若何不了贾珍父子,便不再深管。

尤氏隐忍更无底线的是,闻听焦大曝出老公与儿媳爬灰后,她立场镇静得出奇,不只不生气还死力掩盖,在外人眼前表演得点水不漏,让人挑不到与丈夫不和的蛛丝马迹。

我说他:‘你且不必拘礼,日夕不必按例上来,你就好生养养罢。就是有亲戚一家儿来,有我呢。就有长辈们怪你,等我替你敷陈。’连蓉哥我都叮嘱了,我说:‘你不许累掯他,不许招他生气,叫他静静的养养就好了。他要想什么吃,尽管到我这里取来。倘或我这里没有,尽管望你琏二婶子那边要去。倘或他有个好和歹,你再要娶这么一个媳妇,这么个式样儿,这么个脾气的人儿,打着灯笼也没处所找去。’他这为人行事,谁人亲戚,谁人一家的长辈不喜欢他?

尤氏说这番话,意在对金孀妇表明她与丈夫、儿媳的关系好得很:尽量秦可卿与我丈夫有私情,我自会处理,一切与她无关。贾蓉虽不是我的亲儿子,但在看待可卿一事上,他是听我的。

连老公与儿媳爬灰都能隐忍,是可忍孰弗成忍?细思她的这番广告,可知是打坏了牙往肚里咽。

为了在“两只面子眼,一颗富贵心”的贾府站稳脚跟生存下去,尤氏在发现了老公与媳妇的奸情后,独一的法子就是做静默的羔羊,还替为人混账的贾珍处处说好话,无底线隐忍,成了她身上最显着的标签。

三、邢夫人对贾赦“贤惠太甚”的夫妻关系

贾赦的妻子邢夫人虽贵为长房大媳妇,但贾母不喜欢她,贾赦不尊敬她,她就是个弱势群体,为在贾府生存下去,好多时候她的一些做法为处境所迫,是不得已为之。

邢夫人是贾赦的续弦,续弦的地位正本就低下,贾赦又有好色的老偏差,更要命的是她与贾赦没有一儿半女,娘家人势力又弱,有个弟弟还张口钳口对她不满,四处说她的坏话,邢夫人想找个能够信任的人说说心中委屈都找不到。

为在龙潭虎穴的贾府生存下去,她活得小心郑重,甚至于老公看上了贾母身边的鸳鸯,无视她作为老婆的庄严与存在,竟然要她去说媒,在其时夫为妻纲的封建社会,邢夫人必需遵守三从四德,丈夫纳妾她不克阻止与否决,她只得遵命照办。

贾母为此数落她“你也三从四德太甚”,贾母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她不认识邢夫人处境的作对说出如许的话,试想,在夫为妻纲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地位低下的邢夫人若是不遵循老公的话去执行,她还有活路么。

邢夫人也如尤氏一般,为自保不得不垂头,不得不为人战战兢兢,对老公言听计从,做静默的羔羊,慢慢地,生活就把她酿成了一个一人不靠、一人不帮、对老公言听计从,自私小气小气的形象。

多姑娘、尤氏、邢夫人这三个为了生存,掉臂自尊选择做静默羔羊的女人,她们的身世虽比上百年望族贾府,但她们都有美貌的容颜,都有会当家为人处世的才调,

是属于“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的有本事女性。

可惜的是,在其时男尊女卑夫为妻纲的阴郁社会,

没有强势配景的女子出面很难

,社会很少供应她们应有的地位和舞台让她们施展才调,她们不只不克释放本性,还被压制扭曲本性,硬生生把本身活成让人看不起逆来顺受的静默羔羊,实在可悲可叹。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红楼梦120回通行本》

尘凡三千,不问风雨,只道本真。

【文/诗绿凤 】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