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张光晟:天使还是恶魔?历史将他钉在耻辱柱上

2020-02-22 12:38:56阅读:79评论:

张光晟:天使照样恶魔?汗青将他钉在耻辱柱上

张光晟(?-784),京兆盩厔(今陕西周至)人。中唐时期将领,《旧唐书》有传记,《新唐书》无传,或者是因为他附庸叛臣朱泚,被欧阳修有意忽略掉了。本想写一篇文章剖析这个叛臣时,正好在网上找到一篇不错的剖析材料,跟人人分享一下,部门内容作了增补和完美。

一、拯救天使

唐天宝十五载(756年)六月,潼关守将、戎马副元帅哥舒翰在玄宗皇帝李隆基的严令下,痛哭流涕出关迎战,究竟掉入叛军的潜伏,三军覆没。“哀哉桃林战,百万化为鱼”(杜甫《潼关吏》),近二十万将士,或膏锋锷、或填沟壑,活下来的也多半做了叛军的俘虏——包罗主帅哥舒翰本人,而侥幸逃出生天的只有八千余人。

兵荒马乱中,担当前锋的步卒管辖王思礼的战马中流矢而毙,似乎也是在灾难逃。可就在此时,他获得了拯救。一个年青的马队经由此处,将战马让给了这个倒在地上、狼狈万状的将军。王思礼向他姓名,他也不说,然后就一言不发地走入了溃逃的乱军,走入了未知的命运。

三年之后——这场祸乱却还没有搁浅的迹象,玄宗皇帝被儿子赶下了台,祸首安禄山被儿子要走了命,而往日的潼关败将王思礼,追随郭子仪等人收复二京(长安、洛阳),已经官至司空兼河东节度使,成为举足轻重的朝廷大员。王思礼始终记得潼关之役时给他战马的谁人小伙子,但始终未找到这个恩人。

此时,代州刺史辛云京正象热锅上的蚂蚁。数年平乱的艰辛能够不说,可是同僚们屡屡的小申报却不得不防,何况,他也不是全无过错可挑的完人。他已经获得了新闻:新任上司王思礼十分大怒,悬在他头上的斧子就要砍下来了。而他除了急得团团转,竟没有一点法子可想。

这时,那曾经照拂王思礼的天使之光又降临到辛云京的头上。他麾下一名小军官启齿了:“我曾经帮过王司空一个大忙,曩昔从不提起,是因为耻于以此受赏。如今使君忧迫,我甘愿去见司空,则使君之难可解。”

当辛云京的信使显现在眼前,王思礼一眼就认出了这位救命恩人。马上,满面肃杀化作了春风掠面,位高权重的司空大人握住小军官的手泪流不止:“吾有今日,子之力也。求子颇久,竟此相遇,何慰如之?”

由此,张光晟从一个悄然无闻的群众演员成为了汗青大戏上有名有姓有戏份的脚色。王思礼的答谢是非常丰厚的,他不只爽快地赦宥了辛云京的各种过错,更与张光晟结为兄弟,赠给他田宅缣帛,并“克日擢光晟为戎马使,累奏特进,试太常少卿,委以心腹”。

一年今后,王思礼就病逝了。能在生前回报这一大恩,对双方都是值得快慰之事。后来辛云京继任为河东节度使,他也知恩图报,马上表奏张光晟为代州刺史。

二、护国良将

张光晟在这个地位上渡过了很长一段波澜不惊的时光——当他再次显现在汗青记载中,已经是十几年之后了。大历十三年(778年),回纥的入侵终于使他获得了浮现才能的机会。

《旧唐书·代宗本纪》载:“春戊辰,回纥寇太原,(河东留后)鲍防与之战,我师晦气。……二月庚辰,代州都督张光晟击回纥,战于羊武谷,破之。”

同书《回纥传记》记载略详:“十三年正月,回纥寇太原,过榆次、太谷,河东节度留后、太原尹、兼御史医生鲍防与回纥战于阳曲,我师败绩,死者千余人。代州都督张光晟与回纥战于羊武谷,破之,回纥引退。先是,辛云京守太原,回纥惧云京,不敢窥并、代,知鲍防无武略,乃敢凌逼,赖光晟邀战胜之,北人乃安。”

《新唐书·代宗本纪》载:“二月庚辰(3),代州刺史张光晟击回纥战于羊虎谷,败之。”羊武谷即羊虎谷,为避李虎讳改称武。

回纥从何地犯境河东未见记载,但进军线路照样对照清楚的:由南向北,在阳曲(太原以北)击败唐军主力,在河东横行月余,“获羊马数万”,然后带着抢掠的多量物资从忻、朔回军。而张光晟自动出击阻挡于羊武谷(今崞阳西三十里),打破了回纥的如意算盘。

这三份记载都过于节减,多大规模、战果如何,都没有明确解说,只有“北人乃安”一句,可证其价格。这一战的意义不光于此:后往返纥登里可汗又欲东侵,其相顿莫贺达干劝谏:“吾前年侵太原,获羊马数万,可谓大捷,而道远粮乏,比归,士卒多徒行者。今举国深入,万一不捷,将安归乎!”虽讳言羊武谷之战之得失,但“粮乏,士卒多徒行者”,足以解说先前“获羊马数万”的“大捷”都成泡影。而此战的最大价格,生怕照样给回纥人造成的伟大心理暗影——劝谏无效后,顿莫贺达干行使公众的怕惧和不满,杀登里自立,可说亦是羊武谷之战的间接后果。

在谁人内忧外患的年头,此次胜利给应对不暇的唐王朝挽回了一点体面。张光晟也是以走上了他人生的巅峰。升任单于都护、兼御史中丞、振武军使。代宗皇帝对他稀奇委以重任:“北蕃纵横日久,当思所御之计。”张光晟也切实不负重望,“至镇,威令甚行”。可是两年今后,张光晟陷入了一个他本身制造的大旋涡。

三、边境屠夫

安史之乱不只终结了唐王朝的盛世,也剥掉了“天可汗”的威风。为了平叛,唐王朝不得不借助回纥的力量,双方的关系随之逆转。早在宝应元年(762年)就发生了“拜舞事件”:时为世界戎马元帅的皇太子、雍王李适(即后来的唐德宗)至陕州会见登里可汗时,因为礼仪问题发生辩说,李适尽管以“年少未谙事”避免了皮肉之吃力,他的几个随员却都被毒打,有的还被打死。此次事件被唐朝称为“陕州之辱”。

平叛中回纥已是暴行累累(“回纥入东京,肆行杀略,死者万计,火累旬不灭。”“登里可汗归国,其部众所过搜劫,廪给小不如意,辄杀人,无所顾忌。”),安史之乱事后,唐朝国力弱弱,内患尚难于应付,更无力经营四夷,回纥则气焰高涨,不只多次入侵袭扰,就连借居在长安的回纥人也是毫无所惧,在此时的汗青记载中,几乎每一年都能够找到回纥人的任性妄为:

代宗大历六年(771年)“正月,回纥于鸿胪寺擅出坊市,掠人后代,地点官夺返,殴怒,以三百骑犯金光门、朱雀门。是日,皇城诸门尽闭,上使中使刘清潭宣慰,乃止。”

大历七年(772年)“七月,回纥出鸿胪寺,入坊市强暴,逐长安令邵说于含光门之街,夺说所乘马将去。说脱身避走,有司不克禁。”

大历十年(775年)“九月,戊申,回纥白天刺市人肠出,有司执之,系万年狱;其酋长丹心驰入县狱,斫伤狱吏,劫囚而去。”

而唐王朝对此只能一味委屈容忍。甚至发生了回纥犯境太原,纵兵大掠的侵略战争后,“亦不问回纥犯境之故,待之如初”。后来,大历十四年(779)“回纥留京师者常千人,商胡伪服而混居者又倍之,县官日给饔饩,殖资产,开第舍,市肆美利皆归之,日纵暴横,吏不敢问。”而皇帝的对策,也只是下诏要求“回纥诸胡在京师者,各服其服,无得效华人”罢了。

看着这些记载,真叫人感受时空错乱,弄不清究竟是盛唐照样清末,由此也就不难懂得《旧唐书》中回纥“险恶的野生番”形象了:“人道凶忍,善骑射,贪婪尤甚,以寇抄为生”,这个片面评价当然未必完全公平,但无疑反映了华夏人对回纥的遍及的厌恶和惧怕心理。

这种主客异位不只给唐王朝带来了无限懊恼,也在不知不觉地侵蚀着回纥民族原本刚健朴素的精神:“初,回纥习惯朴厚,君臣之等不甚异,故众志专一,劲健无敌。及有功于唐,唐赐遗甚厚,登里可汗始自尊大,筑宫殿以居,妇人有粉黛文绣之饰。中国为之虚耗,而虏俗亦坏。”被惯坏了回纥贵族越来越离不开大唐的奢靡品,也就对压榨这个亏弱的帝国越来越乐趣粘稠了。

及唐代宗崩,登里可汗筹算攻其不备,顿莫贺达干劝谏无效,爽性举兵击杀登里可汗,还一并杀掉挑唆登里南侵的九姓胡二千人,自立为可汗,遣使入见,“愿为籓臣,垂发不翦,以待册命”。一场危机居然随意化解,德宗皇帝大为愉快,命京兆少尹源休出访回纥,封爵顿莫贺为武义成功可汗。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严重事件,使“化干戈为财宝”的进展,转瞬成为泡影。

顿莫贺达干的叔父突董,此时正在长安。因“代宗之世,九姓胡常冒回纥之名,混居京师,殖货纵暴,与回纥共为公私之患”,德宗即位后,颇思振作,号令突董带着他手下的那些真假回纥归国,实际上等于遣散出境。突董倒也不敢逆命,带着他那些喽罗和多年来敲诈勒索的多量辎重启程,可是骄横嚣张仍然不改。到了振武,“留数月,厚求资给,日食肉千斤,他物称是,纵樵牧者暴践果稼,振武人吃力之”。丝毫也没有发觉唐人早已是怨恨满腹,更不曾料到张光晟正在酝酿着一个远大的“最终解决规划”。

张光晟欲杀回纥的念头,说法分歧,《资治通鉴》说是为了“取其辎重”,而《旧唐书·张光晟传》载:“回纥突董梅录领众并杂种胡等自京师还国,舆载金帛,相属于道。光晟讶其装橐颇多,潜令驿吏以长锥刺之,则皆辇归所诱致京师妇人也。”认为是因为突董等抢劫华夏女子激起了张的愤慨,生怕都失之单方面。代宗曾对他委以抵当“北蕃”的重任,而此时,回纥与“九姓胡”之间的矛盾又起头展现,“九姓胡闻其种族为新可汗所诛,多道亡,突董防之甚急。九姓胡不得亡,又不敢归,乃密献策于光晟,请杀回纥。”张光晟认为找到了“所御之计”,也就是行使其矛盾一网打尽。于是机要上奏:“回纥本种非多,所辅以强者,群胡耳。今闻其自相鱼肉,顿莫贺新立,移地健有孽子,及国相、梅录各拥兵数千人相攻,国不决。彼无财则不克使其众,陛下不乘此际除之,乃归其人,与之财,正所谓借寇兵赍盗粮者也。请杀之。”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张光晟在想什么呢?他在怨恨翻云覆雨的李晟,照样在怨恨无情冷漠的皇帝?或许是,或许不是,因为此刻他或者意识到,比这些人更邪恶的,是冥冥中的神灵。

多年今后,当张光晟面临刽子手的屠刀的时候,他必然会想起在华岳庙渡过的谁人酷热的下昼。那时他照样一个身份微贱的潼关骑卒,经常受到主将的陵虐鞭挞。这一天他奔波于潼关至华州的官道,酷热的天色让他难以忍耐,但对这个“有才用,性落拓嗜酒”的年青年头人来说,更难以忍耐的是心中的辱没和渺茫。在经由华岳庙时,他下了马,脱衣换酒,进庙祭奠金天王,朗言:“张光晟身负才器,未遇亲信。富贵贫贱,不克自料,唯神聪鉴,当赐诚告。”酒入愁肠,极饮烂醉,睡在祠庙的碑堂里。在梦中,他突然听见有人在理睬他,在声声催促中,他进入一座森严府第,远远看见一位尊贵威武的王者。这位大人物对他说了一段谜一般的话:“欲知官禄,但光晟拜相,则世界宁靖。”他蓦地惊醒,身上的衣衫已经被汗水浸透,让他感受彻骨的严寒,而梦中的预言却又在贰心中燃起了一盏进展之火。在这盏火光的晖映下,他一次次挺身迎接各类危难,不曾有任何退缩,或许他把这些都看作“天降大任”之前的各种考验。可是纷繁乱世中,这盏“指路明灯”的轨迹又是如斯诡异,如斯令他难以把握。直到他被已经走投无路的朱泚拜为“仆射平章事”(相当于丞相),才悟到“但光晟拜相,则世界宁靖”的反讽意味。命运就是如许和他开了一个残暴的打趣。

参考资料:《旧唐书·张光晟传》《新唐书逆臣传》《回纥传记》《资治通鉴》《奉天录》《唐国史补》等。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