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乌鸡国国王历史原型之谜:孙悟空大战青狮精,背后或藏一个秘密?

2020-02-15 18:44:11阅读:139评论:

文:白玉基(作者原创授权)

乌鸡国,乌鸡是什么意思?能够一定的是这里的“乌鸡”不是指家禽的种类,因为里面的故事与禽类无关;如果有关也只能是取其谐音“禽”,是不是要骂里面的某个脚色像——禽兽?若是故事中如果有“虎”、“豹”之类的,倒也能坐成这一假设。

“乌鸡”二字的谐音在土族说话中是指“喝着”的意思,跟酒水之类有关。《西纪行》故事中,乌鸡国王在水井底下被淹了三年,用“乌鸡”为该国落款,很显着是要暗射一位明代被水淹死的皇帝了。

在明朝有十六位皇帝,被水淹死的就有两个:一是正德朱厚照,二是天启朱由校。《西纪行》作者是无法见证朱由校被淹的履历。从剧情脚色全真道人是一头被阉割了的雄狮变化的,乌鸡国王要暗射的只能是朱厚照!因为朱厚照没有留下子嗣,他驾崩后皇位留给了堂弟朱厚熜,也就是嘉靖皇帝。

被阉割的青毛狮子精是文殊菩萨的坐骑,他下界为妖是为了了却乌鸡国王和文殊菩萨之间的一段恩仇,这是《西纪行》故事要讲的“明线”。也就是说在本章回中要在乌鸡国要讲一讲释教的——因果报应理论。“暗线”只能用暗示、明示、暗射、象征等手法进行示意,要读懂《西纪行》必需要有必然的综合常识贮备才行。下面临文学手法“象征”作一科普:

象征是艺术创作的根基手法之一。指借助于某一具体事物的外在特征,寄寓艺术家某种深挚的思惟,或表达某种富有特别意义的事理的艺术手法。象征的本体意义和象征意义之间本没有必然的关联,但经由艺术家对本体事物特征的凸起描画,会使艺术赏识者发生由此及彼的联想,从而融会到艺术家所要表达的寄义。运用象征这种艺术手法,可使抽象的概念具体化、形象化,可使复杂深刻的事理浅易化、单一化,还能够延伸描写的内蕴、缔造一种艺术意境,以引起人们的联想,增加作品的示意力和艺术结果。象征可分为隐寓性象征和暗示性象征两种。象征分歧于比方,它比一样比方所归纳的内容更为深广,有的作品的艺术形象,甚至全用象征手法示意出来。

《西纪行》要讲什么?

至今,人们仍然拘泥于《西纪行》的神魔故事之中不克自拔。实际上在讲述神魔故事的字里行间,潜伏着大量的用来象征明朝社会近况的象征本体,将这些本体摘录出来,经由“思想风暴法”枚举其或者要象征的客体意义,连系作品的汗青配景、社会配景揣摩出作品要回响的主体思惟,这弗成所以一种解读《西纪行》的方式吗?

我们平日认知的《西纪行》故事,是一段段完整的、相符神魔逻辑理论的、能与读者发生强烈共识的神魔故事。但这些都是虚幻的,除了作为游戏之外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不得不认可读者群体对中国社会汗青等各类综合学科的认知水平是分条理的。是以《西纪行》有如斯壮大的影响力,能让各个阶级的读者都能高兴如狂,纠其原因就是西游作者所讲的故事自己也就分有多个层面。好比在车迟国章回中有一句话:“呀!那车子装的都是砖瓦木植土坯之类;滩头上坡坂最高,又有一道夹脊巷子,两座大关,关下之路都是竖立壁陡之崖,那车儿怎么拽得上去?”若让小学生读,这句话是说一群僧人在拉车,路很陡峭;若是让道士读这段话,他会说这是教人在练功,“夹脊巷子”是指人的脊梁骨,“两座大关”是指脊背上的两个穴位,传说中的如来从他娘亲的第三根肋骨下出生,指的就是这个练功运气很主要的穴位之一;若是让僧人读,会不会说道士们抢了他们的饭碗,并一向在受榨取?西游中的猪僧人可是只记得吃啊!假如让西游作者来注释,他又会怎么说呢?

笔者是土族人,从《西纪行》中认出了只有土族独有的土族文化,这不:孙悟空来到乌鸡国——行者道:“僧人,我不打你。我问你:“这寺里有几多僧人?”僧官战索索的道:“前后是二百八十五房头,共有五百个有度牒的僧人。”

数字“二百八十五”?很具体!“五百”在《西纪行》中是常用词。经由这数字能联想到什么呢?

当笔者看到《西纪行》第三回的一段论述时,就认定孙悟空的原型是——吐谷浑。这段话是:悟空执着如意棒,径登森罗殿上,正中央南面坐上。十王即命掌案的判官掏出文簿来查。那判官不敢怠慢,便到司房里,捧出五六簿文书并十类簿子,一一查察。裸虫、毛虫、羽虫、虫豸、鳞介之属,俱无他名。又看到猴属之类,本来这猴似人相,不入人名;似裸虫,不居国界;似走兽,不伏麒麟管;似飞禽,不受凤凰辖。尚有个簿子,悟空亲自检阅,直到那魂字一千三百五十号上,方注着孙悟空名字,乃天产石猴,该寿三百四十二岁,善终。

这段话中的两个数据都与吐谷浑政权的重大汗青节点有关,值得注重的是,孙悟空的名字不在猴属之类!人们都说孙悟空是山公,《西纪行》中也是以山公形象显现,但在这段文本中明示孙悟空不属猴类,而是人类。且在另一个册子上,解说孙悟空不属于大唐人。《西纪行》中这些描述都是隐寓性象征手法。

西游作者在写这一章回时一定是感伤万千——三藏道:“门徒呀,西天怎么这等难行?我记得离了长安城,在路上春尽夏来,秋残冬至,有四五个年头,怎么还不克获得?”行者闻言,呵呵笑道:“早哩!早哩!还不曾出大门哩!”八戒道:“哥哥不要扯谎,人世就有这般大门?”行者道:“兄弟,我们还在堂屋里转哩!”沙僧笑道:“师兄,少说诳言吓我,那边就有这般大堂屋,却也没处买这般大过梁啊。”行者道:“兄弟,若依老孙看时,把这苍天为屋瓦,日月作窗棂,四山五岳为梁柱,六合如同一敞厅!”

感伤之余,也透露了作者本身的心灵轨迹:“乌鸡国”在神魔层面已经远离大唐国,也就是早到了西方外国,实际上作者要讲的真正故事倒是本国的故事,也就是还在大明朝的“堂屋”里,堂屋是一个家庭的主屋,象征的则是一国的统治中心——皇宫。

实际上本章节的题目“心猿正处诸缘伏劈破傍门见月明”,也明示了下面要讲的故事:正面讲释教的人缘,傍门要疏解朝的故事。“见月明”只是藉词,“明”字才是要害!

唐僧举步出门小解,只见明月当天,叫:“门徒。”行者、八戒,沙僧都出来侍立。因感这月清光皎洁,玉宇深奥,真是一轮高照,大地分明,对月怀归,口占一首古风长篇。诗云:“皓魄当空宝镜悬,江山摇影十分全。琼楼玉宇清光满,冰鉴银盘爽气旋。万里此时同皎洁,一年今夜最明鲜。浑如霜饼离沧海,却似冰轮挂碧天。别馆寒窗孤客闷,山村野店老翁眠。乍临汉苑惊秋鬓,才到秦楼促晚奁。庾亮有诗传晋史,袁宏不寐泛江船。光浮杯面寒无力,清映庭中健有仙。处处窗轩吟白雪,家家院宇弄冰弦。今宵静玩来山寺,何日沟通返故园?”

这是一首极美的诗,表达的是“举头望明月,垂头思田园”之情,但诗句“庾亮有诗传晋史,袁宏不寐泛江船。”点出了本章回真正要表达的主题思惟,诗句中的庾亮是东晋名流。

当然,若是只想泛泛地作外观懂得,“庾亮”只是指被月光照亮了的、依山而建的房子罢了;但别忘了剧情中行者是如许说的——行者近前答曰:“师父啊,你只知月色光华,心怀桑梓,更不知月中之意也。”为了懂得这“月”中之意,我们再作引深无妨。

不妨科普一番庾亮。

庾亮(289年-340年2月18日),字元规。颍川郡鄢陵县(今河南鄢陵北)人。东晋时期外戚、名流,丞相军谘祭酒庾琛之子、明穆皇后庾文君之兄。

庾亮姿容俊美,善谈玄理,举动严峻遵礼。早年被琅邪王司马睿召为西曹掾,先后任丞相参军、中书郎等职,颇受重视。其妹庾文君又嫁世子司马绍(晋明帝)为妃,他与司马绍也结为平民之交。王敦之乱时,以左卫将军协同诸将平叛。

司马绍驾崩后,庾太后临朝,庾亮名义上与王导等人配合辅政,实则拥有定夺政事之权。他在朝后,一反王导的宽和,依法断事,又杀南顿王司马宗等宗室,因而大失人心。后执意征流民帅苏峻入京,造成了苏峻之乱。京师沦陷后,庾亮逃奔寻阳,与江州刺史温峤共推荆州刺史陶侃为牛耳,平定了动乱。乱事平定后,庾亮出镇豫州。陶侃身后,又代其为征西将军,兼领江、荆、豫三州刺史,都督七州诸军事。

咸康五年(339年),庾亮布置诸将,意图北伐,但遭朝臣否决。不久,重镇邾城失陷,致使北伐遇挫。庾亮忧闷成疾,终于咸康六年(340年)逝世,年五十二。获赠太尉,谥号“文康”。

《西纪行》乌鸡国这一章回中,牵扯出名人庾亮,笔者猜测有两种含意:其一、庾亮是东晋名流,西游作者是想将读者的视线引到永嘉“八王之乱”时代,因为就在这段时期,吐谷浑率七百帐人马决然西迁,在青海竖立功勋。作者将僧舍、度牒僧人的数目巧合于吐谷浑国的生辰年、余部后裔被羁糜的刻日等,为的是夯实他想要暗射象征的对象。这里的“度牒的僧人”是指拿有国度颁布的、有执照的僧人,这也象征吐谷浑政权在中央王朝视觉中的正当性。其二、西游作者很或者景仰名流庾亮的、为了国度好处而励精图治的精神,还有或者感觉作者本身的遭遇与庾亮的履历类同的处所!

唐僧对着月亮发呆,笔者又想起了《西纪行》中与月亮有关的一首诗:

“显密光滑油滑真妙诀,惜修生命无他说。都来老是精气神,谨固牢藏休漏泄。休漏泄,体中藏,汝受吾传道自昌。口诀记来多有益,屏除邪欲得清冷。得清冷,光皎洁,好向丹台赏明月。月藏玉兔日藏乌,自有龟蛇相盘结。相盘结,人命坚,却能火里种弓足。攒簇五行倒置用,功完随作佛和仙。”

个中的“月藏玉兔日藏乌,自有龟蛇相盘结。”《西纪行》作者直接点清楚他要调侃的对象:“明朝的乌龟混蛋旦!”

唐僧师徒接着还要揭月中所藏的机要了——行者近前答曰:“师父啊,你只知月色光华,心怀桑梓,更不知月中之意,乃先天法象之规绳也。月至三十日,阳魂之金散尽,阴魄之水盈轮,故纯黑而无光,乃曰晦。此时与日订交,在晦朔两日之间,感阳光而有孕。至初三日一阳现,初八日二阳生,魄中魂半,其平如绳,故曰上弦。至今十五日,三阳备足,是以团聚,故曰望。至十六日一阴生,二十二日二阴生,此时魂中魄半,其平如绳,故曰下弦。至三十日三阴备足,亦当晦。此乃先天采炼之意。我等若能温养二八,九九成功,那时节,见佛轻易,返故田亦易也。诗曰:前弦之后后弦前,药味平平景象全。采得归来炉里炼,志心功果即西天。”那长老据说,一时解悟,明彻真言,满心高兴,称谢了悟空。沙僧在旁笑道:“师兄此言虽当,只说的是弦前属阳,弦后属阴,阴中阳半,得水之金;更不道水火相搀各有缘,全凭土母配如然。三家同会无争竞,水在长江月在天。”那长老闻得,亦开茅塞。恰是理明一窍通千窍,说破无生便是仙。八戒上前扯住长老道:“师父,莫听乱讲,误了睡觉。这月啊:缺之不久又团聚,似我生来不十全。吃饭嫌我肚子大,拿碗又说有粘涎。他都智慧修来福,我自痴愚积下缘。我说你取经还满三途业,摆尾摇头直上天!”三藏道:“也罢,门徒们走路辛劳,先去睡下,等我把这卷经来念一念。”行者道:“师父差了,你自幼落发,做了僧人,小时的经文,那本不熟?却又领了唐王旨意,上西天见佛,求取大乘真典。现在功未完成,佛未得见,经不曾取,你念的是那卷经儿?”三藏道:“我自出长安,朝朝跋涉,日日奔波,小时的经文生怕生了;幸今夜得闲,等我复习复习。”行者道:“既这等说,我们先去睡也。”他三人各往一张藤床上睡下。长老掩上禅堂门,高剔银缸,铺开经本,悄然看念。

回程路上,武宗游镇江,登金山,自瓜洲过长江。八月,经清江浦,武宗见水优势景美丽,鱼翔浅底,顿起渔夫之兴,便自驾划子打鱼玩耍。究竟,提网时见鱼多,武宗大乐,全力拖拉,使船体失去均衡,他本人也跌落水中。明武宗在北京长大,不懂游水,入水背工忙脚乱,一阵乱扑腾,亲侍们固然把他救起,但水呛入肺,加之悚惶惊悸,身体便日就衰败了。也或者他是受惊之后,加上秋天着凉,激发了肺炎。

正德十六年(1521年)正月,武宗一行才回到北京。正月十四日,武宗依旧强撑,在南郊主持大祀礼。行初献礼时,武宗皇帝下拜六合,突然口吐鲜血,瘫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大礼不得不完结。三月,武宗已处于垂死状况,他对司礼监寺人说:“朕疾弗成为矣。其以朕意达皇太后,世界事重,与阁臣审处之。前事皆由朕误,非汝曹所能预也。”言毕崩驾于豹房,时年三十一岁。

唐僧师徒在接下来的两个章回中完成了让乌鸡国王还阳、降妖的工作,完美了对梵学“因果报应”理论的阐释,唐僧入住宝林寺,睡前还复习了两部经卷《梁皇水忏》和《孔雀真经》。

释教中经目好多,但《西纪行》为什么要放置这两部经卷让唐僧在宝林寺进行复习呢?第一部《梁皇水忏》是《西纪行》作者对《梁皇宝忏》稍作篡改而得名。《梁皇宝忏》是梁武帝为了超度皇后郗氏而制的《慈悲道场忏法》,后来就简称为《梁皇宝忏》。其内容是皇后郗氏在生前不尊佛、作恶,身后酿成蟒蛇后来找梁武帝反悔的释教故事。让唐僧复习《梁皇水忏》是为了衬托文殊菩萨与乌鸡国王之间的因果恩仇的。

《孔雀真经》是传入华土汉地最早的密教经典之一。公元317年,即东晋元帝建武元年,西域僧,帛尸梨蜜多罗译《大孔雀王神咒》。到了盛唐时期,不空巨匠翻译《佛母大孔雀明王经》和《佛母大孔雀明王经画像坛场仪轨》,并在皇宫里设孔雀法坛,洒净作法,祈雨祛灾。在履历了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三百余年的成长,孔雀经曾有八次滚动翻译。孔雀法的弘传在盛唐达到了热潮。

笔者最为赞叹的是《孔雀真经》的翻译是在公元317年!这一年吐谷浑王吐延带箭归西。做如许的放置有或者为了夯实对吐谷浑生辰年的暗示结果,也有或者为今后贵人国中的释教故事——“雌孔雀带箭归西”作一铺垫。更有或者是笔者自身神经由敏所致,但《西纪行》作者要把唐僧师徒下榻的宝刹取名为“宝林寺”,一定是想用“宝”字的谐音迎合朱厚照的别墅——豹房的“豹”字,是确切不移的事实。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