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中国玉器的源流与文化特征

2020-02-15 15:55:55阅读:135评论:

一、中国玉器源流

中国从原始社会起头生产玉器,跟着社会生产力的成长,慢慢形成了自力的专业,多集中于畿、都邑。自宋至清,姑苏成为全国性的制玉中心。历代王室朝廷皆设有玉器作坊,进行生产。因玉硬度较高,加工时需要特别的对象和方式,故加工过程大体有选料、画样、锯料、做坯、打钻、做细、光压、刻款等多数工序。仿古玉还要增加“致残”和“烧古”等工序。奴隶社会治玉以青铜对象为主。封建社会由青铜对象慢慢变为钢铁对象。石英砂硬度高于玉,是以自古用于磨玉,别名“解玉砂”。当无齿锯前后推拉或鉈、钻扭转接触玉材时,放进用水调匀的石英砂,随对象活动而琢磨成器。玉器的造型、斑纹都是靠这种方式制成。所以,先秦称琢玉,宋人称碾玉,今称碾琢,以示与镌刻、工艺有别。

中国玉器的艺术气势汗青演变如下:

在中国南方,良渚文化的大型玉璧和高矮分歧的多节玉琮,标记着治玉工艺已与石器工艺起头星散。玉器造型较为复杂,已能碾琢阴线、阳线、平凸、隐起的几许形及动物形图案装饰,具有朴实稚拙的气势。商周时代的玉器以形象纯真、神情凸起,多用双勾隐起的阳线装饰细部为其特征,并显现了俏色玉器。春秋战国时期玉器工艺有了普遍的成长,各诸侯国竞相碾治,千锤百炼。秦汉玉器与精雕细刻的春秋战国玉雕比拟,在艺术气势上趋势雄浑豪迈。汉玉隐起处常用细如毫发的阴线雕饰,有如古画上的游丝描一样刚劲有力,以填补其立体感不强的弱点。这是汉玉技法上的一个特点,对后世玉器有着深刻影响。唐、宋玉器色如羊脂,光泽莹晶,质地优良,手艺精湛,禽兽花草的题材和玲珑剔透之器增多,写实能力大为提高,起头显现世俗化的倾向,在形神兼备上达到了极高的造诣。这与其时绘画、雕塑艺术的成熟有着亲切的关系。元明清时期南北两地玉器遍及成长,是中国玉器史上极其辉煌的时代。现存北海团城内的元代渎山大玉海,明汪兴祖墓出土的玉带板,朱翊钧墓出土的玉圭、玉带钩、玉盂、玉碗、玉壶、玉爵、玉佩等能够代表这时期玉器的特点。在继续宋代玉器特点的同时,显现加工粗放或碾琢繁琐的两种互相排斥的倾向。元明玉器还受到文人书画的影响,成长了碾琢文人诗词和适意山水画的玉器,也往往雕刻名家款识,追求文人雅致的情趣。清代乾隆时期的玉器因玉材雄厚、皇家首倡和社会需要,身手成熟达到空前的岑岭。此外,中国维吾尔族的碾玉工艺富有处所色彩,是中华民族玉器艺术宝藏的构成部门。在后期封建社会仿古思潮影响下,以“返朴”为方针,追仿“汉玉”气势而生产的各式玉器,被称为仿古玉,这种玉器始于宋而盛于明清,有着本身特别的美学价格,也是古代玉器的构成部门。

二、中国玉器文化特征与地位

我国玉器文化积厚流光,从下列对照中可看出其特征与地位。

1、从采玉时间上对照。

这里有两个可比点,即采玉时间的日夕和持续时间的长短。大约12000年以前,我国辽南原始居民就起头用蛇纹石打制砍砸器,7000年前的新乐文化显现了磨制较精的彩石石凿,河姆渡显现了彩石玉玦,距今6000-4000年的新疆罗布淖尔先民已经采用和阗玉磨制无孔石斧。在此后4000年里,我们祖先的治玉运动从未中止过。而国外最早使用玉器的是公元前3000-2000年的西伯利亚原始文化,他们用软玉制造对象和圆盘,但此后便鸣金收兵,未再重现了。日本古代硬玉大珠显现于绳文时代中期(公元前2900年-公元前2300年),碧玉管显现于弥生时代(公元前300年-公元300年),到了古坟时代(公元300年-440年)治玉工艺便衰落以至消亡。印第安人玉器起头于公元前1000年,大公元900年趋于消散。关于采玉时间的日夕,虽因检测手段分歧,或者显现必然的误差,但能够一定中国是用玉最早的国度之一,同时也是用玉持续时间最长的国度。

2、从玉质、玉色上对照。

国外各产玉所在所出玉光彩较为单调,如日本、印第安玉器以翡翠为主,其软玉亦呈深浅绿色,欧洲软玉呈青、绿色,贝加尔湖四周所出玉石上带有墨点,孔东原始文化出白色软玉,而我国和阗玉除了青、碧、墨色之外,还有黄、白等色玉,个中尤以羊脂白玉最优。日本硬玉和碧玉,毛利人碧玉,印第安玛雅硬玉之质地均贫乏温润晶莹之感,而我国和阗玉质地细腻缜密。是以,从玉质、玉色上对照,和阗玉亦是国外玉石所不及的。

3、从琢玉对象上对照。

我国琢玉用的扭转性对象,或者始于原始社会的红山文化与良渚文化,后来又逐渐成长为“水凳”。日本、西伯利亚、印第安、玛雅等地又以何种对象琢玉呢?日本学者从现行攻玉法推论,认为日本古代玉器也是用扭转性对象碾琢的,此外不见另外论证材料。在印度,19世纪玉工把持扭转性对象的图示撒布至今,为一老年玉工用右手推拉弓弦以带动圆砣扭转,左手执玉琢磨,估量把持未便,效率较低。这幅图中的琢玉对象比《天工开物》所描画的水凳晚了3个世纪,在其构造、传动装配上也远比水凳掉队。不容否认,中国古代扭转性琢玉对象在其时是最进步、最完美的。

4、从碾琢身手上对照。

我国古代玉器工艺有7000余年的汗青,储蓄了雄厚而贵重的经验,这方面日本、欧洲、毛利、玛雅和阿拉伯等地的碾玉身手都是难望项背的。在这里须对痕都斯坦玉——莫卧儿玉的碾琢身手作具体剖析。我们认可痕都斯坦琢玉身手已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并对我国晚清及现代玉器工艺发生过较大影响。乾隆对痕玉有过极高的评价,他在诗文中说:“璞韫昆山,镂传印度”,“西昆率产玉,良匠出痕都”,并赞其玉器“莹薄如纸”,或比作“蝉翅”。又赞其琢磨精彩:“叶簇见重层,刀斧浑无迹”,“细入毛发理,浑无斧凿痕”,“精镌本鬼工”,但费解的是他竟误认为痕玉是“水磨”而成。从现存的莫卧儿玉器考查,胎薄如纸者有之,但胎厚类瓷者亦不乏其例。姑苏仿“蕃作”中也有薄胎的,个中菊瓣盘薄如蝉翼,呈半透亮状况,解说姑苏玉工有能利巴玉器磨得很薄。那么为什么我国古代玉器中器胎偏厚者居多?这与玉材可贵,价钱昂贵有关,若琢磨得过薄,一则费工,二则使玉材耗损过大,三则有损玉质美,给人以不坚韧感,易与玻璃搅浑,故治玉不首倡薄胎之工。清代晚期玉业接管了痕都斯坦玉器的莨茹科植物图案与宝石镶嵌两个特点,并成长成“仿蕃作”,这解说我国玉工对良玉身手发扬了优点,而甩掉了不相符我们民族传统的薄胎及阿拉伯器形等身分。

5、从玉器功能上对照。

我国古代玉器与社会生活的很多方面都有着亲切关联,前面已经介绍了它所具有的五方面社会功能。欧洲人认为,软玉(Nephrite)挂在腰间有治愈肾病的功能。这天然是一种迷信的熟悉,但其原始社会的玉器对象另有必然的实用价格;日本人对玉和玉器的熟悉较欧洲人复杂,他们认为玉除了装饰功能之外,另有“咒术的、宝器的、祭奠的”功能;阿拉伯玉器大略也仅限于生活用玉和瓶盆之类;印第安玛雅人玉器与神讼事的职司、祭奠有关,此外另有生活用玉和装饰玉器。总之,上述列国玉器所具有的社会功能均不及中国古代玉器所发生的普遍的社会功能。

6、从玉器造型对照。

中国古代玉器型制相当雄厚。国外古代玉器造型大略如下:日本古代玉器只限于珠、管、勾、栉形以及抽象化的动物,少见器皿;毛利人玉器仅见神像、佩、斧;西伯利亚新石器时代也仅有斧、凿、盘等对象和器皿,且造型也较简洁;阿拉伯玉器以器皿为主,其器型别致,独具一格,但类型也较纯真;印第安玛雅玉器型制比上述各地稍多,有对象、珠、管、片、人物浮雕和象生玉等,但与中国古代玉器型制比拟,玛雅玉器也显得相当单调了。

7、从玉器装饰图案上对照。

中国古代玉器之装饰图案,有几许形、动物、植物、文字以及绘画性,综合性等多种题材。而日本、欧洲、西伯利亚、毛利等地玉器则多呈光素状或饰简洁的几许形图案,装饰甚少。个中玛雅和阿拉伯等地玉器的装饰图饰图案,有其本身的奇特气势,如痕玉之莨苕叶饰和“西蕃莲”与“铁线莲”等斑纹。印第安玛雅玉器纹饰以人物图案为精,但与中国古代玉器图案装饰比拟,便显得黯然失色,尤其是中国古玉上的绘画性图案,活着界琢玉史上独具特色。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