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乾隆皇帝与私家藏书楼天一阁之间的“纠葛”

2020-02-15 12:43:13阅读:182评论:

霸占勒乌围战图。 本文图均为周建平 摄

在四库总目上,凡注有“浙江范懋柱天一阁藏本”者,皆为天一阁进呈的珍本。

乾隆皇帝与中国现存最早的私家藏书楼天一阁之间的故事,就要从这《四库全书》说起了。

清乾隆年间诏修《四库全书》,天一阁打破“书不出阁”的传统,向四库馆进呈638种珍本古籍,获得乾隆赞扬。乾隆先后向天一阁犒赏了三样至宝:一套铜活字本《古今图书集成》一万多卷、铜版画《平定准部回部获胜图》十六幅及铜版画《平定两金川获胜图》十六幅。

然而在家国命运跌宕的年月,天一阁屡遭书厄。铜版画《平定两金川获胜图》不幸于咸熟年间流失,不知所踪,成为天一阁收藏史上的一大憾事。

本年7月,天一阁把一套由民间收藏家所藏的完整版《平定两金川获胜图》征集回来。尽管无法确定这套版画是否为昔时天一阁流散的原物,但经上海藏书楼研究馆员陈先行、中国美术学院传授范景中、浙江藏书楼古籍部主任童圣江等专家认定,该征集版画是由昔时清宫内务府统一套铜板印制出来的作品。

“天一阁流散书画的访归一向是我们的重点工作,我们认为这也是另一种形式的 ‘流散藏品回来’。”天一阁博物馆副馆长张亮如是说。

霸占日旁战图。

第一部由中国人建造的铜版画

清代自乾隆朝起头,凡重大的军事运动,都雕印铜版画战图以纪事叙功。

据天一阁博物馆研究馆员周慧惠介绍,《平定两金川获胜图》为清乾隆四十三年至四十七年内府印制的铜版画,绘有清军平定四川西部巨细金川苗族兵变的战争排场。此图先由供奉内廷的姑苏画家徐扬所绘,后又令西洋布道士画家艾发蒙、贺清泰据以另行起稿。

更稀奇的是,《平定两金川获胜图》是第一部由中国人建造的铜版画,画图完毕后由清宫内务府造办处雕铜版印刷。乾隆御赐天一阁的就是个中一份。

经由200余年的世事变迁,一幅幅画作、一块块铜版都逐渐湮没在汗青的大水中。1861年,宁靖军进入宁波,部门天一阁藏品流散。据天一阁典藏研究部主任饶国庆所说,乾隆御赐《平定两金川获胜图》也在这段时期去向不明。清光绪十年(1884年)薛福成编《天一阁见存书目》时,也称“金川战图已佚”。

据悉,今朝仅北京故宫和台北故宫藏有《平定两金川获胜图》完整品,浙江藏书楼有残图,欧洲柏林博物馆、大英博物馆有部门残图和铜版,传世稀少。

“此图版本罕见,品相完整,撒布有绪,起原靠得住,值得购藏。”专家组定见认为,此次天一阁购藏《平定两金川获胜图》的意义不光仅在于填补了旧藏散佚的遗憾,更是表达了对天一阁汗青的尊敬与追寻,凸显天一阁艰难传承、生生不息的藏书精神。

张亮还向彭湃新闻记者透露,尽管此番征回的《平定两金川获胜图》不确定是否为天一阁流散原物,但他们不会抛却对原藏书画去向的研究和探寻。“这对于研究天一阁的汗青,研究中国藏书文化史,都有着主要的意义,也是天一阁研究人员的本职工作之一。”

午门受俘图。

此外两样御赐至宝现在在哪

据悉,《古今图书集成》是我国现存最大的一部类书,全书10040卷,5020册,其众多渊博跨越《永乐大典》。乾隆御赐天一阁的照样一个校样本,这意味着它具有极高的文献价格。

为了透露尊敬,天一阁主人范懋柱曾将五千余册的《集成》分藏于 “宝书楼”内的五个豪华书橱中,成为天一阁的镇阁之宝之一。在此后的几百年间固然天一阁屡遭书厄,《集成》尚存8200余卷。

《平定准部回部获胜图》则是最幸运的,一向深藏阁中,纸墨如新。它由知名欧洲布道士郎世宁等画家草拟画稿,然后送到法国皇家艺术院镌刻铜版,并建造成铜版画后再运回北京。

据悉,这函铜版画是两百多年前中西文化交流的产品,代表了其时世界上最进步的版画建造手艺,有着极高的艺术审美价格。

紫光阁凯宴图。

不抛却原书访归,同时拓展访归思路

虽历四五百年而岿然天壤,天一阁照样弗成避免蒙受了藏书流散的“五厄”:明清易代、乾隆四库征书、鸦片战争、宁靖天堂,以及民国三年悍贼薛继渭的窃书。

让阁书回来,一向是天一阁甚至宁波文化界的共识。早在民国时期,“天一阁重建委员会”的负责人冯贞群就有访归阁书的规划。冯师长编有《鄞范氏天一阁书目内编》后还有编《外编》的设法,可惜最后没有成书。

1954年,天一阁在宁波古旧书店里购入《古今韵会举要》等十多种原藏书;六十年月,又向本地藏书家及上海、北京等地古籍书店购入《天心复要》等数十种,个中《天心复要》是四库进呈书中独一辗转回阁的书;1975年,从上海书店购得两种;1987年,从废纸堆中捡得两种……更多的阁书回流源于宁波藏书家的救助,如朱鼎煦的别宥斋、冯贞群的伏跗室、孙家溎的蜗寄庐等。他们将所有藏书救助给天一阁,其藏书中的阁书也随之回来。

周慧惠敷陈彭湃新闻记者:“几十年间,阁书共回来185部,计710册。今朝,流散的阁书根基被公私藏家收藏,国图、上图最多,国外也有,不外各拍卖行、古旧书店未见有阁书显现。”

她还透露,在流散阁书的访归中,最根蒂的工作就是追寻阁书的下落,但这并不是一件轻易的事。

“因为天一阁流散出去的好些书籍没有钤藏书章,所以我们的研究人员必需从天一阁的历代书目中一条条爬梳,佐之以各类目录学、版本学以及藏书史的资料,才能从草蛇灰线中发现眉目。”

近年来,天一阁的研究人员已经完成了269种阁书下落的追索。张亮向彭湃新闻记者透露:“我们下一步的工作思路是不抛却原书访归,并进一步拓展访归的思路。一方面是索求沟通、雷同版本的非原书征集;另一方面与各公私收藏者竖立精巧的关系,配合开展文献斥地、行使、出书工作,并在此根蒂上,让散出阁书以电子版、影印本的形式回来。”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