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离骚》| 从屈原的理想人格看其人生悲剧

2020-02-15 09:51:48阅读:107评论:

楚顷襄王二十一年(公元前278年),秦将白起一举攻破楚国都城郢都,楚顷襄王狼狈弃城出逃,屈原拒绝了仕秦的邀请,在报国无门的极端失望中,62岁的屈原在蒲月初五怀石自沉于汨罗江,以身殉国。

屈原用生命去殉国度、殉幻想,他的人格具有悲壮的美和伟大的感召力。屈原的悲剧向子女明示:美的人格不会跟着肉体的消散而耗费,它能唤起麻木魂魄的警醒和自发,激起人们对阴郁实际的作乱情绪,激励人们神往光亮和美妙,培育人们高贵高声贞洁的品质和爱国主义感情。

歌德说:“在艺术和诗里,人格的确就是一切。”《离骚》是我国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的代表作,它以其巧妙的构想、烂漫的辞藻、深刻的内涵,开启了我国抒情诗的先河,是屈原用他的幻想、热情、疼痛甚至整个生命熔铸而成的不朽诗篇。这首自传性质的波澜壮阔的政治抒情诗,处处洋溢着诗人幻想人格的壮美。屈原用他的爱国情怀和满腔悲愤,在《离骚》中打下了非常光鲜的个性烙印,显露了诗人人格的壮美,这一伟大缔造,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悲剧是最高尚的艺术, 它示意魔难和扑灭的过程是为了凸起真、善、美的价格,鲁迅如许评价《离骚》:“较之于《诗》,则其言甚长,其思甚幻,其文甚丽,其旨甚明,凭心而言,不遵矩度。故后儒之谨记诗教者,或訾而绌之,然其影响于后来之文章,乃甚或在三百篇以上。”可见《离骚》对中国文学的影响无法估量,屈原将人生的悲剧与艺术的悲剧有机而深刻地统一路来,让《离骚》显现出一种震撼人心的悲剧美,从而让我们看到屈原对幻想人格的追求及他注定的人生悲剧。

1 美政幻想之破灭

崇尚真理,追求美妙的人生幻想是人格美的根蒂,也是人格美的最高施展。屈原平生孜孜以求的政治幻想是“美政”, 其首要内容是明君贤臣共兴楚国。国君首先应该具有高贵高声的人品,才能享有国度。其次应该选贤任能,罢黜奸佞。此外,修明法度也是其“美政”的内容之一。

屈原主张“举贤而授能兮,循绳墨而不颇”,也就是举贤任能,立法富国。楚国本是其时的大国,但因为楚王的昏庸,致使政治日趋阴郁,屈原的治国方案就是拯救楚国命运的良药。《离骚》环绕着楚国的出路安在,诗人本身的出路安在这两个重大问题来写,就像一首乐曲中的两个旋律,要合营得恰如其分才能谱写出美丽的乐章。

《离骚》起笔不久就指出了楚国前途的危险:“惟夫党人之偷乐兮,路幽昧以险隘。岂余身之殚殃兮,恐皇舆之败绩!”屈原进展楚王可以脱离“幽昧”的巷子,脱离误国的小人而采纳他的治国方略,跟他走上国富民强的大道,这是他作为一名政治家的报负在其文字中的施展。

屈原的“美政”幻想反映了他与楚国陈旧贵族集体的尖利对立,表达了他根除弊政的提高要求,而其最终目的就是要拯救故国危亡,使楚国走上强盛的道路。他的思惟在中国汗青上是进步的,活着界史上也是进步的,但他强烈地把治国安邦之心系附在楚王身上,有悖于实际,最终被扼杀在摇篮里,政治报负的难以实现是其吃力闷的起点,也是其人生悲剧的注定。

在《离骚》里,扑灭屈原美政幻想的,不光有实际生活中的上官、子兰一帮党人及其后台楚王,还有天堂的守门人帝阍,《离骚》是一部带着强烈浪漫主义精神的作品,屈原的幻想人格愈高尚、愈深刻,他的扑灭就愈悲壮、愈扯破人心。《离骚》经由“悲”来反射出“美”,经由扑灭展示出进展,从而赞扬光亮,扑挞阴郁、清除污秽。

2 怀才不遇之怫郁

屈原所处的年月,恰是秦、楚、齐、赵、燕、韩、魏战国七雄争霸的时代,秦孝公对内重用商鞅实行变法,对外采用连横策略,国力日强。楚国在楚悼王时任用吴起为相,实行变法富国,足以与秦国抗衡。可是悼王崩,吴起被杀,自此楚国昏君当政、小人擅权,宏大、守旧的贵族集体坐享其成,消费着大量的国度财富。

屈原博闻强记、明于治乱、娴于辞令(《史记 屈原贾生传记》),才调过人的他二十五岁被楚怀王录用为左徙,力争审时度势、举贤任能、修明法度、联齐抗秦,辅佐怀王完成统一世界的霸业。

屈原领略,楚国完成霸业必需厘革,而厘革必定会触及贵族集体的焦点好处,必然会引起他们的否决、谗谄,将影响自身安危甚至生命。楚悼王时期的吴起变法,秦孝公时期的商鞅变法就是前车可鉴。吴起变法,吴起被射死;商鞅变法,商鞅被“车裂”。这些残暴的实际问题一度考量着年青年头的政治家屈原。在深挚执着的爱国热情下,屈原决然决意,依靠楚怀王的支撑,直面实际,打破困扰,倾力治国。

可当他满怀激情、施展才调向着幻想前行时,实际的残暴让他举步维艰。昏庸的楚王听信诽语,疏远屈原,并将其流放。屈原怀才不遇,报国无门,是以在《离骚》中,无论是自述出身、阐述幻想、陈辞重华,照样遨游天堂、遍求知音、决心留楚,无不贯穿戴屈原怀才不遇的怫郁之情。

司马迁《史记 屈原贾生传记》曰:“屈平疾王听之不聪也,谗谄之蔽明也,邪曲之害公也,朴直之不容也,故忧闷幽思而作《离骚》。离骚者,犹离优也。”王逸《楚辞章句》谓:“屈原履忠被谮,忧悲愁思,独依诗人之义而作《离骚》。”由此屈原作《离骚》的原因尽收眼底。

屈原被流放的履历,在他的好多作品中得以映证,读《抽思》,可知屈原曾流放汉北;读《哀郢》,可知屈原曾流放到郢都以东的遥远区域;读《涉江》,可知屈原曾从今天的武汉一带,一路飘泊到了萧疏的湘西。然而肉体所受之吃力较之于心灵的煎熬显得眇乎小哉,对田园想念的精神熬煎却让他过活如年。“望孟夏之短夜兮,何晦明之若岁?惟郢路之辽远兮,魂一夕而九逝。”(《抽思》)屈原怀才不遇、壮志未酬,对郢都时刻不忘,让人不禁悲从心来。

3 忠君之心是屈原悲剧的射中注定

屈原的幻想人格之美凸起在他对故国的无尚忠诚和热爱之上。屈原平生,无论是络续增强自我教养,照样执着追求美政幻想,抑或与“党人”、群小固执不平的斗争,都因一颗爱国之心。爱国虽然准确,忠君却有必然时代局限性。

在“晋才楚用”的春秋战国时代,一个有才能的人若是在本国无法实现本身的报负,则尽可到异国异域去追求出路。孔子孟子漫游各国,商鞅非秦人在秦转变,吴起非楚人而为楚改造,苏秦、张仪那样的策士们,更是朝秦暮楚,哪里能施展其才能就去哪个国度。但屈原虽被流放,却瞻顾楚国,心系怀王,不忘欲返,冀幸君 “世混浊而不分兮,好蔽美而妒嫉 ”之一悟 ,俗之一改也。其存君兴国,而欲反覆之。

屈原对楚国的热爱在《离骚》中获得了充裕的施展。诗一起头,他就示意出对楚国命运的忧虑和矢志献身楚国的决心:“岂余身之殚殃兮 ,恐皇舆之败绩。”他甘愿驱驰先后,为楚国拓荒通向强盛之路:“忽驱驰以先后兮,及前王之踵武。”当他遭谗见疏甚至被流放时,贰心心念念的照样国度:“余固知謇謇之为患兮,忍而不克舍也。”

诚然,屈原的爱国与忠君密弗成分,但在封建时代,君国一体,国君在必然水平上是国度的象征,只有获得国君的认同才能实现本身的兴国幻想。这是时代的局限性。屈原的忠诚不贰,不侍二主的情怀注定了他投江的悲剧,但他的爱国情怀,却动人至深,络续激励着我们前行。

结语:

屈原把他的人生悲剧写入《离骚》,经由人生的吃力痛来思索人生的意义,经由求索来探寻幻想的人格。正如美学家鲍列夫在其《美学》中所说的那样:“悲剧是哲学性的艺术,它提出息争决生射中最高深的问题,熟悉存在的意义和剖析全局性的问题。”是以,《离骚》充裕施展了悲剧特有的美学功能,是屈原的幻想人格在其悲剧人生中的文学展示。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