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从“审时度势,巧施分封”入手,浅析汉初分封制的推行

2020-02-15 06:50:20阅读:101评论:

分封制是一种我国古代履行的中央对处所的治理轨制,相信大多数人最为熟悉的应该是西周所履行的分封制。实际上,早在商朝,我国就已经起头实行分封制这一轨制了。而在秦朝统一中国之后,分封制被取销,转而履行郡县制,郡县制此后成为了主流。固然如斯,分封制也并未退出汗青舞台,在今后的朝代中,分封制也曾经显现过,但最后大多都以中央收紧权力,慢慢削减处所藩王的权力而了结。

在秦朝消亡后的楚汉争霸中,项羽和刘邦都曾经履行过度封制,但其究竟却大为分歧。项羽所履行的分封制使得世界逐渐形成诸侯割据的局势,刘邦其时实际上就是被分封的十八位诸侯王之一。但刘邦所履行的分封制却取得了更好的结果,有效地避免了世界割据情形的形成。

分封制详情图

两人之间之所以会发生如许的分歧,其首要原因就是刘邦对于分封制的运用是加倍天真的,是在审时度势的根蒂上做出的。本文的目的,就是向读者展示刘邦在汉初之时是若何巧妙且天真地运用分封制,使得分封制不光没有造成麻烦,反而还鞭策其竖立了稳定而统一的西汉王朝的。审时度势,巧施分封

刘邦在实施分封时,是有着明确的目的的,刘邦的最终目的是竖立一个统一的王朝,分封只是他杀青这一最终方针的一种手段。是以,刘邦在楚汉战争中所实施的分封,大略能够分为两种:一种是为了争夺人心、网罗人才而实行的自动分封,另一种则是为了不乱局势而实行的被动分封。

但无论是自动分封照样被动分封,都是为了促进统一这一方针而办事的。这与项羽的分封分歧,项羽的方针是争雄称霸,是以他在获得霸主地位之后,便起头广封诸侯,却缺乏进一步的治理,最终导致的就是诸侯割据,世界从新杂沓。

汉高祖刘邦

公元前207年秋,刘邦率领军队进军咸阳,包抄宛城,其时的南阳太守吕齮屈膝,刘邦当即封他为殷侯。刘邦之所以如许做,是为认识除其军队西进的后顾之忧。封吕齮为殷侯是刘邦分封贵爵的起头,这也奠基了异日后分封的基调。

在封吕齮之后,刘邦公开公布“诸将以万人若以一郡降者,封万户”,明确地将分封贵爵看成了各地官员、将领归降的奖赏。在还定三秦后,刘邦还培植了一批战国时期六国旧贵族的后裔,其目的也是为了撮合人心,让这些旧贵族的后裔可以站在本身一边,配合匹敌项羽。

除了自动分封之外,刘邦也会被动地分封一些拥有重兵的武将为贵爵。公元前203年,刘邦被围困在荥阳,其时韩信自恃劳绩大,要求刘邦封其为“假王”。刘邦起先对于韩信这种趁火打劫的做法感应十分生气,骂道:

国士无双者韩信“吾困于此,旦暮望若来佐我,乃欲自立为王!”张良、陈平劝道:“汉方晦气,宁能禁信之王乎?不如因而立,善遇之,使自为守。否则,变生。”

刘邦听后感觉有理,因时制宜道:“大丈夫定诸侯,即为真王耳,何以假为!”

刘邦是以封韩信为齐王,让韩信领兵冲击楚军,以解荥阳之围。公元前202年,刘邦号令彭越与他一同率军追击楚军,但彭越并不服从刘邦的号令,导致汉军在固陵兵败。在此紧要时刻,刘邦叨教张良:“诸侯兵不从,为之若何?”

张良回覆:“齐王信之立,非君王之意,信亦不自坚。彭越本定梁地,功多,始君王以魏豹故,拜彭越为魏相国。今豹死无后,且越亦欲王,而君王不早定。与此二国约,即胜楚,……君王能出捐此地许二人,二人今可致,即不克,事未可知也。”

《资治通鉴》史料

刘邦服从了张良的定见,批准彭越事成之后分封贵爵,彭越果真听命出兵,在垓下大破楚军。在此后,刘邦也依言封彭越为梁王。从这两个事例能够看出,在一些情形下,刘邦固然本意并不肯封一些将领为贵爵,但迫于形势,为了楚汉战争的最终胜利以及统一王朝的竖立,刘邦并不会刚愎自用,而是会巧妙天真地运用分封这一对象,让手下的将领为己所用,杀青战争胜利的目的。

在西汉竖立之后,刘邦持续巧妙地运用分封制,但这个时候他分封的目的便不是为了杀青战争胜利了,而是为了巩固统一。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既分封新的诸侯王,同时也会将他不信任的、 认为或者有作乱的危险的诸侯王调离其原本的封地。

首先,为了巩固南方的不乱,成长南方的经济,刘邦封吴芮、亡诸为王。吴芮和亡诸实际上并不是刘邦的部将,他们对于西汉的竖立也没有任何劳绩,那么刘邦为何还要封他们为王呢?明代的思惟家王夫之在他的著作《读通鉴论》中对刘邦的这一行为进行认识释:

西汉邦畿“汉王初继皇帝位,未封后辈功臣,而首以长沙王吴芮、闽越王亡诸,此谓之‘简略’。二子者,非有功于灭项者也,追原破秦之功而封之。以世界之功为功,而不功其功,此谓之‘大公’。楚汉争于北,而南方无事,久于安则乱易起,立王以镇抚之,此之谓‘创治于未乱’。”

刘邦之所以封吴芮与亡诸为王,是因为他们在闽粤区域有着很高的声望,封他们为王,让他们治理南方区域,对于不乱南方区域有着极大的优点,是以,刘邦在西汉竖立之后首先封这两位无功之臣为王。

其次,对于兵变的旧贵族,刘邦则在果断镇压之后,将他信任的臣子分封到本地为王。例如,公元前202年,在刘邦称帝后不久,燕王臧荼兵变,刘邦在对其进行果断镇压之后,将本身的石友卢绾封为燕王。

第三,针对势力较大且不受信任的诸侯王,刘邦则将其从本来的封地上调走,在其他封地持续为王。例如,其时势力最大的齐王韩信,不光拥有宏大的戎行,并且他所受封的齐地经济蓬勃,若是韩信起兵起事,西汉将面临伟大的难题。是以,刘邦便将韩信的封地改为楚地,封他为楚王,同时封彭越为梁王,以他来牵制韩信。

彭越影视剧形象分封同姓,维护统一

刘邦在楚汉战争以及西汉初年分封了多量的异姓诸侯王,然则他对于这些异姓诸侯王并不信任,同时这些异姓诸侯王也常有兵变之事发生。公元前201年,楚国有人密告楚王韩信谋反,刘邦是以贬韩信为淮阴侯,同时还诏告诸王:“世界既安,俊杰有功者封侯,新立,未能尽图其功,身居军中九年,或未习法令,或以其故犯罪,大者死刑,吾甚怜之。其赦世界。”

刘邦这一圣旨实际上就是警告其他贵爵不要居功自傲,若是敢有谋反念头的,必然格杀勿论。在贬韩信为淮阴侯之后,刘邦又鼎力分封同姓诸侯王,使得西汉内部异姓诸侯王与同姓诸侯王的人数已经所辖局限根基上沟通,其目的就是为了缩小异姓诸侯王的权势。当然,对于周姓诸侯王,刘邦也不是完全信任的,究竟西周分封的例子就在面前。为了提防周姓以及异姓诸侯势力的扩大,刘邦还接纳了一系列办法。

刘邦敕封之际

首先,刘邦增强了对诸侯的教育和监视,由中央直接为诸侯国指派太傅和相国,太傅作为诸侯的师傅,有权直接对诸侯进行教育。诸侯则只能够自置御史医生以下的官员,这一办法相当于将诸侯国的最高行政权力把握在中央手中。

其次,刘邦划定各诸侯王必需要向朝廷缴纳必然数额的献费。刘邦在高帝十一年(公元前196年)下诏:“令诸侯王、通侯常以十月朝献,及郡各以其口数率,人岁六十三钱,以给献费。”

第三,刘邦将军权集中于中央,诸侯国固然拥有必然数量的戎行,但诸侯若是没有虎符则不克兴师。

第四,诸侯需要按期朝觐皇帝。凭据《史记·汉兴以来诸侯王年表》的记载,诸侯国每年至少一次要到长安进见皇帝。

这些办法的确使得各诸侯国的情形获得了不乱,凭据《史记》记载,高祖分封异姓王时,“十年之间,反者九起”,而在分封同姓王以及上述一系列办法后,终高祖、惠帝和吕后三朝,都再没有发生过诸侯王作乱的事情。

吕后影视剧形象结语

刘邦的一系列天真运用分封制的办法固然根基上达到了他的目的,然则西汉的分封制仍然存在着一些问题,例如在经济政策方面,中央对于各诸侯国缺乏适当的约束,导致各诸侯国擅自煮盐冶铁,甚至私铸泉币,导致一些物产富饶的区域经济敏捷成长,进而使得这些国度的势力敏捷膨胀,造成了日后的“七国之乱”。

刘邦对于分封制的运用固然天真,但并未根除其毛病,之后的汉景帝以及汉武帝都需要持续针对分封制进行改造以及限制。然则,我们也应熟悉到,这些毛病实际上是分封制所固有的,并不克将责任归罪到刘邦头上。刘邦在汉初实行的分封制实际上照样在吸取了西周分封以及秦朝速亡经验的根蒂上所作出的一种对照合理的政策选择。

参考资料:《史记》、《读通鉴论》等。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