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水月庵又叫“馒头庵”,秦可卿去世,弟弟秦钟为何急于云雨?

2020-02-15 06:50:07阅读:144评论:

《红楼梦》第十五回,篇目叫做“王凤姐弄权铁槛寺,秦鲸卿得趣馒头庵”。不知道人人有没有注重到,这个章目自己就很有意思。

这一回,正本是秦可卿身后出殡,王熙凤携带贾宝玉前去铁槛寺。既然是“寺”,因为男女不变,王熙凤天然未便栖身停留,幸好在铁槛寺四周有一个“水月庵”,便成了凤姐的歇脚之处。这自己没有问题。问题是好好的一个水月庵,大有出尘之态,偏偏要用“馒头庵”如许鄙俗不堪的名字来称谓,这里面,必然有作者很深的用意。

更弗成思议的,姐姐秦可卿尸骨未寒,弟弟秦钟竟然就急于和水月庵和智能儿云雨。这还未完,让读者瞠目结舌之处,就是亲中和智能儿云雨这么私密的事情,偏偏还被贾宝玉撞破,秦钟竟然还没有太多的作对示意,真所谓奇哉怪也。

那么,这里面究竟蕴含了作者什么用意呢?

有人说,铁槛寺和馒头庵,无非就是出自范成大的“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之诗句。而秦钟和智能儿之事,只不外是公子王孙的荒诞行径罢了。

这么说固然有必然的事理,但总感觉缺了点内涵。要知道,《红楼梦》历来最被人人推崇之处,就是它深藏不露的讽喻笔法。而铁门坎与土馒头,固然有“终不外黄土一堆”的警醒,却究竟流于浅白。范成大的诗,那可是撒布甚广的啊。

其次,秦钟在姐姐大归之日,做出这种荒唐不经的事,可谓是有悖人伦之举,而贾宝玉不只不避忌,反倒有纵容之意,这里面的方方面面,都是莫大的疑团。

首先,就铁槛寺和水月庵的关系,或许的确也是贾府由盛及衰、甚至最后不得善终的写照。以第一代宁荣二公贾演贾源的成就,对贾府后人来说,的确也创立了一条“铁门槛”。这也是贾府三代子孙所享受的无上荣华富贵的先决前提。但《红楼梦》的重点不在“铁门槛”上,而在于“水月庵”中。

水月庵这个名字,布满了浓烈的文人气息。看到这个名字,人人第一想到的是什么?必然是“幻梦成空”这个成语吧。

并且,在贾宝玉神游太虚幻梦的时候,听到的十二支红楼仙曲,里面就有“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而水月庵之名,必然就是幻梦成空的代称,而幻梦成空所指为何?无非就是铁槛寺所寄意的整个贾府,也就是宁荣二公所挣来的爵位与荣华。

最妙的是,秦可卿作为宁国府最末辈的长媳,作古后挺柩铁槛寺,而王熙凤作为荣国府的管事人,因为男女之别而不克住,只能住到水月庵。这是否就意味着,王熙凤有富贵不克长久,手上所有的权益财富,最后都将是幻梦成空一场空?

再说说水月庵和馒头庵之间的关系。前面收说了,水月庵无比精致,馒头庵鄙俗不堪。我倒认为,馒头庵之说,和范成大诗句的关系却是可有可无,反却是更多讽喻水月庵人的“低俗”。

水月庵里住了些什么人?净虚老尼,以及智能儿之辈。人人注重,净虚老尼这个名字,这是清洁的净,可不是恬静的静。按照《红楼梦》里风月宝鉴所发之声“要看不和,不看正面”的警示,净虚这人,完全就是不干不净、热忱名利的俗人,和“虚”没有半毛钱关系。而智能儿的名字,外观看上去,似乎就是聪明和能干。如许看来,她应该也是一个蠢物、一个无能之辈。

所以,作为落发之人,净虚才央求王熙凤出手,敢于施金哥的婚姻,甚至最后让金哥和张守备的儿子为情而死。这等作为,哪是落发人所为?

而智能儿更是堂堂皇皇,固然是落发人,却六根不净,对秦钟动了凡心。若是只是懂了凡心,用现代人的角度来看,也算是情有可原。但既然遁入佛门,在秦钟强求云雨之时,理当言辞厉色加以呵斥,更应该早有男女之防。反倒在被秦钟抱住后,口里只是说什么“除非等我出了这牢坑,离了这些人,才依你”之类的话。这不是明摆着的以身相许吗?

可见,净虚和智能儿这对师徒,固然身在佛门,却完全没有佛门中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心态。师傅最求金钱,罔顾人命;门徒神往尘凡,贪恋声色。或许,这也是映射贾府子孙的“影子”。

无论是已经落发修道的贾敬,照样把“落发当僧人”当口头禅的贾宝玉,他们的心里,其实都没有什么礼佛之心。照样满肚子的世俗之情,口头时刻不忘的仁义道德,完全就是化为乌有之事。

秦钟在秦可卿凶事时代,不只没有半点沉痛之情,反倒荒唐地和智能儿云雨。人人别以“食色性也”来懂得。要知道,秦家自身的家道已经衰落,一向以来依仗的就是秦可卿赡养,秦钟上学就是最好的例子。按理来说,秦钟更应该为秦可卿的早逝而哀思。

而秦钟在水月庵之举,作者以“得趣”名之,实在是莫大的讪笑。暗射的无非就是贾府子孙的薄情寡义,尤其是贾宝玉如许自夸情痴的人。从他能等闲对待秦钟和智能儿云雨,我们也足可判断,贾宝玉对“情”,其实是不放在心上的。

如许的性格,也就决意了即使和黛玉两情相悦,却从未提出要早日婚娶。懂得了这点,也就终于能领略,黛玉身后,拘泥于为何照样能和宝钗大婚。这个现象,从秦钟和智能儿云雨之时,贾宝玉从旁辱弄就能够得出谜底了。

所以秦可卿芳年早逝,作为家人的、甚至是独一的家人身份的秦钟,不只没有任何的沉痛之情,反倒在姐姐出殡之日,在馒头庵急于和智能儿胡混,而贾宝玉还大风雅方在旁“观摩”,其实都是作者讪笑贾府“薄情”之笔。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