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瘟疫:来自旧世界的殖民“帮凶”

2020-02-15 06:49:17阅读:126评论:

15世纪末欧洲殖民者来到美洲后,不光经由武力殛毙、征服印第安人,抢占地盘,攫取黄金、白银等贵金属,并且有意无意地将欧洲的生物种类带到美洲,个中包罗病菌。在殖民征服过程中,这些病菌激发的瘟疫给印第安人带来了深重灾难。

瘟疫在印第安人中残虐

因为历久与外部世界阻隔,印第安人对欧洲病菌缺乏免疫力。在殖民者带到美洲的所有生物中,病菌对于印第安人而言最具扑灭性。来自旧世界的疾病,例如天花、肺炎、流感、霍乱、斑疹伤寒、痢疾等,给他们带来了溺死之灾,尤以天花的风险最甚。达尔文曾经指出:“无论欧洲人走到哪里,灭亡都邑找上那边的土著人。放眼美洲、波利尼西亚、好望角和澳大利亚,都邑看到同样的情形。”

16世纪初,天花从拉丁美洲的西班牙殖民者那边起头传入北美,并离别从东、西海岸向内陆推进。大约20—30年月,这种烈性流行症已波及南美大平原至北美五大湖的广袤区域。1585—1586年,弗吉尼亚的白人移民将天花传染给本地的印第安人,造成其大量灭亡。1616年,瘟疫流传到新英格兰区域,并在该地残虐3年之久,深入当地20—30英里。此后,天花在北美各地的印第安人中央风行开来。1633年,阿尔贡金人的栖身地爆发天花,患者的灭亡率高达95%。在此次天花风行中,休伦人蒙受的袭击极为惨烈,“他们一个个像僵尸一般互相观望着,或许更像是早已经感应灭亡惧怕的人”,1634—1640年生齿数量从3万下降到1万。到17世纪中叶,在瘟疫、战争和饥馑的袭击下,曾经颇为壮大的休伦人竟然走向了灭尽,只留下了一个以其定名的休伦湖,还能令后人回忆起他们曾经在这一带生活过。

跟着白人殖民者和毛皮商人的脚步,天花也向内陆推进。1779年,墨西哥爆发天花,导致9000人灭亡。天花立即向北舒展,首先受灾者是新墨西哥的普韦布洛人。1781年,天花袭击了他们的村子,造成大约5000人灭亡,占普韦布洛人总数的一半摆布。奥马哈人曾经是密苏里河流域最为壮大的印第安人部落,然而1801—1802年受到天花袭击后,生齿数量从3500下降到300。1839年,为了抵当天花,残存的奥马哈人烧掉了本身的村子,酿成了居无定所的游牧者。1815—1816年,雷德河、格兰德河区域的科曼怪杰传染天花,4000人因病灭亡。1831年,波尼人受到天花袭击,10000—12000人灭亡,约为其总生齿的一半。克劳人原有800户,1833年蒙受天花袭击后,仅存360户。

1837年以前,天花在大草原上尚呈现区域性。1837年4月,美国毛皮公司的轮船“圣皮特”号前去密苏里河上游,与印第安人进行毛皮商业。因为船员传染了天花,瘟疫很快流传到整个大草原的印第安人中央。曼丹人原有1500—1600人,瘟疫事后,仅有125—145人存活下来。75%的黑脚人(Blackfoot)、50%的阿西比尼亚人和阿里卡拉人、25%的波尼人,被夺走了生命。在这场瘟疫中,共有17000名印第安人病死。

除了天花外,欧洲人携带的其他流行症,例如肺炎、流感、霍乱、斑疹伤寒、痢疾等,也给美洲土著人造成了极大危险。1647年,流感袭击新英格兰,1761年风行开来。1742年,加利福尼亚爆发斑疹伤寒。1782—1783年,一种不知名的流行症在哥伦比亚河谷残虐。1832—1834年,霍乱在北美大陆中部风行。1818—1820年,百日咳和麻疹袭击了大草原,致使阿西比尼亚人的一半(约3000人)、克里人的三分之一病亡。1806年,北美西海岸爆发麻疹,4月24日至6月27日,仅旧金山一地就有234人病卒。

瘟疫对土著居民造成扑灭性影响

频仍爆发的瘟疫给印第安人造成的直接后果是生齿数量急剧下降。在旧大陆,天花的灭亡率为3%—5%,然则对于缺乏免疫力和抗击力的美洲土著人来说,灭亡率高达30%。1519—1810年,墨西哥谷地履历了50次瘟疫。凭据美国粹者谢伯恩·库克、伍德罗·鲍拉的估量,1519年,墨西哥有2500多万印第安人,1529年下降为1680万,1548年减至470万。1608年仅存85.2万,不及本来数量的二十分之一。

固然北美土著的生齿密度低于拉丁美洲,但白人带来的天花和其他流行症同样对他们造成了繁重袭击。仅在1600—1675年,新英格兰的土著生齿就从7万多下降到不足1.2万,东北部的阿本乃吉印第安人从1万人减至不足500人。在络续残虐的天花袭击下,草原印第安人的数量也持续下降,1780年大约为14.2万,1890年削减到5.3万。固然不克清扫战争、饥馑和其他身分造成的生齿损失,但毫无疑问,天花为首的瘟疫是造成北美土著大量消亡的最首要原因。有的学者估量,在非正常灭亡的土著人中,80%死于天花等流行症。尽量按照最保守的估量,也在65%摆布。

瘟疫不光导致土著生齿锐减,并且彻底破坏了他们的社会秩序和生存根蒂。印第安人完全不懂得这些流行症菌的致病机理,一旦罹患瘟疫,他们就惊恐地四散奔逃,从而加快了疫病的流传,而留居下来的患者往往无人顾问,灭亡率大大增加。在疫病的袭击下,印第安人的生活秩序被打乱。巫医是印第安人的精神依靠,原本在部落中享有很高地位。然而,在瘟疫的袭击下,不光通俗印第安人大量死去,并且巫医本身也经常难逃生病灭亡的厄运,印第安社会的精神根蒂被破坏。

瘟疫成为殖民征服的“帮凶”

固然个体白人对印第安人染患瘟疫的惨状感应悲痛,但其时的主流见解认为,这是天主对他们的责罚,意在强制他们将地盘出让给白人。马萨诸塞殖民地首领约翰·温斯罗普对印第安人的遭遇幸灾乐祸,1634年5月22日,他写道:“土著人几乎都死于天花……天主从而为我们对这个区域的权力消灭了道路。”1763年,英军批示官杰弗里·阿姆赫斯特爵士甚至建议把传染天花的毯子发给印第安人。在生齿锐减的情形下,印第安人已无力抗击白人的入侵,只得慢慢向当地退缩,直到最后被赶进保留地。

总之,在白人军事、经济、文化和生物手段的攻击下,印第安人成为白人殖民扩张的牺牲品,以天花为代表的瘟疫成为殖民征服的恐怖“帮凶”,导致土著居民生齿数量急剧削减,社会构造受到严重冲击。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