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霍去病攻下4座重镇,汉武帝分别取4个大气名字,至今仍在受益

2020-02-15 03:44:21阅读:168评论:

河西区域,指的是乌鞘岭以西即今武威、金昌、张掖、酒泉、嘉峪关五市辖区,面积约 27. 8 万平方千米。

在河西区域以南,有祁连山脉,又称南山,北为由东向西依次分布的马鬃山、合黎山、龙首山,统称北山。

夹在南北两山之间,形成了一条西北—东南走向的狭长走廊——河西走廊。

按现行政区的空间分布,河西区域介于内蒙、新疆和青海三省区之间,东接黄土高原,西与新疆相连,北为内蒙古高原,南邻青藏高原,正处于三大高原和新疆区域的连系部。

因为中国有漠北——西伯利亚以及青藏高原的阻碍,很难向西拓展。是以,河西走廊几乎是中国古代沟通西域区域,独一的通道。

原本,河西走廊并非华夏王朝的领地,而是游牧民族的乐园。

秦汉之前,河西走廊分布着大月氏、乌孙等二十六个部族。秦朝末年,匈奴冒顿单于横扫整个河西,奴役或逐走了本地的游牧民族。

从天然情况上来说,河西走廊是相当优胜的。

在黄河以及祁连山雪水的润泽下,使本地拥有了肥饶的泥土以及郁郁葱葱的草场。无论是从事农耕照样从事畜牧业,河西走廊都是极其适宜的。

是以,当匈奴占有了河西走廊,向西可以掌握西域,向南可以沟通西羌,向西可以直接威胁汉朝关中。

公元前126年,滞留匈奴长达13年的探险家张骞逃回了汉朝,并给汉武帝带来了一个重大新闻。

那就是在河西走廊以西,存在着大量国度。只要掌握了西域,就能割断匈奴之右臂,在汉匈战争中取得优势。

公元前121年,汉武帝以骠骑将军霍去病为上将,动员了第一次河西之战。

首先,霍去病以惊人的速度穿越了西羌与匈奴的连系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到匈奴浑邪、休屠部落眼前,而且仅仅只用6天时间,跋涉千余里,斩获敌首8960级,斩杀2王,擒获浑邪王子。此战中,汉军几乎没有任何损失,全甲而还。

此战中,匈奴人被霍去病的霹雳战打得晕头转向。但还没等他们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第二次河西之战又打响了,领军者仍是匈奴人的吃力主——霍去病。

此战中,霍去病因粮于敌,猪突大进,大北敌军,单于单桓、酋涂王及相国、都尉以众降下者2500 人,斩首30200级,擒获五个国王以及其他贵族69人,相国以下官员63人。

经由此次河西之战,匈奴在河西的势力蒙受了扑灭性的袭击,霍去病占领了河西大部门区域。

为了纪念此次绚烂的胜利。2013年8月6日,一尊“霍去病西征”的大型青铜泥像被屹立于兰州市天水北路高速路口。

在这尊泥像上,霍去病横枪跃马站于凌驾,俯瞰前方的劲敌。在他身下,汉家的铁骑正向他矛尖指向之处赶紧进步。

此战后,浑邪王和休屠王因为屡战屡败,受到了匈奴单于的斥责。

在单于的伟大压力下,浑邪王和休屠王被迫向霍去病屈膝。

最终,浑邪和休屠部落获得了汉武帝的礼遇,并被安置在沿边五郡,为汉朝侦查匈奴的动向,是为“五属国”。

为了更好的掌握河西,汉武帝在其故地之上竖立了四大重镇为了镇压匈奴的嚣张气焰,而且提振必胜信念的人心,汉武帝为这四个郡离别取了个霸气无比的名字——武威、张掖、酒泉、敦煌。

所谓武威,以汉军的“武功军威”而定名,用以纪念汉军将士在两次河西之战中的赫赫武功。

所谓张掖,乃是“张中国之掖”的意思。河西走廊,就像是一个巨人向西方伸出的强壮臂膀,而“张掖”恰是想表达这个意思。正所谓“断匈奴之右臂,张中国之掖”!

所谓酒泉,是因为本地拥有一条甘美的泉水,其味如酒。然而在本地,却有一个更艳丽的传说。

本地霍去病打到酒泉时,三军粮食已经吃尽,士气降低。于是霍去病将皇帝亲赐的御酒倒入一处甘泉中,与将士们共饮。此举,果真让武士们士气大振,最终为国度击破了匈奴。

所谓敦煌,就是“盛大”之意思。“敦”乃是“大”的意思,“煌”乃是兴盛的意思。

汉军占领敦煌,打通通往西域之路,第一次向全世界公布,强汉的事业是何等的“盛大”,是何等的“绚烂”。

借助汉四郡,汉朝紧紧地掌握住了河西走廊,不光打通了西域,还阻隔了匈奴和西羌的关联,彻底斩断了匈奴的右臂,汉匈战争形势此后获得了推翻性的逆转。

有了河西走廊为依仗,中国最终将青藏高原、新疆以及蒙古区域收入邦畿之内,是开启多民族国度的基点。

失去了河西走廊,匈奴国力大衰,再也不克与汉朝抗衡。是以他们悲歌道:“失我祁连山,使我家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以河西走廊为基地,汉朝鼎力成长浇灌农业,使之成为中国西部主要的农牧业基地。正如《汉书·地舆志》载:“地广民稀,水草宜畜牧,( 故) 凉州之畜为世界饶。”

汉宣帝年间,河西区域近年丰收,甚至能够用粮食匡助当地渡过灾荒。

不光如斯,河西走廊归于中央,意味着路上丝绸之路建成。

由此揭开了东方中国与西方之间的政治、经济、文化往来和交撒布输的汗青新篇章。正如学者向达所说:河西在“海通以前两千年来,中国与外国在政治上经济上以及文化上之交光互影,几无不取道于此。”

借助丝绸之路,敦煌还成为了器材方文明交流的中心,正如季羡林所说:“中国、印度、希腊、伊斯兰这四个文化系统汇流的处所只有一个,就是中国的敦煌和新疆区域,再没有第二个”。

2100多年曩昔了,汉武帝和霍去病早已脱离了我们。然则酒泉、武威、张掖、敦煌的名字却一向陆续到了今天。

2100多年前,汉武帝曾做出一个伟大的构想,那就是凿空西域,将汉家的威名远播世界。此刻天,我们继续了这一妄想。

跟着“一带一路”宏伟政策的实施,我们将经由陈旧的河西走廊,持续向恢弘的西部进军。

在现代手艺和政策的支撑下,河西走廊这条“中国之臂”将变得加倍粗壮而有力。这条臂膀会以万钧之力,将中国的商品和文化伸向遥远的西方。

我们将会重回汉唐,将我们中华文明发扬光大,从而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答复。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