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从张骞到耿恭,看强汉之风骨

2020-02-15 00:59:17阅读:163评论:

汉朝,以国之名冠民族之姓,这是多么的华夏风骨;冲天的民族自信,这是多么的强汉气势。犯强汉者,虽远必诛!——陈汤

可就是这般强势,却也曾忍耐榨取。高祖初期,世界初定,项王事了乌江,此时恰是国度残缺,百废待兴之时,可谁曾想,北方游牧匈奴崛起。

边关的不宁让汉朝起头抵制,可才经由战火纷飞的汉土,拿什么打倒彪悍强大的匈奴?果真,高祖被围困于白爬山七天七夜,幸得谋士陈平计策,刘邦才得以突围。

“白登之围”后,匈奴铁骑对汉朝络续侵扰,为了边关的安谧,汉朝不得不使用安抚之策,不只赠予匈奴大量财富,还络续派出汉家女子和亲匈奴。汉朝这般谦让之策,反而让匈奴加倍跋扈,甚至发生“致书之辱”如许的国耻。高后时,冒顿遗高后书曰:“孤偾之君,生於沮泽之中,长於平野牛马之域,数至边境,原游中国。陛下自力,孤偾茕居,两主不乐,无以自娱,原以所有,易其所无。”高后怒,樊哙欲击之。季布谏,曰:“以高帝贤武,然尚困於平城。”高后乃止,复与匈奴和亲,回书曰:“单于不忘弊邑,赐之以书,弊邑惧怕。退而自图,年迈气衰,发齿沦落,行步失度,单于过听,不足以自污。弊邑无罪,宜在见赦。

高祖驾崩之后,吕后临朝,恰逢此时匈奴单于王后离世,匈奴单于便写信给吕后,说是与吕后夫妻,以求共治世界。匈奴单于这般无礼于汉,整个朝堂大怒,汉朝老将樊哙当即请兵,以击匈奴。

可国力不足,只能强忍辱没。

吕后陪笑回信,和亲还在持续,匈奴也依旧野蛮狂纵。

可是匈奴不知道,他们骑在头上几十年的这个邻人,脊梁从来没有弯下,节气亦从未削减半分,这个邻人只是临时冬眠,待到时机成熟,便会爆发出可骇的力量。

汉武即位,九世之仇得认为报

终于,文景二帝以黄老之术休摄生息,励精图治四十年之后,汉帝国有了向匈奴报复的资源。武帝即位,少年英主的满腔理想陪伴着一声令下,举国齐心,自春秋以来与匈奴九世之大仇,终将得报!

河南之战、漠南之战、河西之战三役,完全扭转了自汉初以来对匈奴的弱势地位,重创匈奴。

匈奴永远也想不领略,一个被他压制了六十余年的国度,不只不曾怯生生沉沦,反而爆发出了更强的战意。

失我祁连山,使我家畜不蕃息。

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

失我祁连山,使我家畜不蕃息。

亡我祁连山,使我家畜不蕃息。

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匈奴民歌》

这就是强汉,从未磨灭半分的血性,临时的垂头不是俯首称臣,只是为了异日能更凶猛的还击。

这个时代的英才若星汉般光耀,沙场上封狼居胥的霍去病与卫青,霍去病“匈奴不灭,何以家为”的家国观点,有萧何之风的桑弘羊,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飞将军李广。

英才辈出的强汉,收归西域,打通河西,开丝路,华文化借这一条丝绸之路敏捷植根于西域。

强汉风骨在这些英才身上极尽描摹,滔天的战意和匈奴不灭,何以家为气概令人瞩目,然则,最令我动容的倒是此外两人,他们一个叫张骞,一个叫耿恭。臣张骞,愿去

建元元年(前140年)汉武帝刘彻即位。少年英主任用贤才,各地纷纷举荐孝廉,张骞也因举荐而但任皇宫中的郎官。

建元三年(前138年)武帝早已对北方嚣张的匈奴感应不满,汉武帝为了除掉北方的心腹大患匈奴,经营已久,但依稳妥之见照样决意结合曾被匈奴侵占地皮的大月氏,夹击匈奴。

于是汉武帝招募使者出访大月氏,但其时的西域对于汉朝来说可谓一窍不通。

只知道那边有无边的大漠,高弗成攀的雪山,成群的饿狼,路途艰险遥远不说,路上如果被匈奴逮住,免不了客死异域。

固然前路难行,可大汉素来不缺忠义勇敢之士。

“臣张骞,愿去”

不久张骞便组织起了一支百余人的使团。

汉武帝当即赞成。

于是张骞带着使团,就如许从帝都长安出发了,此时的张骞还不知道,这一行,居然颠沛了十三年,才得以回来故土......

穿越空阔的草原沙漠,翻过一座座空阔雪山,脚底的厚茧起了一层又一层,他们始终前行,带着关联大月氏共击匈奴的使命。

可不测发生了,使团在穿过河西走廊时被匈奴截获,所有人都被拘留在了匈奴。

所幸其时的匈奴对把握进步生产手艺的汉人非常注重,不光未杀使团一行人,反而许以功名利禄,跟着时间的推移,随行之人纷纷摇动,唯有张骞与堂邑父两人不为所动。

岁月一年又一年的推移,张骞始终没有机会逃出匈奴的掌控,就如许十年曩昔了,张骞在匈奴有了妻儿,匈奴也逐渐对他放松了小心。

终于有一日,张骞与堂邑父二人找到了逃脱的机会,在草原的月色下拼命奔逃。

张骞抛下了妻儿,一人独自脱离。

他与堂邑父二人看着前去大月氏的险途,又回头看了看回长安的偏向,咬了咬牙,直奔大月氏,再也没有回头。

而张骞二人翻越天山,穿越灭亡之海塔克拉玛干,又跨过帕米尔高原,这一段路随时怀孕死的风险,但他们却持之以恒的苦守着本身的使命。

“臣张骞,愿去”

不知走过了几多雪山草原,张骞终于抵达了大宛,大宛王早就想与汉朝进行商业往来,吃力于匈奴阻隔,无法实现。

大宛国王在知道张骞来意之后,热情欢迎了张骞,又派人将张骞送到康居,而康居人又将张骞送到了大月氏。

在十余年的背井离乡远程跋涉之后,张骞终于达到了大月氏,可大月氏忌惮匈奴壮大,加上如今的地皮也称的上是水草丰美,早已不想对匈奴复仇。

张骞游说大月氏一年多无果后,十余年的支付却未获得回报,与堂邑父两人无奈地踏上了回长安的路。

然而在归途之中,张骞又一次被匈奴抓获,我们不知道张骞这一次被抓受到了如何的毒打与拷问,也不知道张骞其时是如何的万念俱灰。

可我们知道的是,张骞又一次的逃出了匈奴的掌控,借匈奴内争,携妻儿与堂邑父配合踏上了回长安的路。

长安依旧如同往日般荣华,与张骞几人身上残缺的衣袍形成了光鲜的对比,去时正值芳华,归来却即将年逾四十。

可这一趟,固然并未与月氏结盟,但张骞带回的西域列国风貌与地形谍报,价格远远高于结合大月氏。

而正依靠这些谍报,促成了后来丝绸之路的开发,各类物产与生产手艺交流频仍。而这条各类商贾、国度交流的丝路,恰是由这个叫做张骞的男子一步一步用双脚所测量出来的。十三将士归玉门

自张骞出访西域以来,大汉便将西域逐渐纳入了本身的疆土,西汉覆亡之后,西域各势力捋臂张拳,尤其以匈奴首当其冲,东汉国力恢复之后,从新夺回西域掌控权。

但汉大军撤离之后,匈奴遂既起头攻击。

北匈奴单于派兵以两万戎马围困耿恭几百人驻地金蒲城,耿恭派出的小队皆被匈奴截杀,独范羌一人前去洛阳求援。

耿恭死守金蒲城,击退匈奴数次。

以“汉家箭神,个中疮者必有异”之语心里榨取,但匈奴可不听如许的恫吓之语,丝毫不惧。然则弓箭射出之后,果真“虏中矢者,视创皆沸,遂大惊”。

匈奴人又断了汉军的水源,城内士兵全力掘井,居然真的挖出了水来。“笮马粪汁而饮之”。耿恭命令打井取水,打到十五丈深,仍不见水。耿恭下拜祷告,事业显现,“飞泉奔出,众皆称万岁”。

苦守数月后,城中“食尽穷困,乃煮铠弩,食其筋革”。城内食物消费殆尽,将士们只能食箭弦与盔甲皮革,宁死不降。

救兵迟迟将来,守武士数越来越少。

而范羌奔走风尘,半年后终至长安。却又逢汉明帝驾崩。朝堂内部又陷入争吵,事实是救照样不救?此事又弃捐数日。

朝堂中认为此时耿恭早已沦陷,不急这少焉,只有范羌一小我对峙着。

所幸汉章帝也认为该救,顿时命令救兵七千,当刻出发。

救兵至柳中城,大北匈奴。却又陷入争吵,认为天山以北的耿恭此时已经失守,若对峙去救,反而徒增死伤。但耿恭旧部范羌却对峙搭救,将领皆返,唯独范羌一人率兵2000人前去营救。

一年之后,城内仅余几十人。匈奴单于念耿恭是忠义,许以高官丽人,遣使欲招降。耿恭与城内军士将使者的肉当着匈奴的面一刀一刀剐下来,世人同食。(岳飞《满江红》“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出处)。

余下将士皆死守不降。

匈奴看耿恭烹使者而食,断了招降的念头,预备集结军力,踏平耿恭驻地。就在这紧要关头,范羌终于来了。城中守军夜闻戎马声,认为匈奴来攻打,预备以死相战。范羌远处振臂高呼:“我范羌也,汉遣军迎校尉耳。”

范羌来时,城内尚余26人,至玉门关,只剩下十三人。至玉门时两将士因饿极,食饼撑死。(这并欠好笑,只有悲壮和心酸。)外敌围守孤城,救兵久不曾至,可战死可饿死,但唯独弗成屈膝。

汉朝尚武,文人“文能提笔安世界,武能立时定乾坤”,农民“农忙种地,农闲杀贼”!

这是一个不平的朝代,亦是一个强势的时代,脊梁从未被压垮,节气从不曾削减。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