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朱珪教嘉庆如何在乾隆余威下做锛偠实埏紓

2020-02-14 21:30:41阅读:162评论:

嘉庆皇帝画像

大清王朝,身后谥 “文正 ”者 8人。个中,嘉庆朝是朱珪。提议此谥之人,恰是嘉庆帝本人。他说:“揆诸谥法,足当 ‘正’字而无愧,特谥文正 ”。

若论官职,朱珪比不上刘统勋;若论清正刚直,他也比不上王杰。嘉庆皇帝何以如斯注重朱珪呢?朱珪(1730—1806年),《清史稿 ?朱珪传》说:“朱珪,字石君,顺天大兴(今北京)人。先世居萧山,自父文炳始迁籍。文炳官盩厔知县,曾受经于大学士朱轼。珪少传轼学,与兄筠同乡举,并负时誉。”据说,大兴朱氏,本居河南,南宋时迁居浙江萧山,后以萧山为本籍。其曾祖朱必名迁北京大兴,祖父朱登俊康熙三十六年(公元 1697年)曾任湖北长阳县知县,其父朱文炳也当过陕西盩厔县知县。朱文炳在盩厔县任职时生育 4子:朱堂、朱垣、朱筠、朱珪。朱文炳在盩厔离职之后,回京教孩子念书,再未出仕。4个孩子,以朱筠和朱珪聪慧过人,兄弟两人同在乾隆十二年(1747年)应乡试而为进士。

朱氏兄弟,朱筠比朱珪出道更早,他文才出众,并被大学士兼军机大臣刘统勋所赏识。朱筠(1729—1781年),字竹君,号笥河,13岁通七经,15岁已擅长诗文,曾任乡试主考官、会试同考官,三通馆及《日下旧闻》纂修官等,又曾督安徽学政,福建学政,曾介入《四库全书》的编撰工作,并以唐朝韩愈、宋代欧阳修自任,“振起古学,奖拔寒畯 ”,跟随他的文人学士10 前后达数百人。王昶曾评价:“世界承学之士,趋风附影,望为依归 ”,可见其学术名望之高。比拟之下,朱珪出仕之后,除在京任散馆授编修、侍读学士外,一向在处所仕进,如河南乡试、会试同考官、福建粮道、按察使、兼署布政使、补湖北按察使、山西布政使、代理巡抚、按察使等职,直到乾隆四十年(1775年),朱珪的仕途才发生基本的转折。

这一年,发生一件事。有人参奏朱珪,说他成天念书,不务正业。《清史稿》说:“珪朴直,为同僚所未便,按察使黄检奏劾念书废事 ”,该状递到了乾隆手上。其实,乾隆对朱氏兄弟是有所认识的,稀奇是他的哥哥朱筠,曾在安徽学政任上,向乾隆上奏建议,要对明朝《永乐大典》进行适当的编撰工作。乾隆十分正视,曾多次上谕说起朱筠建议,要求军机处议之。这就是《四库全书》编撰的由来。乾隆自己就是一位文人,对朱氏兄弟的文才,早有所阅赏。于是,他大笔一挥,下了却论:“朱珪不惟文好,品亦端方 ”。

乾隆的判断是准确的。朱珪尽管一身书卷气,但为官清廉,口碑甚好,别史曾有记载,有一年大年节,有客人拜访朱珪,问他昔时收入如何,朱珪举着胸前钱袋说:“可怜其中空空,压岁钱尚无一文也。”刚说完,门人手里拿着礼品对朱珪说:“这是学生某某节仪多数封。”朱珪便对客人说:“此数人太呆,我从不识其面,乃以阿堵付流水耶!”阿堵者,钱也。又说他任山西布政使时,阳曲县令吴重光乃 “文字之交 ”。有一次,他找吴重光,手拿借条,说:“我奉召入京,可囊中空空,需路费二百两,挺拔字据向你借用。”吴重光当然一口准许,但欠好意思收借条,朱珪严峻地说:“你不收借条,是不是要向我贿赂?”第二天吴即将银两送去,将借条取走,朱珪才收下银子。不久,朱珪从国都托人捎银还债,并索借条而去。

或许,在乾隆看来,朱珪乃一介书生,做欠好官,还不如回京任职吧。这就叫人尽其才。其时,乾隆皇帝还有一个天大的机要,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乾隆皇帝已机要地将十五子永琰(后更名叫颙琰)立为皇太子。

此前,乾隆皇帝曾先后立过两个皇太子。第一个皇太子是皇后富察氏所生的皇次子永琏,乾隆认为永琏 “朕之嫡子,伶俐珍贵,气宇不凡 ”,他即位后曾亲书密旨,立永琏为皇太子,藏在乾清宫 “朴重光亮 ”匾额之后。然则,永琏 9岁时即死去。乾隆在永琏病故后,又立皇九子永琮,但又因痘症而早殇。如今,他又圈定了十五子永琰,正急着给他物色教书师长呢?正好,朱珪闯进了他的视野。于是,朱珪于乾隆四十年(1775年)奉召进京,即被授予翰林院侍讲学士,到上书房任永琰的专职先生。是年永琰 17岁。此事亦可证实乾隆对朱珪的信任和赏识。

朱珪操行清廉,学识赅博,古文古诗词亦造诣颇深。朱珪做了嘉庆的先生,既传授咏吟李杜诗篇、韩柳文章、苏辛文句,也从四书五经中分析仁政爱民、国以民为本的治国之道,稀奇是历代帝王的治国方略、御臣之术、安民之道、成败得失、经验教训等。据说,在讲《出师表》时,朱珪稀奇透辟地讲解了 “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 ”。他关联历代兴衰,强调君王应该自正自清,判袂贤奸,他还频频强调,修身要严厉区分老实与欺诈,看人应细心判袂仁义与势利,君心正则礼义廉耻发扬。朱珪悉心教训,永琰学业猛进。他们两人,旦夕相处,情同父子。

按理说,朱珪教训有方,应该嘉奖才是。然而,朱珪仅仅做了 4年迈师,即被乾隆外放了。一位皇太子的先生,竟然被放到福建当学政(教育厅长罢了)去了。按史家的概念,其首要原因,是因为朱珪清正清廉,而为其时的权臣、有“二皇帝 ”之称的和珅所猜忌。临行之时,朱珪留下规语,望永琰切记。对此,《清史稿》有记载:“四十年,召入觐,改授侍讲学士,直上书房,侍仁宗学。四十四年,典福建乡试。次年,督福建学政。濒行,上五箴於仁宗:曰养心,曰敬身,曰勤业,曰虚己,曰致诚。仁宗力行之,后亲政,尝置摆布。”朱珪教育最多的,据说是韬光养晦之道。这一点,永琰是谨记在心的。他当了皇帝之后,依然将其作为座右铭,因为这个皇帝,是 “儿皇帝 ”。朱珪脱离京师之后,师生俩人,远隔千山,却书信频仍,据说,仅永琰给他的书信就达 139封之多。能够这么说,朱珪对嘉庆的教育从未休止过。

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永琰被封为嘉亲王,乾隆六十年(1795年)九月,又被正式册立为皇太子,乾隆六十一年(1796年)正月初一,嘉庆受乾隆皇帝禅位即帝位。然则,朝政仍由太上皇乾隆掌握,颙琰也只好暂居毓庆宫。是年,嘉庆帝年 37岁。时此,正在两广总督任上的朱珪,写信祝贺嘉庆即位,同时,又在信中提醒这位门生:虽已继续大位,但事事处处皆当小心从事,弗成多御政事,能推则推,增强教养。他稀奇提到昔时康熙朝皇太子 “立而复废、废而复立 ”的教训,要求嘉庆帝小心侍奉太上皇。对这些肺腑之言,嘉庆帝看了,心领神会。对太上皇,甚至是和珅,他都处处谦让,事事郑重,用道家无为思惟,来保全本身皇位的安然。正史别史,对此都有记载。

嘉庆当皇帝之后,也曾经想过把朱珪从两广总督任上召回。其来由,就是向太上皇提出持续进修古体诗和古文的要求,因为,朱珪最擅长古体诗和古文。乾隆也感觉儿子的要求并不外分,于是就想把朱珪从两广总督任上调回,提拔为大学士。嘉庆知道后,非常兴奋,旋即给朱珪写贺信。不虞,这封贺信的内容被和珅获得,和珅心想朱珪与本身一贯过不去,他又是皇上的先生,如将朱珪调到皇上身边一定于己晦气。是以,他便将书信内容敷陈了太上皇,并说嗣皇帝 “欲市恩于师傅 ”,太上皇听后,天然不悦。当时,乾隆皇帝已年迈昏聩,说话模糊,如同 “天语 ”,摆布上下只有和珅听得懂,和珅也俨然成为太上皇的 “化身 ”。据说,朱珪为此曾险遭意外,最后经军机大臣董诰等人的斡旋,此事才不了了之。这一次,朱珪不光没当成大学士,反而被责以搜捕广东瀛匪不力,降职为安徽巡抚,嘉庆也无可若何。大权在握的和珅,竟然还说服了太上皇,派了他本身昔时的先生吴省兰以和诗为名去指点 “儿皇帝 ”嘉庆,顺便看管其一举一动。

然而,此时的嘉庆皇帝,早已不是小孩子了。他领略,他的一国之君的地位照样个安排,太上皇只要一息尚存,和珅擅权就会一日不止。是以,嘉庆在和珅眼前深藏若虚,心里不满,外表谦恭,并虚心地称和珅为相公,丝毫不露圭角,甚至和珅前来陈奏政务,他故作拿不定主意,让其请示乾隆处理。《啸亭杂记》记载:“上既受禅,和珅以拥护自居,收支意颇狂傲。上待之甚厚,遇有奏纯庙者,托其代言 ”,等等,吴省兰到嘉庆皇帝宫中,“上知其意,吟咏中毫不露圭角 ”,弄得和珅一点预防都没有,“故心安之 ”。

机会终于来了。嘉庆四年正月(1799年 2月 7日),乾隆病亡,嘉庆皇帝亲政了。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补缀和珅。这件事,似乎比治丧更主要。他首先下诏,令在安徽巡抚任上的朱珪火速进京,同时,重用刘墉、董诰等大臣。为了麻木和珅,嘉庆皇帝在放置治丧大臣的名单时有意将和珅列为首席,并特命和珅主持一切丧务,其专心,就是下诏治丧时代暂免其军机大臣衔,用心治丧,对和珅的心腹福长安也作了同样放置。如许,和珅和福长安值守殡殿,与外界已完全阻隔,实际上被软禁起来。乾隆作古第二天,嘉庆皇帝即发诏,鼓励满朝文武揭露和珅;乾隆作古第五天,嘉庆皇帝即将和珅和福长安等拘系,并搜查了他俩的所有产业,公布和珅 20条罪状,并赐以自杀。等朱珪赶回北京之时,和珅早已魂归鬼门关、跟随先皇去也。别史亦有嘉庆秘丧不发、矫乾隆 “遗诰 ”一说,有条有理,可读性很强,但可托度不高。以乾隆对和珅之信任,他怎么或者会让他陪葬呢?史说,朱珪到国都时,嘉庆亲自到城外迎接,想想本身累受师傅教育,以韬光养晦之计而剪除和珅,感谢之情难以言表。他拉着朱珪的手,失声痛哭,在这历代帝王中是少有的,《清史稿》说:“至京哭临,上执珪手哭失声”。之后,嘉庆皇帝提拔朱珪为直南书房,管户部三库,加太子少保,赐第西华门外。清史说:“时召独对,用人行政悉以谘之。珪造膝密陈,不关白军机大臣,不沽恩市直,上倾心一听,初政之美,多出赞助 ”。

嘉庆十一年(1806年)十二月五日,朱珪因病作古。《清史稿》记载: “不久,召对乾清宫,眩晕,扶归第,数日卒。上亲奠,哭之恸。”据说,朱珪“门庭卑隘,清寒之况,不减儒素。”他的卧室也只有旧棉布褥子,嘉庆帝赶去敬拜,可他的家门太狭小破旧,御轿竟然抬不进去,寒酸的景况与穷秀才相差无几。此外,朱珪四十多岁即丧妻,他没有续授室妾,一人茕居而终老,“年四十馀,即茕居,迄无妾媵 ”。可见,朱珪也是一个令人起敬的清官。嘉庆皇帝对本身的恩师,评价甚高,称其 “持躬正派,砥节清廉,经术淹通,器宇醇厚 ”,“服官五十余年,依然寒素 ”,“不愧为端人正士 ”,最精粹的一句话是:“半生惟独宿,平生不言钱。”不近色且不言钱的为官之人,现现在也是少之又少的。

朱珪身后葬于北京近郊,至今仍有墓碑和墓志。据说,嘉庆皇帝曾两次亲奠其墓。看来,嘉庆皇帝照样重师生情义之人。的确,昔时若无朱珪恩师耳提面命,他这个 “嗣皇帝 ”可否扶正,或许照样个悬疑之问呢!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