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唐诗三百首 | 83李隆基《经邹鲁祭孔子而叹之》

2020-01-25 00:38:13阅读:70评论:

经邹鲁祭孔子而叹之

【唐】李隆基

夫子何为者,栖栖一代中。

地犹鄹氏邑,宅即鲁王宫。

叹凤嗟身否,伤麟怨道穷。

今看两楹奠,当与梦时同。

1译文

尊敬的孔老夫子,你平生劳碌奔波,漫游各国,事实想要做成什么呢?

现在这处所照样鄹县的城邑,你终被埋葬在了出生的地盘,然而你的旧宅曾被后人毁坏,改建为鲁王宫。

在你生活的其时,凤鸟不至,你太息命运欠好;麒麟显现,你又忧伤哀怨,感慨世乱道穷。

你平生不如意,看今日你危坐在堂前两楹间,接管后人的顶礼敬拜,正如同你生前梦乡中所见的一般,想必你也该稍感安慰了吧。

2注释

鲁:今山东曲阜,为春秋时鲁都城城。

夫子:这里是对孔子的敬称。何为者:犹“何为乎”。者:无义。

栖栖:忙碌不安的模样,形容孔子四方驱驰,无处安家。《论语·宪问》:“丘何为是栖栖者欤?”

鄹:春秋时鲁地,在今山东曲阜县东南。孔子父叔梁纥为鄹邑医生,孔子出生于此,后迁曲阜。鄹氏邑:鄹人的城邑。

“宅即”句:相传汉鲁共(恭)王刘余(景帝子)曾坏孔子旧宅,以广其及升堂,闻金石丝竹之音,乃不敢坏。

“叹凤”句:《论语·子罕》:“子曰: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说凤至象征圣人出而受瑞,今凤凰既不至,故孔子遂怀孕不克亲见圣之叹。否(pǐ):欠亨畅,不幸。身否:身不逢时之意。

“伤麟”句:麟,瑞兽,象征宁靖盛世。相传孔子见人捕捉了麟,曾大为沉痛地说:麟出而死,我的愿望无法实现了。见《公羊传·哀公十四年》:“麟者仁兽也,有王者则至,无王者则不至。有以告者,曰:‘有麕而角者。’孔子曰:‘孰为来哉!孰为来哉!’反袂拭面,涕沾袍。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子路死,子曰:‘噫,天祝予!’西狩获麟,孔子曰:‘吾道穷矣!’”

“今看”句:《礼记·檀弓上》,记孔子曾语子贡云:“予畴昔之夜,坐奠于两楹之间。……予殆将死也。”两楹奠:指人身后灵柩停放于两楹之间,喻祭奠的肃静谨严。两楹:指殿堂的中央。楹:堂前直柱。奠:致祭。

末二句大意为:孔子说他曾经夜梦本身坐于两柱之间受人敬拜,他的梦于今天实现了。不如意,看今日你危坐在堂前两楹间,接管后人的顶礼敬拜,正如同你生前梦乡中所见的一般,想必你也该稍感安慰了吧。

3赏析

公元725年(唐玄宗开元十三年)十一月庚辰,唐玄宗到泰山祭天,行封禅大礼。封禅之后,顺道经曲阜至孔子宅,派出访者以太牢祭孔子墓,有感而发,作此诗。

这首诗追述了孔子平生郁郁不得志的悲凉遭遇,反映了孔子令人叹伤的命运。为实现“郁郁乎文哉”的幻想社会,孔子平生碌碌奔波,究竟却无处安家,甚至被困陈蔡,几乎丧命。但孔子始终没有反水本身的道德崇奉。纵使明知凤图难出,王道难行,明知本身必将如麒麟般惨遭捕杀,也要苦守道德的高尚,只为未来本身的仁义思惟可以大行于世界,为苍生谋福,也就在所不吝。既表达了本身对孔子的深切同情,又赞扬和褒扬了孔子。连系史料可知,唐玄宗对儒学的确非常推崇,因而他对这位儒学创始人的情绪也是真实而深挚的。恰是因为作者能把本身的崇拜融入到孔子的深致悼念中,才使得这首诗读来深切朴素,令人信服。

就艺术形式来看,这首诗句句用典颇有堆砌典故之嫌,且诗语朴素无华,在遣词造句上也并无推陈出新之处,算不上是上乘之作,但此诗所反映出的思惟和胸襟在历代帝王之作中并不多见。这一点是值得一定的。此外,悼念孔子所选择的视角十分正确也是一大成功之处。孔子平生生活复杂坎坷,此诗只选择他的栖遑不遇的一面,简洁几言,就归纳了孔子平生的大事。首两句是叹惜,三、四句是叹美,五、六句是再叹惜,后两句再叹美。全诗命意构想,严肃得体。等到一样的咏叹之诗,颇显境界之大,立意之深。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