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日本御前会议,“黄金”武士虚空一刀,“铂金钻石”倒了一片

2020-01-16 18:39:11阅读:180评论:

1854年,江户幕府两百余年的锁国体系,被美国几艘炮舰终结。德川幕府统治下的日本,关起门来过小日子的小确幸,再也维持不下去了,他们被扯入如潮的世界近代史历程之中。

很快,不满向外屈就要求恢复天皇权力的台甫和军人们,搞起了轰轰烈烈的尊王攘夷活动,并成长成为以倒幕为首要方针。

至1867年11月,不胜其扰的第十五代将军德川庆喜,想要以退为进。10日,明治天皇召其入宫,公布核准大政奉还的恳求。

此后,幕府不再理事,失去了几百年权力的天皇和朝臣们,突得权益,彷徨无措,不知怎么办。

德川庆喜远远地瞧着,露出满意的冷笑。

(德川庆喜)

然而,很快,宫廷就回过神来了。

1868年1月4日早上,因事被处分的朝臣岩仓具视恢复职务。当天,执政臣操作下,十五岁的明治天皇,公布王政复古大呼吁,取销关白、摄政及将军职务,构成新当局,增总裁一名,议定十名,参议二十名。

就在是日晚上,召开御前会议,参议若何治国。

向德川庆喜提出大政奉还建议、为朝廷立下大功的土佐藩主山内荣堂,提议让庆喜也来列入会议。

《明治天皇1852-1912》记载,他说,德川家康的幕府,给日本带来了两百多年的和平。德川庆喜高风亮节,甘愿抛却家眷几百年来的权力,只为成立一个持久且更有力的新当局。他的做法令人钦佩。然而,“二三公卿,拥幼冲之皇帝,性阴险之举,没庆喜之功”,如许搞,要不得。

从中可见,尽管山内荣堂的土佐藩,乃是尊王攘夷急前锋,但他仍认为,幕府将军,乃是日本少不得的存在。有些朝臣,挟“小屁孩”天皇呼吁世界,一点也不念及德川氏为日本做出过的进献,完满是不知恩义……

说句实话,他讲的很有事理,尤其执政廷基本没有治国经验的时候,让与跟外国人打交道打得很溜的德川庆喜来提点建议,也不是什么弗成以的事。

但对于朝臣而言,他们十分困难把德川氏清扫在权力之外,怎么或者又把他召来呢?

可他们对山内荣堂的建议,并没有效证据去回击,反而上纲上线,进行恫吓。

岩仓具视疾言厉色地说道——

圣上以不世出之英才,建大政维新之鸿业,今日之举悉出宸襟,妄言拥幼冲之皇帝,窃取权益,何其亡礼之甚?

(岩仓具视)

意思是,你竟敢胡说我们的天皇是“小屁孩”?你不知道他乃天纵英才,几千年来可贵一遇吗?今日之维新大业,都是他白叟家,哦,错了,都是小主,哦,还错了,都是咱圣上一手擘画,你算什么器材,竟敢如斯无礼?

岩仓具视这些话,不只是威吓,更是挟皇帝以令诸侯。什么“悉出宸襟”?谁不知道你岩仓具视,最擅长的就是矫旨?

此刻,明治天皇是坐在现场的,但他的确是朝臣掌握下的傀儡,还没从老爸孝来日皇被岩仓具视等人毒死的传言中回过神来,哪里敢说半个不字?

被岩仓具视扣了个大帽子,山内荣堂吓得急遽为本身的出言失慎而报歉,但他并没有改变德川庆喜应该来商议的立场。

并且,他的概念,并非只有本身对峙,还有一些参会人员,也是支撑他的。

双方吵来吵去,没有究竟。明治天皇于是公布休会。

就在休会时代,发生了一件大事。

岩仓具视与会场外的萨摩藩西乡隆盛会面。

西乡是后来的维新三杰之一,此时,还只是个“黄金”军人罢了。他说——

只需短刀一把就可解决争议。

岩仓具视恶向胆边生,对支撑山内荣堂的广岛藩世子浅野茂勋说,哪怕当着天皇的面,我也要杀掉山内荣堂。

(西乡隆盛 画像)

浅野被吓到了,忙派家臣敷陈了山内荣堂的辅臣后藤象二郎。后藤也怕流血,于是说服了山内荣堂,抛却了本身的概念。

再次开会的时候,所有人——那些铂金、钻石们——就都支撑岩仓具视了。

他们的抉择是,接管德川庆喜辞去将军之职的恳求,要求他交回地盘和人民。

此克日本汗青上的去官纳地。

德川庆喜本想以退为进,孰料本身的拥虿们却在一把短刀眼前缩起了脖子。

尽管他声称尊敬天皇的决意,但他的后背,照样有一票铁杆台甫和军人的。他们不甘就此退出汗青舞台,怂恿德川庆喜与朝廷匹敌。

德川庆喜天然也不肯如许被打败,起头经营以武力夺回权力。

新当局也识破了旧势力的手法,双方都有打一架的设法。

于是,不久,戊辰战争爆发了。幕府一方最终战败。日本起头了明治维新。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