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300年的大宋朝,为何在战争中,总是败多胜少?

2020-01-16 18:37:56阅读:145评论:

公元960年,后周皇帝柴荣的宠将,殿前禁军统帅赵匡胤于陈桥驿黄袍加身,代周建宋,北宋统治政权由此登上了汗青的舞台。

北宋王朝在立国之初,就秉承了周世宗柴荣励精图治,馀剩未尽的威力,经由先南后北、"缓进急战"的计谋布置而统一了残山剩水。

可是,赵宋王朝在和东北区域由契丹人竖立的辽朝政权,至崛起于西北之地的大夏国政权,彼此历久周旋对立中,北宋倒是一向败鄙人风,处于劣势,而败多胜少。

赵宋与契丹的之争,首先是源于边境所属的问题,也就是"幽云十六州"统治权的纷争。

众所周知,"幽云十六州"的军事价格,唐朝时期就一向是极其主要的边陲重地,原附属于华夏王朝所有。

公元936年(清泰三年)间,五代十国时期,拓荒后晋政权的后唐政权上将沙陀族人石敬瑭起兵反唐,后唐出兵伐罪,大军兵临城下。

石敬瑭则受困于太原城,在内忧外困之际,向辽国皇帝耶律德称臣进贡,为了能获得契丹人的匡助,而把雁北区域与华北平原上的十六座军事重镇,大手一挥,拱手献给了契丹政权。

公元979年(北宋宁靖兴国四年)间,北宋太宗赵光义统帅全军御驾亲征北汉政权。

北汉末主刘继元献城而降,立国二十八年的北汉政权自此亡国。北宋在覆灭北汉之后,乘势北上,欲借毁灭北汉之余威就势攻下幽州之地。

然则,公元979年和986年间,宋辽政权在幽州地区先后爆发了两次大规模的军团鏖战,最终皆以北宋大军周全失利而告一段落。

此后,赵宋王朝由自动冲击变为计谋防御,至宋亡,也未在自动击之。

公元1004年(北宋景德元年)间,辽国太后萧燕燕和辽圣宗耶律隆绪亲率契丹铁骑再次纵深踏入到了华夏要地,大军兵临澶州城下。

北宋王朝迫于形势所迫与辽国签署了城下之盟,接纳向辽国纳贡岁币的形式来交流临时性的政局安宁。

(宋朝每年送给辽国十万两白银,二十万匹绢。宋真宗赵恒与辽圣宗耶律隆绪结为异性兄弟,并尊称辽国的萧太后为婶母。此次事件发生于澶州,因而称之为"澶渊之盟")

可是,陪伴着西北区域党项拓跋氏的崛起,宋朝和西夏政权之间"战与和"一向是北宋王朝交际政策的中心核心。

公元1038年,党项族魁首李元昊开国称帝,立国号为大夏,宋夏之间的诸多矛盾也日益激化频发。

详情请参阅果儿的另一篇文章:“世界之势,譬犹病者”试析李元昊为何动员宋夏陕西之战?

公元1040年,西夏的党项大军屡次动员攻宋战争,先后在三川口之战、好水川等一系列战争中一连战胜北宋戎行。

详情请参阅果儿的另一篇文章:剖析宋夏陕西三大战争,宋朝惨败,西夏三战三胜的原因?

公元1048年,元昊之子,西夏太子宁令哥在没藏皇后之兄,国相没藏讹庞的挑唆下持刀弑父,西夏政权过渡到李谅祚,李秉常两朝。

详情请参阅果儿的另一篇文章:宋神宗暴打梁太后,是羊吃狼照样狼吃羊?看宋败夏胜的表里身分

公元1071年,因为西夏内部政变不休,北宋统治者决意布置五路大军伐夏,但依旧是被西夏所击败。

详情请参阅果儿的另一篇文章:略论:宋夏陕西三大战争,宋朝军事失利的原因?

最终,北宋因为战败所迫,为换取西夏王朝能停战休战,再次复用纳贡岁币的体式向西夏妥协。

公元1127年(靖康二年)间,北宋王朝战败达到了空前未有的一个阶段,金国的大军一举攻下北宋国都,劫持了宋徽、钦二帝等浩瀚大臣与公民,北宋政权自此沦亡。

不得不说,北宋王朝自开国到消亡,一个存在了大约一个半世纪,时代一再与辽朝、西夏、金国等政权爆发了诸多的巨细干戈争锋。

然则,北宋倒是败多胜少,究其原因是为什么呢?

首先,站在客观纪律而言,宋朝戎行的斗争力量远远减色于一向游牧于北部区域的马队。

因为,活跃于西北区域的党项羌、崛起于东北区域的契丹、女真等皆是游牧民族,其具有灵活天真、擅长骑射的特点。

再有,站在军事角度上来看,这种特征属于是集体化的马队作战系统,所以在田野地带开展大规模的奔袭作战中拥有绝对性的优势。

鉴于北宋王朝没有充沛的马匹,北宋戎行仅能以步卒为主,军队在奔走风尘后交战于地势险峻却又非常不熟悉的地区情况中,天然也就难以施展出自身的优势。

此外,因为"幽云十六州"等军事要地均附属于辽朝,以至于北部区域的自然边防屏障尽失。

阴山山脉、燕山山脉、恒山山脉,本是华夏历朝统治政权历提防东北区域各游牧民族抨击的天险边防,在其沦陷北方政权后,游牧于东北区域的辽金铁骑能够随心所欲地驰骋南侵,所以,北宋戎行无险阻可据守,天然难以与之匹敌。

所以,客观来讲,北宋王朝显然已是处于极为晦气、甚为严重的一种情况与形势下,可是若是站在主观意识形态上来加以理会,宋所处于的景况貌似甚是晦气。

为何这么说呢?

首先,拿第一次幽州之战来说,宋太宗赵光义攻下北汉太原之后,轻率盲目、恃勇轻敌,没有顾及将士们的委靡不胜,急急北上。

其最终的究竟则是停留困于坚城之下,故未能实时有效地阻击仇敌的支援之兵,以至于宋军蒙受腹背夹击,导致宋朝大军全线解体。

其次,在第二次爆发幽州之战时,恰逢北方辽国政权势力正盛,赵光义判断失误,自认为辽国主幼小、母弱,趁其之危,出兵伐辽,究竟又是大北亏输,赔了夫人又折兵,无功而返。

公元1125年,金国大军首次陈兵开封,围而攻之,得于诸路北宋勤王之师陆续驰援而迫于形势所迫北撤。

此时,北宋的在朝者非但没能从中总结以往失败的教训,加以强化边防战备,反倒命令驱散诸路之支援之兵,卑恭屈节,一味乞降,最终导致金国大军修生养息之后,重整旗鼓,再度挥师杀来,致使北宋毂下城破国亡。

凭据以上之剖释,足以解说北宋王朝在计谋布置批示上,犯下了极其严重的决议性失误,这也是其一再在对外战争中屡战屡败的首要原因。

同时,北宋政权军事轨制的毛病亦是失败的原因之一。

人尽皆知,北宋建国皇帝赵匡胤及其弟赵光义皆是行伍身世,又是依靠军事力量而篡取的王朝,所以针对统御英勇善战,兵多将广的武将们持有提防警觉之心。

赵匡胤先是演了一出"杯酒释兵权的好戏,劝退了一批身经百战的沙场老将,厥后又建立了枢密院三衙统兵的军事轨制,布置与实施了"兴师之权"与"握兵之重"兵事体系的星散。"兵符出于枢密,而不得统其众;兵众隶于三衙,而不得专其制"。《靖康要录》

非但如斯,北宋政权的统治者为了有效地预防边防将帅们拥兵割据一方,固守自重,又履行与实施了"更戍法",致使"兵不知将,将不知兵"的非天然现象,形成了兵将互不了解的一种严重恶果。

又因为,宋朝时期的在朝者奉行"重文轻武、用文制武"的国策。

因而自宋真宗赵恒即位今后,采用文臣受命充当处所统兵的最高向导者来监视将领外出交战亦成常规做法。

此外,宋朝为了能减弱与制约诸武将的向导权,居然奇想天开,不切实际地独创出了"将从中御"的行动。

"将从中御"意指就是以阵图之法约束前方的统兵将领。

详情请参阅果儿的另一篇文章:论武学、武举的现象异化,浅析宋朝对武将的制御

其意就是说在与敌交战之前,先是由帝王与朝廷的臣子们凭据本身主观臆度拟定好的计谋战术攻防阵图之略,将其交给前方作战的统兵武将,按照阵图之法依次排兵布阵。

因而说,这种荒唐失实的形式彻底地背离了军事作战批示最根基的纲目。

究竟,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北宋政权这种既不亲信,又不知彼的行军布阵之法显然也是导致战争失败的祸首祸首其一。

北宋政权履行军事轨制改造的最终方针无非是为了想巩固强化皇权对戎行的掌控,以防御武将以下犯上,拥兵兵变。

然则,从某种角度而言,北宋的这项刷新行动,切实是展现了其厥功至伟的影响。

可是,这种统治者权力的强化怎是以抛却北宋军队斗争力为价值所交流而来的一种后果,其直接导致的恶果就是以北宋大军在外部疆场上的柔弱无能。

最后,北宋王朝历久形成积贫积弱的现象,也是直接致使其对外战争施展不力的首要原因之一。

尽人皆知,北宋政权本是经济强大,文化繁荣,按理说,其与辽、金、西夏等政权比拟较而言,是一个国力优裕强大王朝,不外,因为汗青身分与实际处境等原因,财务问题却一向左支右绌。

北宋王朝财务穷困的原因,是由两个方面的身分所导致。

第一、冗官冗兵的问题,北宋皇权在中央集权轨制下,因为主观意识的日益膨胀,饲养了数量宏大的官员与军事力量,为此要担负着数额伟大的俸禄与军费开支。

固然北宋军事数量宏大,但却源于军事轨制的诸多毛病而萌生出各种脆弱无力的一种现象。

第二、岁贡的问题,北宋为了向辽国与西夏王朝年复一年地支出数额伟大的"岁币",因而,穷年累月导致繁重的"岁币"现象,激发国库空虚,国困民艰,以至于国力再无繁荣强盛之机。

妇幼皆知,任何的军事行为均凭借国度的财务作为依托,积弱积贫的北宋王朝既然没有法子为增加国防军事力量投入巨资,北宋政权武装军队斗争力的强化因而也就属于是无稽之谈。

综合以上各类身分来看,北宋王朝一再在对外战争中,显现屡战屡败的如许一种现象,天然也就不认为奇了。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