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原创 孔子曾预言晋国要灭亡,但理由却非常荒唐

2020-01-16 12:41:26阅读:174评论:

刑鼎

中国历代封建王朝,陆续了上千年的治国方略大约都是外儒内法,儒法两家兼收并蓄,综合使用,按事理讲,儒法两家关系应该是很好的,然而新鲜的是,儒家创始人孔子,却对法家一贯深恶而痛绝之,逮着机会就说法家的坏话,并无所不消其极。

于法家而言,铸刑鼎大约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这意味着习惯法向成文法之间的改变,而这种改变,春秋时期就发生过三次。

前两次都在郑国,于秦国而言,大约发生在秦景公末期到秦哀公在朝之初。

公元前543年,郑国正卿子产第一次将刑书写在竹简上,让国度仕宦把握施行,七年之后,又感觉这种发布局限还不是很大,于是于公元前536年,爽性将之铸在大鼎之上,并安放在宫门口,让全国老公民都能看到。

向全国公民发布刑法,无疑是在朝观点的一种改变,在汗青上是有主要意义的,然而这种行为,却一向被孔子嗤之以鼻,当然,这时候他还年青年头,是以,尽量揭橥什么谈吐也不得而知。

然而到了第三次,孔子的谈吐就非常过度了,怎么个过度法?

第三次发布成文法,发生在公元前513年,距子产发布刑法已经由了三十多年,于秦国而言,恰是秦哀公统治时期。

这一年,晋国上卿赵殃,也就是赵氏孤儿赵武的孙子,赵殃在汝水岸边筑城,城池筑好之后,为了新城池的老公民认识一下晋国的礼貌,于是他向全国收铁四百八十斤,即所谓的“一鼓铁”,收到之后,铸了一个伟大的铁鼎,将晋法律学前驱范宣子,也就是士匄主持修订的晋国刑书铸在上面,向公民发布。

正本一件很有意义的大事,却受到了孔子的谩骂,孔子是怎么谩骂的:

孔子

晋其亡乎!失其度矣。夫晋国将守唐叔之所受法度,以经纬其民,卿医生以序守之。民是以能尊其贵,贵是以能守其业。贵贱不愆,所谓度也。文公是以作执秩之官,为被庐之法,认为牛耳。今弃是度也,而为刑鼎,民在鼎矣,何以尊贵?贵何业之守?贵贱无序,何认为国?且夫宣子之刑,夷之蒐也,晋国之乱制也,若之何认为法?

简洁点讲,认为晋国不守旧制,使用新法,并向老公民发布,让贵贱无序,老公民不知尊上,不免发生一些很非分的设法,所以 ,晋国应该很快消亡了。

果真,孔子说完这番话,大约一百余年后,晋国切实消亡了,其地盘也被赵、韩、魏三家分掉并成为新的诸侯。

孔子曾预言晋国要消亡,预言固然很正确,但他将晋国消亡的原因归结在发布刑法上,这来由就非常荒诞了。

事实上,孔子除了谈吐上冲击一下法家之外,动作上也非常积极,甚至不吝采用一些极端的手段。

孔子在鲁国办私学时代,同时期的鲁国医生,法家前驱者少正卯也办学宣传法家的学说,一度时间甚嚣尘上,不只本身博得“闻人”的赞誉,就连孔子的学生,也多次逃课,去听少正卯的学说。

少正卯的学说是以在鲁国大为盛行,让孔子非常揪心,揪心怎么办,办私学的时候是没法子,可后来他不还走了一步官运,当上了鲁国的大司寇吗。

大司寇主掌司法,那可厉害的不得了,上任之后,于公元前496年,秦国秦惠公时期,也不经审判,立时行使权柄,将少正卯抓起来杀了。

这个做法门生们都很不睬解,问他:“少正卯在鲁国名望很高,先生您无缘无故的杀了他,是不是有些错误适呢。”

孔子辩白说:“人有五种罪恶,比盗窃加倍可恶,第一种是心思通晓而为人阴险;第二种是行为乖僻反常却执拗不改;第三种是言辞矫饰无实但却十分雄辩,并能动听心;第四种是所记多为怪异之说但却能引经据典;第五种是匡助别人犯错还为其掩盖分说。一小我若是有这五种罪恶之一,就不该该活活着上;而少正卯却同时具备这五种罪行。恰是小人中的奸雄,不杀他还杀谁啊。”

少正卯不外宣传本身的法家学说,在孔子眼里就成了诡辞欺世,就成了五恶俱全的罪人,这事儿上哪儿说理去。

法家君王

然而光荣的是,尽管孔子十分不看好法家,但法家学说照样越来越受到正视,包罗他的隔代门生荀子,不也教出李斯和韩非子这两个法学人人吗。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