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新四军打完这一仗,司令员给出评价:这是个难得的战例!

2020-01-16 09:37:41阅读:134评论:

1944年秋冬之交,新四军淮北二分区自力第二团接到上-级的号令,要求尽快拔掉浍南区域的新集这个据点。首-长的号令非常明确:指定团政训主任刘瑞方批示此次毁灭战,要求在凌晨拿下新集据点,不得有误。

团长王世仁立刻召集参谋长金荣功、政训主任刘瑞方开会研究。世人认为,因为时间紧迫,军队涣散,一时调不拢来,二团在浍南区域只有三营的第七、第八两个连运动,全歼有坚硬工事守卫的仇敌,是有难题的。但进行奇袭,照样有进展的。

刘瑞方提出,就让七、八两个连一路去完成这个义务,乘夜深迂回到新集据点的后背,从东门打进去。世人都赞成这个方案。

刘瑞方从团部立刻奔向浍南,在七连连部召开作战会议,研究若何拿下新集的问题。三营副营长刘华光、七连长毕玉昆、政指蒋光欣和八连领-导干-部都列入了。

最终刘瑞方决意,由他亲自带七连东渡双河集(该集在南北走向的双河西岸,南距新集十里多)。为保守机要,行军不走村子,由突击队出其不料敏捷抓住新集东门的尖兵,连主力即快速突进圩子里,乘敌未觉察,即将在睡梦中的仇敌擒获缴械。八连要在凌晨l时活动到新集西门外,接应七连的攻击。如七连狙击不成,即行强攻。八连由西向东,成夹攻之势。

七连出发后较为顺利,正在偷渡双河时,世界起了小雪,而且越下越大,这真是“天助我也”,指战员们无不喜形于色。行戎行伍非常肃静,在午夜12点多达到攻击出发地。

这时雪下得已有半尺厚了。刘华光带着突击队,毕玉昆把握连主力跟进,蒋光欣在最后。

跟着刘瑞方一声令下,突击队敏捷以迅速隐蔽的动作冲了上去。只见敌尖兵夹着条枪,披着薄棉被,躬着背,脚踏步打着惊怖。他发现突击队,刚说了句:“来这么早,还不到换班的时候。”立刻突击队员抓获,并乖乖地赞成带路。

连主力立即跟突击队进入新集,按分工离别去执行义务。刘瑞方带着一排突进到1个排伪军的住房,这些伪军刚被门外的声音惊醒,一个班长惊呼:“快起来,有情形。”

伪兵们却说:“哪有什么情形?”他们不肯起来。

当新四军兵士手电一照,伪军们全惊呆了。一排长高声喊:“你们都躺下禁绝动,谁动我就打死谁。”

已坐起来的伪军又都老忠实实地躺下了。眼看着二十多支枪口对着他们,门口又有预备发射的机枪,一些伪军吓得直打颤。

一个伪兵托言点起小油灯,筹算从阴晦处站起来,刚想拿墙上挂着的枪,立刻被揪住绑了。

这时执行各自义务的负责人纷纷前来申报:3个排的伪军悉数缴械俘虏,德律已被掌握。五河仇敌不知新集已被我军占领和伪军已被毁灭的新闻,除西门炮楼里还有几个伪军抗击外,其余遍地伪军都已悉数被俘。

刘瑞方见作战义务已根基完成,便命令清查伪连排长是否全抓到了。

对西门顽抗的几个伪军,毕玉昆不想多投手榴弹,便一面开展政治攻势,一面向炮楼门口投柴草,摆出要烧死他们的架势。

究竟,在一阵标语声中,由被俘虏的一个伪军排长指名向炮楼内的仇敌喊话。不到10分钟,炮楼里往外扔出枪支弹药,伸出了白手巾,预备攻炮楼的兵士们鼓了掌,迎接伪军走向光亮。

至此斗争竣事,八连l个排已经从西门开进与七连齐集了。刘瑞方命令销毁炮楼,平毁工事,向群浩瀚做宣传工作。

老公民说:“七年了,我们才见天日,本来据说新四军好,是老公民的部队,今天见了,才知道你们规律严明,是世界的仁义之师!”

三排长来申报:3个伪排长都已抓获,只是不见伪连长。

一个伪兵沉寂把刘瑞方叫到边上说:“谁人装伙夫的有胡碴子的高个子,就是连长。”经由审问、攻心,他才认可,另行关押。

清查的究竟:伪军全连95人,只缺了一个。俘虏说,这人是站哨跳墙跑的。

天刚亮,军队在返回凭据地中心区途中,出了一个小小的误会;因为90多个穿黄衣服的俘虏,倒背着没有枪栓的枪,走起来一大串。经由一个四周的村子,老公民认为是伪军下来了,慌张扶老携幼跑反。经派人注释他们才停了下来。

一位老迈爷说:“这群器材,常出来抢掠,摧残妇女,人们怕他们,也恨他们,这是应得的下场啊!”

第二天,刘瑞方回到团部,王团长、金参谋长敷陈我:“你们打得好啊!分区司令员得知此次斗争的情形后,立刻打来德律透露奖励,说以1个连狙击1个设防据点,全歼守备的伪军1个连,我军未伤一人,这是可贵的战例。师首-长也来德律透露奖励,进展注重总结经验,把仗打得更好。”

当天新华社在播发的捷报中,指出八路军、新四军为合营盟军作战,向日伪军动员攻势,毁灭了大量的日伪军。在这些捷报的战例里,就有二团奇袭新集据点之战。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