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一代贤臣魏征为何总敢直言进谏唐太宗,他难道真的不怕死吗?

2020-01-16 09:37:26阅读:160评论:

魏征字玄成,魏州(今河北台甫县东)曲城人。少年时离群索居,飘游四方。固然不营家产,但人穷志不短,目光弘远,通晓经史盘算。隋朝末年,世界大乱。魏征装扮成一个道土,漫游四方。后来武阳郡太守元宝藏举兵响应李密的起义,魏征草拟通告檄文。李密获得元宝藏的文书后,赞不停口,据说是出自魏征的手笔,便立即将魏征召至军中,加以重用。

窦建德的戎行攻下黎阳后,俘获了魏征,录用他为起居舍人。后来窦建德被唐军打败,魏征与裴矩驱驰关中,被太子李建成招为冼马。魏征见秦王李世民的功名日益显赫,才调又在建成之上,便给建成出主意,要他早点除掉李世民。玄武门之变后,李世民质问魏征:“你教唆离间我们亲兄弟,是什么意思?”魏征却回覆说:“太子若是早服从了我的话,就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个下场。”李世民听完魏征这番话不只不生气,反而加倍重视魏征的梗直。李世民即位后,便录用魏征为谏议医生。贞观三年(629年),魏征以秘书监身份介入朝政。

以前,李世民经常在大臣们眼前浩叹短叹:“国度如今是大乱之后,真是很难治理啊!”魏征回覆说:“其实,大乱轻易达到大治,就像饥饿的人轻易喂饱一般。”李世民一再颔首。接着又问:“前人不是说过强人治理百年山河?”魏征又回覆说:“这些话不是论圣人正人的。圣人正人治理山河,上行下效,来得如同反响一般快,一个月即可实现,是不会很难题的。”坐在一旁的守旧派封德彝却说:“实际情形不是像魏征如许说的。夏、商、周三代今后,社会风气日益轻薄欺诈。秦王朝任用酷刑酷法,汉朝采用权术,都是想治理好却做不到,并不是能够治理好而不去做。魏征只不外是介书生,好说空论,生怕要白白地延迟国度大事,皇上您万万不克听他的。”魏征听了,十分生气,立时辩驳道:“五帝三王,统治人民并没什么分歧,行道则称帝,行王道则称王。皇帝战蚩尤,打了七十次仗终于战胜了蚩尤,从而达到了无为而治的境地。古代南方黎族部落损坏了德政,顺顼征服了他,并达到了大治。夏架敢倡乱道,商汤将他流放到边远的处所;商纣王昏聩无道武王便推翻了他。若是是像你说的人是越来越奸巧,不克返璞归真,那么成长到如今,人都将要酿成鬼魅了,那还如何施行德政教化呢!”

魏征的这一番话说得封德彝哑口无言,然则贰心里却不服输。唐太宗对魏征的这番话十分赏识,深信不疑,并采纳了魏征等人治国安邦的锦囊奇策。是以,在贞观年间,国内歌舞升平,世界大治。周边少数民族的首领们也进修汉中人习俗,穿衣献帽,入朝称臣,在宫中带刀值宿,担当保镳。东到大海,南过岭南,人们晚上睡觉都不须关上门窗,没有人来偷盗;观光的时候不必带干粮,随时随地都有饭吃。面临如斯盛世景象,唐太宗当然踌踏满志,嬉皮笑脸,他对朝臣们说:“之所以显现今天这种政通人和的局势,都是因为我听了魏征的话,施行仁义的究竟。可惜封德彝死得早,看不到这种繁荣情景了。”

有一天,唐太宗在皇宫里大宴群臣。太宗在酒酣耳热之际,无比兴奋地闻说:“贞观以前,追随我定世界,出生人死,礼尽艰险,安危与共,是房玄龄的劳绩。贞观之后,采纳忠良的谏议奏疏,批改我的过错,为国度生财长利事就要首推魏征了。即使是古代的名臣,又有谁能比得过他们呢?”于是唐太宗徐徐走下龙椅,亲自解下身上得两把随他交战了多年的精彩佩刀,犒赏给房玄龄和魏征。李世民曾经不只一次地如许问他的大臣:“魏征与诸葛表态比,谁朝更贤良?”大臣岑文本回覆说:“诸葛亮才能卓越,出将入相,非魏征所能比。”唐太宗自在辩驳道:“魏征通晓仁、义、礼、智,辅佐我处理政务,治理国度使我大唐臻于尧、舜时代的景象,即使是文武双全的诸葛亮也无法与他相媲美。”

其时,处所上很多臣下给太宗写密封的奏章,个中所反映的情形,好多都错误乎实际。李世民看了非常憎恶,不禁眉头一皱,要训斥贬黜这些人。魏征立即劝阻说:“古时候,贤君明主们立谤木,让公民在上面提定见,是想认识本身的过错。写密封的奏章,不正好是立谤木的遗风么?陛下要知道本身的得失,就该当撇开襟怀,对臣下畅述己见。他们说得对,就采纳,这对山河社稷有优点;他们说得纰谬,对朝政也没有什么损害。”唐太宗听了魏征这番话心中的气也顺了,紧锁的眉头也舒睁开了,并鼓励那些上密封奏折的大臣们。

贞观十七年(643年),魏征患了宿疾,不久就作古了。唐太宗后来上朝老是太息道:“以铜为镜,能够正衣冠;以古为镜,能够知荣枯;以工资镜,能够明得失。我曾经有这三镜来经常地反省本身,以防显现差池。如今魏征作古了,我失去了一面镜子。我比来遣人到魏征的家里,获得了魏征生前写的奏折,只是一半草稿,个中能够识别出来的字是如许说的:“世界的事情,有善有恶。任用善人则国度长治久安,恶人当道,则国度面临邪恶。仁君对于那些公卿大臣情绪上有爱憎之分,憎恶他,就只见到他的瑕玷的一面,爱他就只见到他长处的一面。仁君对于本身的爱憎要审慎详察。若是一个君主认识所爱的大臣的瑕玷,认识所憎恶的大臣的长处,除去险恶时毫不犹疑,任用贤才时毫不猜忌,那么国度就能够畅旺蓬勃。我忖前思后,总担心我的这一方面显现了差池。公卿大臣们能够将魏征的这段话写在记事的手板上,知道什么就实时谏诫我。”

唐太宗在位时代,恰是可以兼听百官的定见,知人善任,才显现了大唐建国之初的宁靖盛世。魏征凭借本身的才能,勇于劝谏,将小我安危置之掉臂,充裕显露其为国为民的大无畏思惟。也恰是有了唐太宗如许英明的君主,魏征如许的贤臣才能充裕施展本身的才略,两者互相合营,终于显现汗青上有名的“贞观之治”。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