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左传》解析第二十二讲:庄公·庄公九、十年

2020-01-16 09:37:03阅读:122评论:

《庄公九年》首要描述的是在公元前685年暨鲁庄公九年周庄王十二年时代发生的两件事:一是雍廪杀死公孙蒙昧。二是鲁庄公预备送令郎纠回齐国,让他担当齐国国君,可是令郎小白争先回到齐国,自立为国君,称齐桓公。鲁庄公不服,与齐军开战,不虞失败,于是逃回鲁国。随后鲍叔率领大军压境,叫鲁庄公杀死令郎纠,交出管夷吾,鲁庄公不得已照办。

《庄公十年》首要描述的是在公元前684年暨鲁庄公十年周庄王十三年时代发生的四件事:一是鲁国、齐国发生战争,这照样因为鲁国收留令郎纠之事,而鲁国戎行在曹刿指导下,战胜齐国。二是齐国与宋国又来冲击鲁国,令郎偃出奇兵击败宋军,使得齐军孤掌难鸣,只好返回。三是蔡哀侯无礼,导致楚军趁机冲击。四是谭人无礼,最后被齐国消亡。

【经】九年春,齐人杀蒙昧。公及齐医生盟于既。夏,公伐齐纳子纠。齐小白入于齐。秋七月丁酉,葬齐襄公。八月庚申,及齐师战于乾时,我师败绩。九月,齐人取子纠杀之。冬,浚洙。

【传】九年春,雍廪杀蒙昧。公及齐医生盟于既,齐无君也。

夏,公伐齐,纳子纠。桓公自莒先入。

秋,师及齐师战于乾时,我师败绩,公丧戎路,传乘而归。秦子、梁子以公旗辟于下道,是以皆止。鲍叔帅师来言曰:「子纠,亲也,请君讨之。管、召、仇也,请受而情愿焉。」乃杀子纠于生窦,召忽死之。管仲请囚,鲍叔受之,乃堂阜而税之。归而以告曰:「管夷吾治于高傒,使相可也。」公从之。

【经】十年春王正月,公败齐师于长勺。二月,公侵宋。三月,宋人迁宿。夏六月,齐师、宋师次于郎。公败宋师于乘丘。秋九月,荆败蔡师于莘,以蔡侯献舞归。冬十月,齐师灭谭,谭子奔莒。

【传】十年春,齐师伐我。公将战,曹刿请见。其村夫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乃入见。问何以战。公曰:「衣食所安,弗敢专也,必以分人。」对曰:「小惠未遍,民弗从也。」公曰:「牺牲财宝,弗敢加也,必以信。」对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狱,虽不克察,必以情。」对曰:「忠之属也,能够一战,战则请从。」 公与之乘。战于长勺。公将鼓之。刿曰;「未可。」齐人三鼓,刿曰:「可矣。」齐师败绩。公将驰之。刿曰:「未可。」下,视其辙,登,轼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齐师。既克,公问其故。对曰:「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国难测也,惧有伏焉。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故逐之。」

夏六月,齐师、宋师次于郎。令郎偃曰:「宋师不整,可败也。宋败,齐必还,请击之。」公弗许。自雩门窃出,蒙虎皮而先犯之。公从之。大北宋师于乘丘。齐师乃还。蔡哀侯娶于陈,息侯亦娶焉。息妫将归,过蔡。蔡侯曰:「吾姨也。」止而见之,弗宾。息侯闻之,怒,使谓楚文王曰:「伐我,吾求救于蔡而伐之。」楚子从之。

秋九月,楚败蔡师于莘,以蔡侯献舞归。齐侯之出也,过谭,谭不礼焉。及其入也,诸侯皆贺,谭又不至。

冬,齐师灭谭,谭无礼也。谭子奔莒,联盟故也。

译文

九年春,雍廪杀死公孙蒙昧。鲁庄公与齐国医生在蔇地结盟,这是因为齐国没有君主。

夏,鲁庄公挞伐齐国,想让齐国人回收令郎纠。但齐桓公小白从莒国进步入齐国。

秋,我军与齐军在乾时作战,我军大北。鲁庄公丢失战车,乘着驿车逃回。秦子、梁子打着庄公之旗在巷子上欺骗齐军,是以都被齐军俘获。鲍叔牙率领戎行来鲁国说:“令郎纠,是亲人,请君主诛杀他;管夷吾、召忽,是敌人。请交给我们措置才情愿。”于是鲁庄公派人在生窦把令郎纠杀死。召忽殉主而自杀。管仲恳求绑缚,鲍叔接管,到了齐国境内堂阜就把他解脱。回国后敷陈齐桓公说:“管夷吾的治理才能比高傒要强,能够让他成为辅相。”桓公服从。

十年春季,齐国的戎行攻打我鲁国。庄公预备迎战。曹刿恳求接见。他的同村夫说:“那些天天都吃肉的人在那边经营,你又去介入什么!”曹刿说:“吃肉的人鄙陋不天真,不克作久远考虑。”于是入宫进见庄公。曹刿问庄公:“凭什么来作战?”庄公说:“有吃有穿,不敢独自享受,必然分给别人。”曹刿回覆说:“小恩小惠不克周遍,公民不会遵守的。”庄公说:“祭奠用的牛羊财宝,不敢私自增加,祝史的祈祷必然反映真实情形。”曹刿回覆说:“一点诚意也不克代表一切,神明不会降福的。”庄公说:“大巨细小的案件,固然不克完全探明秘闻,但必定合情合理去办。”曹刿回覆说:“这是为公民全力的一种示意,凭这个能够打一下。打起来,请让我跟着去。”庄公和曹刿同乘一辆兵车,与齐军在长勺睁开斗争,庄公预备伐鼓。曹刿说:“还不成。”齐国人打了三通鼓。曹刿说:“能够了。”齐军大北,庄公预备追上去。曹刿说:“还不成。”下车,细看齐军的车辙,然后登上车前横木了望,说:“行了。”就追击齐军。战胜今后,庄公问曹刿取胜的原因。曹刿回覆说:“作战全凭勇气。第一通鼓振奋勇气,第二通鼓勇气就少了一些,第三通鼓勇气就没有了。他们的勇气没有了,而我们的勇气方才振奋,所以战胜了他们。大国的情形难于捉摸,还生怕有潜伏。我细看他们的车辙已经乱了,了望他们的旗子已经倒下,所以才追逐他们。”

夏日,六月,齐国和宋国的戎行驻扎在郎地。令郎偃说:“宋军的军容不整洁,能够打败他。宋军败了,齐军必然回国。请您冲击宋军。”庄公分歧意。令郎偃从雩门擅自出击,把马蒙上山君皮先攻宋军,庄公领兵跟着进击,在乘丘把宋军打得大北。齐军也就回国了。蔡哀侯在陈国授室,息侯也在陈国授室。息妫出嫁时路过蔡国。蔡侯说:“她是我老婆的姊妹。”留下来晤面,不很礼貌。息侯听到这件事,发怒,派人对楚文王说:“请您假装攻击我国,我向蔡国求援,您就能够攻打它。”楚文王赞成。

秋季九月,楚国在莘地击败蔡军,俘虏了蔡侯献舞回国。齐侯逃亡在外的时候,经由谭国,谭国人对他很不礼貌。比及他回国,诸侯都去祝贺,谭国又没有人去。

冬季,齐军就消亡了谭国,这是因为谭国没有礼貌。谭子逃亡到莒国,这是因为两国联盟的原因。

注释

1.间:(jiān尖)《论语·泰伯》:“禹,吾无间然矣。”《墨子经》:“有閒中也。”《庄子·摄生主》:“彼节者有间。”《孟子·离娄上》:“人不足以适也,政不足以间也。”《史记·管晏传》:“从门閒而窥其夫。”《说文》:“閒,隙也。从門,中见月。会意。”这里用为间隙之意。间然:找空子,找缺陷。这里用为指摘、抉剔之意。

2.孚:(fū夫)《书·汤诰》:“上天孚佑下民,罪人黜伏。”《书·吕刑》:“五辞简孚,正于五刑。”《左传·庄公十年》:“小信未孚,神弗福也。”这里用为为人所信服、使信任之意。

3.靡:(mi迷)古同“糜”,狼藉。《墨子·亲士第一》:“有五刀,此其错,错者必先靡。”《晏子春秋卷二·内篇谏下第二》:“太上靡散我,若之何!”《左传·庄公十年》:“望其旗靡。”《庄子·胠箧》:“子胥靡。”《荀子·简略》:“利夫秋豪害靡国度。”《史记·廉颇蔺相如传记》:“摆布皆靡。”

4.次:(cì刺)《易·夬·九四》:“臀无肤,其行次且;牵羊悔亡,闻言不信。”《易·姤·九三》:“臀无肤,其行次且;厉,无大咎。”《书·泰誓中》:“惟戊午,王次于河朔。”《左传·僖公十九年》:“夏宋公使邾文公用鄫子于次睢之社。”孔颖达疏:“次,谓水旁也。”《论语·述而》:“多见而识之;知之次也。”《广雅·释诂三》:“次,近也。”这里用为接近之意。

5.皋:(gāo高)虎皮。皋比。前人坐皋比讲学。后因以指讲席。《左传·庄公十年》:“令郎偃……自雩门窃出,蒙虎皮而先犯之。”明刘基《卖柑者言》:“今夫佩虎符坐虎皮者洸洸乎干城之具也,果能授孙、吴之略耶?”清龚自珍《哭郑八丈》诗自注:“余两幼儿曰橙曰陶,丈为发蒙,设虎皮焉。”

6.归:(guī龟)《诗·周南·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诗·邶风·式微》:“式微式微!胡不归?”《诗·齐风·南山》:“鲁道有荡,齐子由归。”《诗·豳风·东山》:“之子于归,皇驳其马。”《晏子春秋卷六·内篇杂下》:“赏之以三归,泽及子孙。”《论语·八佾》:“管氏有三归,官事不摄,焉得俭?”《礼记·礼运》:“女有归。”《公羊传·隐公二年》:“妇人谓嫁曰归。”《说文》:“归,女嫁也。”这里用为女子出嫁之意。

7.宾:(bīn彬)接引客人。用宾客的礼仪相待。《书·尧典》:“寅宾出日。”《书·洪范》:“六曰司寇,七曰宾。”《诗·小雅·鹿鸣》:“我有嘉宾,鼓瑟吹笙。”《管子·宙合》:“王施而无私,则国内宾客矣。”《管子·形势》:“蜚蓬之问,不在所宾。”《左传·僖公三十三年》:“相待如宾。”《礼记·乡喝酒义》:“宾者,接人以义者也。”《仪礼·乡饮礼》:“谋宾介。”《荀子·礼论》:“宾出,主人拜送。”《玉篇·贝部》:“宾,客也。”这里用为礼敬之意。

8.谭:(tán坛)古代诸侯国名。在今山东省济南市东龙山镇四周。公元前684年为齐所灭。《左传·庄公十年》:“齐侯之出也,过谭。谭不礼焉。”

9.蔇:(jì既)古地名。《左传·庄公九年》:“公及齐医生盟于蔇,齐无君也。”

10.路:(lù陆)通“辂”。《诗·小雅·采芑》:“四骐翼翼,路车有奭。”《诗·大雅·崧高》:“王遣申伯,路车乘马。”《诗·大雅·韩奕》:“乘马路车。笾豆有且。”《管子·小匡》:“登受赏服、亨衢、龙旗九游,渠门赤旗。”《左传·宣公十二年》:“筚路蓝缕,以启山林。”《荀子·正论》:“乘亨衢趋越席以养安。”《韩非子·十过》:“殷人受之,作为亨衢,而建九旒。”这里用为大车之意。

11.传:(zhuàn转)《左传·成公五年》:“晋侯以传召伯宗。”《韩非子·外储说右上》:“周公旦从鲁闻之,着急传而问之。”《韩非子·爱臣》:“非传非遽,载奇皮革,罪死不赦。”这里用为驿站所备的车之意。

12.讨:(tǎo陶)《书·皋陶谟》:“天讨有罪,五刑五用哉!政事懋哉懋哉!”《左传·宣公十二年》:“其君无日不讨国人而训之。”《左传·襄公五年》:“楚人讨陈叛。”《左传·隐公九年》:“郑伯为王左卿士,以王命讨之。”《论语·宪问》:“陈恒弑其君,请讨之。”《说文》:“讨,治也。”诸葛亮《出师表》:“托臣以讨贼。”《玉篇》:“讨,诛也。”这里用为声讨、伐罪、诛戮之意。

13.税:(shuì睡)通“脱”。《管子·小匡》:“税衣就功,别苗莠,列疏速。”《左传·成公九年》:“郑人所献楚囚也,使税之。”《孟子·告子下》:“不税冕而行。”《墨子·三辩》:“此譬之犹马驾而不税,弓张而不弛。”《韩非子·十过》:“税车而放马,设舍以宿。”《吕氏春秋·慎大》:“乃税马于华山,说收于桃林。”《史记·李斯传记》:“吾未知所税驾也。”这里用为“脱”,也有解脱之意。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