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这场追歼战名垂军史:敌人最能跑的一个团也成了俘虏!

2020-01-16 09:36:39阅读:141评论:

1949年九、十月间,桂系军阀“小诸葛”的四个主力师被解放军全歼后,立刻收拢他在湖南疆场上的残部,窜回广西老巢,妄想着美方的施舍会给他带来什么事业。然则这好梦很快就破灭了。

就在潇潇秋雨的季候,解放军各路大军从四面八方追击到广西,打响了一场名垂军史的追歼战。

担负追击义务的45军指战员从湖南祁阳出发,日夜兼程,很快进入了越城岭山区。兵士们背着全副武装的装备和五六天的粮食,不分日夜,忍耐着雨淋、风吹、饥饿、委靡,行进在群山叠岭中。

“山虽高,路虽窄,挡不住我们的铁脚板!”路旁精明的鼓舞口号完全道出了兵士们的心声。途中传来兄弟军队解放桂林的新闻,兵士们欢呼着:“快走吧,从侧面插曩昔!否则连一根俘虏毛也抓不到了!”

行进中,很多人的腿脚全走肿了,但都咬着牙吃力撑着,谁也不肯意落伍。

上士尊贵成匡助伙食员背大锅,还一连18天为人人烧水做饭,是以熬坏了右眼。

6连指导员李占国脚肿得穿不进鞋,就把鞋帮剪开四个口儿穿上,就如许还匡助兵士背器材。

指战员们心里似乎都有一个设法:此次追击仇敌的斗争不列入。今后或者就没有机会了。

11月29日上午,追击军队的先头军队进至象县罗秀镇东面,发现由桂北南逃的仇敌正在镇东南方渡河。经认识,是敌50军329师与桂北总队第4团的军队。

走在最前头的我军2营,立刻动员冲击将逃敌切成两段,一举覆灭323师956团和桂北总队第4团。

一场苦战刚竣事,罗秀镇东北方枪声又起。走在后背的团直属队发现山上有仇敌,协理员张文英立刻鸠合20多个有枪的勤杂人员,分成六组迂回到山的四周,向山上一齐开仗。

躲在山上的敌工兵8团和工兵巧团的仇敌,一听枪声,惊魂丧胆,立时向我屈膝,于是又有500多俘虏被带进了罗秀镇。逃敌拼命南窜,军队奋力猛追。各军队天天都能毁灭一部门仇敌。

12月3日,某团在贵县三里圩的河边追上了拼命南逃的敌174师师部今后,立刻睁开了一场激烈的斗争。先头军队首先在河边俘虏了来不及渡河的敌军一个炮兵连。

这时候,只见敌教师正在河对岸命令所有已经渡河的敌军当场做工事,预备顽抗,而他本身却带着300多人向西边的一座大山上跑去。

我军4连在炮火的保护下,以极敏捷的动作,涉过水深过腹的河流。

9班长宋树德勇猛当先,进步中左臂被打伤,就举着手榴弹向前冲。4连直插到大山东边的小山上,当即以一排25发迫击炮弹把敌教师率领的逃敌截住,迫使仇敌躲进两山之间的谷底。

这时候,6连也渡河从左翼插上,冒着仇敌凶猛的机枪扫射,直冲山顶,和4连一路悉数俘获了这批逃敌。

在隆隆的炮声和慎密的枪声中,全团都投入了斗争,各班各组主动分隔插入敌群,人自为战,使1000多仇敌终因走投无路而缴械屈膝。

三里圩斗争竣事的当天夜里,英雄们又踏着昏黄的月色持续进步了。伺探排从俘虏的口中得知,敌520团正在云表圩街的广场等处宿营.团长当即命令:1连从西南迂回,3连从东南迁回,2、8连由正面直插。

当各连将酣睡中的仇敌团团包抄时,几十颗手榴弹一齐抛向广场,爆炸声惊醒了正在睡梦中的仇敌,广场上的稻草也烧着了,于是火光冲天,枪声四起,慌乱的仇敌仓皇应战。

勇士们乘机冲击,连勤杂人员也到场了这场颇有意思的斗争。军器员陈元和、伙食员林成全两人徒手抢过仇敌的机枪步枪,卫生员刘尚玉用菜盘打昏仇敌的弓手,夺下机枪。

敌军团部也被我军包抄,一阵机枪小炮打得敌团长和老-婆乖乖地举手走了出来。如许,这个自认为敌174师最能跑的一个团,也终于跑进了俘虏的部队。

12月4日午后,某团1营追击到离横县东北10里的江面上,碰到了敌舰艇“新安号”和“天明号”正向南方驶进。舰艇上载着敌46军后勤机关和15重炮团运输连。

舰上的仇敌见我军将士猛追不舍,便向岸上的我军开仗,全营的轻重火器立刻一齐射向敌舰,隆隆之声震撼了江湾。

浓烈的烟雾中,“新安号”首先逐渐下沉,“天明号”识趣不妙,正想掉头向东逃跑,一颗六〇炮弹正好落进烟囱里,“天明号”冒出一股浓烟后徐徐移向南岸。

兵士们撑着木排渡过南岸,从将要沉没的敌舰上救出了40多个落汤鸡似的仇敌。被救的仇敌痛恨地说:“我们受骗了,早知道解放军这么仁义,又何须逃跑呢!”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