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项羽手下的第一谋士,司马迁称他“好奇计”,命运却是悲剧

2020-01-16 06:34:16阅读:52评论:

纵览秦汉汗青名人,范增是个典型的悲剧人物。刘邦对照张良、萧何和韩信,曾说“此三者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世界也。项羽有一范增而不克用,此其所认为我擒也”。有范增而不消,既铸就项羽的哀思,也给范增留下太多的遗憾与怨恨,让人发生深切的同情和可惜。

云龙山以北的土山,长久以来被称作范增墓,也就是古文献里记载的“亚父冢”。从古到今,这里依靠了人们无限的哀思。范增在楚军深受爱戴,他悲愤至死,将士取土为他筑墓,堆成一座山。《魏书·地形志》、《水经注》都有亚父冢掬土成山的记载。掬,是用两手捧的意思。民间传说,土山东边的沙家汪原名卸甲汪,那是昔时楚军将士用手捧土、脱下战袍铠甲兜土运输,遂成凹地水汪的。前人前去土山凭吊,还题刻碑石“楚亚父范增墓”。尽管世人感念万千,而含恨鬼门关的范增却未得安谧,元代时他的墓葬遭遇盗窃。据元朝官员宋本《初盗发亚父冢》记载:处心积虑的贾胡,在土山“筑室潜谋二十年,一朝凿井穿其垄”,深挖四十余尺,从“首踵无缺”的尸骨旁边盗走宝剑等物,终被缉拿归案。文中描述盗墓的景遇,并赞誉责罚盗墓贼的陈太守。作者宋本,是翰林修撰、集贤学士,又任监察御使,他的记述应该是可托的。《徐州府志》和一些古诗文也有此案的记述。劫案惊动一时,文人诗人纷纷题吟,更为范增遗恨再添新怨。

可是,古来的共识摇动了。考古挖掘,出土文物见证,这座土山分明就是东汉某代彭城王的陵墓,却是未见亚父冢蛛丝马迹。科学是无情的,古文记述、民间传说一概不足为据,千古定论的范增墓之说,已被考古的新功效彻底否认。土山的东汉彭城王墓已成为徐州博物馆的构成部门,个中的一号墓于1970年挖掘为彭城王王后的陵墓,墓中出土的银缕玉衣,是我国最早发现的一件银缕玉衣,曾作为“中国出土文物展”的首要展品到很多国度展览,颇有影响。和银缕玉衣一同出土的文物还有近百件至宝。二号墓在土山的中心位置为彭城王墓,今朝即待清剃头掘,必将又有一批文物至宝出土,墓室也将开放迎宾,供人参观寻访东华文化遗存。真像已白,土山是在范增身后数百年的东汉时期形成,它与范增毫无关系,所以不再是惦念或凭吊范增的行止。范增亡灵在哪安眠?他的悲剧岂不又增遗憾?

汗青的悲剧震撼心灵,不免让人不由地为之衬着,添加太多的不实之词,甚至于耳食之言,以假乱真。但剥离虚幻,浮现原委老是有益无害的。名人也是常人,帝王与大臣的处世之道与公民亦然。剖析悲剧的成因,探究“有一范增而不克用”的必然性,不必怨天尤人,也不应全都归罪于项羽,那是人际双方互相感化的究竟,个中也有范增本人的失误和过错。

范增投靠项羽的叔父项梁起兵反秦,他智高多谋,颇得项氏叔侄赏识。项梁阵亡,他成为项羽的首要谋士。范增赤胆忠心,竭尽全力出谋献策。项羽受楚怀王之命随宋义北进救赵。在范增协助下,项羽杀死耽搁战机的宋义争取批示权,做了大将军,进兵巨鹿。时年二十多岁的项羽,尊称年过七旬的范增为“亚父”。对于这位古稀白叟来说,高官厚禄、至宝美男已无几多意义。真情可贵,他所以辅佐项羽是敬服故人,因视其叔父项梁如弟兄,而俨然项羽父辈。恰是这种关系,范增在项羽眼前无所忌惮,无不敢言,甚至不原谅面,往往就像老子训斥儿子似的严峻。久而久之,刚愎自用的项羽怎能不发生逆反心理?

年青年头气盛的项羽在范增协助之下打了几回胜仗,八千后辈兵扩大成数万人马,巨鹿之战一举毁灭秦军主力,他便感觉羽翼丰满了。长大的雏鹰急于遨游漫空,总想解脱母鹰的怀抱,日渐成熟的主帅,也就厌恶了亚父的絮聒。更不写意的,是他那倚老卖老、居高临下的架式。触犯的情绪阻碍了项羽对定见的理智采纳。楚军攻入关中,范增建议以绝对优势乘隙覆灭刘邦,被项羽拒绝。鸿门宴上,又暗示项羽除掉刘邦,项羽犹疑不决,他就让项庄舞剑,寻机刺杀刘邦,却因项伯的干扰而使刘邦逃脱。暗算的阴谋未遂,范增勃然盛怒,拔剑劈碎刘邦赠给他的一双玉斗,愤斥项羽:“唉!竖子不足与谋。夺项王世界者,必沛公也。”情绪裂痕日渐深化,当刘邦被困荥阳,项羽胜利在望之时,竟中了刘邦手下陈平的离间之计,项羽猜忌范增和汉方私下勾通,就褫夺了他的权力。范增不设法废除猜忌,化解矛盾,反而意气用事,一怒之下去官而去,他说:“世界事大定矣,君王自为之,愿赐骸骨归卒饵。”项羽毫无属意,范增决然离去,背疽发生死在奔往彭城的路上。所谓“疽”,实际为怫郁淤积心力交瘁致病,也算是范增心地窄小、不善调整心态的恶果。而项羽失去范增的辅佐,最终兵败自刎。

司马迁赞美范增“好奇计”。他擅长为主帅出谋献策,却因本身工资的障碍,致使计策落空。常言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悲哉!范增,如斯命运怨得了谁?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