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宋代的花鸟画有何特点?透过宋朝理学的发展进程,看宋徽宗花鸟画

2020-01-16 03:36:26阅读:202评论:

宋徽宗虽是一代帝王,然文采风流,在艺术上拥有着不凡成就。他自幼便喜爱文字丹青,艺术涵养极高,《画继》记载:“徽宗皇帝天纵将圣,艺极于神”。章惇评价他:“端王轻佻,弗成君世界。”。脱脱言:“宋徽宗诸事皆能,独不克为君耳!”。

宋徽宗虽称不上一个好皇帝,然则他的画作却极具水平宁价格。他的花鸟画形象真实生动,文字工整纤巧,色彩雄厚艳丽,而从他的签名花押“世界一人”,能够看出年青年头帝王的迟疑满志。

千百年来,从远古流穿下来的每幅画作,都带着其时的时代烙印。宋徽宗时期,理学起头兴盛,受“格物致知”和“气质之性”等理学思惟的影响,宋徽宗的花鸟画极具特点。他的作品讲究形神并举,力求从形似再达到神似。今日我们就看一看宋徽宗时期的理学究竟是什么,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又是若何影响了一代帝王的传世画作。

宋朝理学的形成与成长

一、理学是如何在宋朝形成的

经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儒学此后成为历个朝代的主流思惟,成长至宋朝时期,已被称为理学。宋儒认为“理”为世界的本源,所以将之定名为理学。此时的理学在继续了儒学的同时,还容纳了道家和释教的思惟,比之过往的儒学,要更为细腻、深刻,也更为普遍。

周敦颐是宋代理学的开山祖师,就是他在儒学中庸思惟的根蒂上,融合了道家的无为思惟,他提出的很多概念,组成了理学领域系统中的主要内容,奠基了理学框架的根蒂。宋朝理学的发生原因,包罗儒家自己关于宇宙论、本体论、心性论的不完美,也有释教、道教对儒学的冲击等诸多复杂的原因,这里不做具体阐述。

二、理学的成长过程

“理学三师长”石介、胡瑗、孙复,被誉为理学前驱,他们在宋初所首倡的“明体达用”等观点,为理学揭开了序幕。理学的开创者为“北宋五子”,除开山祖师周敦颐外,还有邵雍、张载、程颢和程颐。他们都是北宋时期有名的理学家,周孰颐提出的“无极而太极”、张载提出的“六合之性”和“气质之性”对立的命题,商量了宇宙的组成,还有他们提出的其他观点,配合组成了理学的框架、奠基了理学的根蒂。

在他们之后,南宋学者朱熹与陆九渊,对理学的进一步成长做出了伟大进献。尤其是朱熹,他是理学的集大成者,终其平生都在对理学的所有根基领域和概念进行具体论证和施展,他在理学史上的地位也是无人能及。

理学的内容及影响

一、二程理学

宋徽宗时期,二程理学在社会上施展着伟大影响,上承“孔孟”之道统,下启朱熹、王阳明等人之理学,他们的首要概念包罗“天理”、“气质之性”、“格物致知”。

1、“天理”二字可追溯到先秦时期,荀子有言“不逆天理,不逆物情”;

意思就是说要不违反天然纪律,不危险人的脾气。而到了北宋,程颢提出“天者理也”,他认为理是宇宙本源,认为人与万物本为一体,都是因为得了一缕六合之气而存在于这个世间,同时他还认为天理高于万物,是宇宙的最高主宰。二程言:“天理云者,这一个事理,更有甚穷已?不为尧存,不为桀亡。人得知者,故大行不加,穷居不损。”,可见二程认为世间无高于天理者。

2、“六合之性”是指“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等等封建伦理纲常;

理学家认为这些都是六合定下来的,乃太虚个性。而“气质之性”就是关于人的伶俐或痴顽、性急或性缓等等,他们认为人类能够经由遵守教化、起劲进修而改变这些气质。《正蒙·诚明》篇:“形尔后有气质之性,善反之则六合之性存焉。”张载认为六合之性没有错,而气质之性有善有恶。

3、“格物致知”出自《礼记·大学》:“致知在格物,物格尔后知至。”

《现代汉语辞书》2012年刊行的第六版注释其意为推究事物的道理,从而获得常识。格物致知是儒学的一个概念,它的正确意义现在已无从查证,是学者研究儒家思惟的一个难解之迷。格物致知观点包含量力而行精神。程颐言“格犹穷也﹐物犹理也﹐犹曰穷其理罢了也。穷其理然后足乃至之,不穷则不克致也。”,意思就是说要真的认识一个事物,就要将它视察透辟。

理学的影响

1、消极影响:

禁锢了人们的思惟,“三纲五常”“重男轻女”等封建思惟,协助了封建朝廷对人民进行的榨取,造成了千万万万家庭的不幸,它们按捺了人们的正常欲望,是封建统治者禁锢人们思惟、维护自身统治的对象,理学倍受统治者青睐,千百年常居统治地位,有力的巩固了封建统治,影响深远。

2、积极影响:

强调自我约束,留意气节和人品,注重养成公众的社会责任感,对中华民族人民性格的养成起到了积极感化,也在必然水平上不乱了社会秩序。理学家们商量的一些问题,也促进了哲学的成长,在哲学史上意义不凡。

宋微宗花鸟画与理学

一、适意向写实的改变

中国古代画作素来讲究“天人合一”,文人们往往仅用数笔就描画出各类情景 ,他们借物喻人、寄情于物,留意神似而非形似。然则到了宋朝,在理学思惟的影响下这种情形起头改变。理学所宣传的万物是六合的主宰,致使人们起头存眷世间万物,下笔也起头留意形似。

“有气韵而无形似,则质胜于文;有形似而无气韵,则脆而不坚”,宋徽宗崇尚形神并举,他的每幅画作都维妙维肖,细节也勾勒的很好,《画鉴》云:“徽宗性嗜画,做花鸟、山石、人物,入妙品,做墨花,墨石,间有入神品者。历代帝王画者,致徽宗可谓尽意。”他的花鸟画极受各界承认。

二、“气质之性”的思惟施展

“定数之性”与“气质之性”的概念,在一定“先天”的同时,也强调了后天的起劲。宋徽宗在艺术上的成就既离不开他过人的先天,也靠他自身的起劲。

在他撒布下来的为数不多的画作中,有一篇名为《捣练图》的摹仿作品,图上的侍女唯妙唯俏,神采奕奕,这也是唐朝可贵的一副写实画作。那么宋徽宗摹仿它的原因就可想而知,是为了提高自身的技能,是在进修。这就施展了理学的思惟观点,即靠后天的进修来改变自身原本的“气质”。宋徽宗承认理学的观点,并赋之以实际动作。

三、宋徽宗的“格物致知”精神

只有具体的视察,才能正确的认识。宋徽宗就是一个十分贯彻“格物致知”的人物。首先从他撒布下来的画作的数量上来看,他那么喜爱绘画,为什么画作数量仅二十余件?

我想就是因为视察需要大量的时间,不敷认识、熟悉就不下笔所致。《画继》上记载过一则小故事,宋徽宗让画师们在墙壁上绘画,他却只对个中一个作品赞叹连连,原因竟然是因为这副画的作者十分熟悉月季花在分歧时分的分歧转变,宋徽宗说他画的恰是春天正午时开放的月季。

可见宋微宗视察事物之仔细。纵观他笔下的画作,个中的花、鸟在细节的勾勒上很是逼真,它们的颜色也是由徽宗细心描画。由此也可见宋徽宗的“格物致知”精神。

总结

理学鼓起于宋朝,其商量的内容普遍,在它的成长过程中,接收了道学和释教的思惟,它的理论普遍而仔细,在哲学史上也是意义不凡。它是儒学的成长,标记着儒学进入了一个新的答复阶段,持续时间长久,影响深远。在宋徽宗时期,正值二程理学兴盛,人们遵守着理学所崇尚的社会伦理纲常,同时理学也深刻影响了人们的价格观点。

这种影响在其时的文学作品中就有施展,宋徽宗花鸟画艺术价格很高,且极具特点,它的写实气势代表着理学对宋徽宗的影响,更进一步的代表着理学对其时文学的影响。

理学所说的“天理”观点,让人们从只存眷自身转为存眷万物,使适合代画者笔下的事物起头留意形似,描画其本真形态。理学的格物致知思惟让宋徽宗仔细视察事物、郑重下笔,画作上描画出的花鸟细节皆维妙维肖。而“气质之性”使得宋徽宗留意进修,他收藏历代名画,以陶冶自身的艺术教养,他摹仿他人作品以提高自身水平。宋徽宗花鸟画气势的形成,离不开理学对其的影响。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