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志愿军传奇一兵:以惊人毅力立下特等功,战斗中发生一件奇事

2020-01-15 09:24:42阅读:187评论:

1953年6月14日,自愿军第六十军一八〇师五三九团向驻守在北汉江以东949.2主峰高地的仇敌提议了攻击。在此次斗争中,一位兵士在双眼先后失明的情形下,以惊人的毅力一连破坏仇敌火力点,立下了特等功。斗争中,在他身上还发生了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奇事,这使得他成为一名布满传奇色彩的自愿军兵士。

斗争正式打响后,一营连续三班突击组跟着我军炮火的弹幕进步。

当兵士们冲到949.2高地仇敌阵地前沿时,倏忽赶上了一个新生了的火力点。一挺重机枪迎面扫来,小组长陈立国负伤了,兵士张大利抱着火药向火力点扑去,不幸在半路上被打垮了。

如今,整个突击组只剩下副班长彭换新一小我了。仇敌的重机枪却仍在疯狂地呐喊着,压得彭换新的确抬不起头来。

可是彭换新知道,在这里一秒钟也不克迟误!因为在他背后就是八连的战友们,他们在等着突击组为他们扫清冲击道路。

彭换新掉臂仇敌的射击,敏捷爬到张大利身边,从他怀里把火药拿过来,之后,就趴在地上视察接近仇敌的道路。

前面一片黑,只有一个黄色的小火苗在阴郁中闪跳着。那就是仇敌的火力点。彭换新正愁着看不清接近它的道路,天空里却倏忽挂起了一个照明弹,照得地面一片银光。

这可好了,彭换新什么都看清楚了。在照明弹熄灭的间隙里,彭换新疾速地接近了火力点。仇敌的重机枪还在不知死活地叫着呢!

“你歇息歇息吧!”彭换新拉了火,狠狠地把火药投了进去,本身翻身闪在了一边。

一秒、两秒……五秒钟曩昔了,怎么还没有炸?岂非引线断了吗?仇敌重机枪的火舌还在那边满意地跳着、叫着。

“再给你来一个!”彭换新立即向前跨了几步,预备扔出另一个火药包。

突然,面前白光一闪,一声惊天动地的轰响,似乎有人在他的右眼上猛击了一下,又像被一阵暴风压服,一切都来不及辨明,就昏昏沉沉地倒了下来。

一股热辣辣的、刺心的痛苦,使彭换新的脑袋昏胀起来。他忍住痛苦,一手捂住右眼,死力张开左眼向地堡看去:烟雾中地堡被炸去半边,黄色的火舌没了,机枪声住手了。

彭换新愉快得举起双手,高声喊着:“冲啊!同志们!冲啊!”八连将士疾速地向上面拥来,杀声震动了六合。

这时,彭换新才注重到本身的手里沾满了热乎乎的血,他的右眼已经失清楚,于是他用左眼看路,持续搜刮隐蔽的仇敌。

就仰仗着这一只眼睛,彭换新打垮了一个正在射击的仇敌,俘虏了向他举手屈膝的两个仇敌。接着,彭换新和战友们又覆灭了一个掩体,并抓了五个俘虏。

当仇敌炮火疯狂地轰击过来时,已经晚了,自愿军将士们早已向第二线成长了。

“彭换新呢?”排长在召唤。

彭换新马上答道:“我在!排长,又碰着了什么地堡吗?”

不虞排长却说:“你带着俘虏下去吧!我们还要进步!”

“让我下去?”彭换新诧异地说,“排长!前面或者还有要爆破的处所呢!”

“让其他同志干吧!你看你的眼睛……”

彭换新把捂在眼上的右手连忙拿下来,装作没事似地一摆手: “这不是很好吗?我还能斗争!”

排长经不起彭换新再三要求,终于准许了他。

仇敌的夜航机在天上哼哼着,照明弹一颗颗地扔下来,挂在半空中,发出严寒的白光。

自愿军兵士们正在进步,突然由前面射来一排枪弹。彭换新急遽隐蔽,影影绰绰地看到排长慢慢地倒了下去。

彭换新急得瞪大了眼睛,眼睛里的血顺着手指缝流了出来。他恼怒地向前搜寻着,没有地堡的影子,也没有火舌,前面是漆黑一片。

“是我的眼睛欠好使?”彭换新使劲揉了揉左眼,似乎在半山上有一个黑洞,他向旁边的兵士一问,本来这是一个坑道口,枪弹就是从这里打出来的。

“封闭住,同志!一个也别让他跑掉!”彭换新说罢,就带着兵士何立兴从侧面去爆破,只用了一包火药,坑道便彻底垮了。

然则,爆炸时崩起的尘烟土块,却灌满了彭换新的双眼。右眼疼,左眼也疼,首要的是模模橄糊地看不见了。

“这一只眼也要坏吗?我要失去两只眼睛了?”彭换新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急出了全身大汗。

贰心想:看不见世界,看不见人,是何等疼痛啊!并且我还没完成义务,斗争也没竣事。几多同志在斗争中献出了生命,他们并没有透露一点疼痛啊!

想到这里,彭换新拿定主意:“我不克说疼痛!我不克吭声!”

这时,战友们敷陈他一个好新闻,适才炸垮的坑道里掏出十多个死家伙,还俘虏了三十多个。

彭换新强忍着难忍的痛苦,拉着兵士张明辉的衣角,跟着往前成长,一会儿碰上石头,一会儿又踏在仇敌尸体上,不知摔了几多跤。

随后,军队又击毁了三个地堡,只听得满山都是自愿军将士胜利的欢呼声。彭换新心里乐开了花,向着人声最热闹的处所扭过甚去。

咦!模恍惚糊的,那是什么?

彭换新突然诧异地发现,本身的眼睛里似乎显现了一个亮光,像一个艳丽的小彩灯。他立即用手捂住左眼,倒是黑乎乎的一片。他感觉很新鲜:怎么,我的左眼又能够看器材了吗?这可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他试探着问身旁的张明辉:“那是不是旌旗弹?”

“是啊,占领949.2高地了!”紧接着,张明辉又迷惑不解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你的眼睛不是……

“我看见了!我真的看见了!”彭换新兴奋地回覆。

“太好了!双眼失明又再次看见器材,这真是一件奇事!”张明辉愉快地说。

此战竣事后,自愿军领-导机-关给以毅力惊人一连霸占敌堡的彭换新荣记特等功,并授予他“二级斗争英雄”庆幸称号。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