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死后四十三年,杜甫终于返程归乡

2019-12-16 12:21:13阅读:168评论:

元和八年(公元813年)的时候,杜嗣业四处求亲告友,终于筹集齐了所需的经费,他要完成人生中的一件大事:将祖父遗骸送回家乡。

杜嗣业的祖父杜甫,大历五年(公元770年)卒于湘江渔船之上,之后曾暂厝于岳州:

“嗣子曰宗武,病不克葬,殁,命其子嗣业。嗣业贫,无以给丧,整顿乞匄,焦劳日夜,去子美殁后余四十年,然后卒祖先之志,亦足犯难矣。”

杜甫的次子宗武生前无力迁葬父亲,将这副担子交给了儿子嗣业。

从岁数推算,杜嗣业此时在二三十岁,一位没有官身的年青年头人,四处“整顿乞匄,焦劳日夜”,乞助于亲朋,为的就是归葬从未见过的祖父,实属可贵的孝行。

他得花上几年时间来做预备工作,抗尘走俗不说,多半还会欠下一大笔债务,值得吗?搁在唐代,这不是个能够参议、能够用价钱或许价格来判断的问题。

每一个时代,都有属于谁人时代的理所当然。

四十三年后,杜甫能够回家了。

尽管文献没有具体记载,我们仍可凭据唐代习惯,揣摩杜嗣业此行的大体情形。他将祖父杜甫与祖母杨氏的骨殖从坟茔中检拾出来,装入棺木中,从借居的岳州上船,出洞庭,逆荆江而上,至江陵后折向北行,历襄州、邓州,最后抵达偃师首阳山下的家乡坟茔,全程一千多里。

杜甫写过“即从巫峡穿巴峡,便下襄阳向洛阳”,他生前只走完了前半截,后背这半截路,是杜嗣业陪他走的。

叶落归根,狐死首丘,送过世的家人尸体送回家乡埋葬,是人人都应遵循的孝举,若是遗孀、孝子能力不敷,还需依靠亲朋互助。唐代公私文献中不乏这类孝行、义行的记载。护送灵柩返乡比一样的行旅更花消时间,参考唐代墓志中的记录,自湖南到洛阳,少则三个来月,多则半年甚至一年,可想而知旅程有何等艰难。

古时出行受天色、交通状况影响很大。从岳州至江陵这一段,春夏之际多汛水,波澜尤其凶险,若是到江陵之后改行陆路,需要雇佣车马,天天能走几十里已经算快的了。其时除非皇帝特旨,一样人基本享受不到驿传归葬的优待,杜嗣业没有官身,也没有钱,只能一步一步走过千里泥途。

途中所花消的财物不是个小数目,舟船车马,饮食住宿,甚至过渡口、上山岭,雇佣短工搬运,无处不要用钱。杜嗣业行经江陵(此外一条路是顺长江而下,至鄂州后绕行汉水北上),也是考虑到这里素交较多,兴许有人帮助一二。

还有一笔弗成节约的费用,是请人书写墓志铭。唐人习习用几十厘米见方的青石板刻写墓志,具体规格视主人家的需乞降财力而定,撰文者最好是文学名家,以此陪衬亡者身份,若有前提,还得另请书法高手书写一遍,再由手艺高明的匠人刻石,好些有名的书法作品就是如许降生的。

所谓墓志铭,铭文相对较短,序文反而是主体,平日会从志主祖上说起,假如先世不显,撰写者自有法子巧为掩盖,而志主的生平履历、卒年享寿、家庭成员更是交卸的重点。邀请人撰写如许一篇文字,所费必定不赀,不乏有人将此作为生财之道。

杜嗣业运气不错,他在江陵赶上了一位名气很大的诗人,元稹。

元和五年,元稹因为冒犯当权的太监,从监察御史贬官江陵士曹参军,他生平爱读杜诗,此外,两家前辈还有些不太深挚的友谊——元稹老婆的爷爷韦迢与杜甫曾互相唱和,杜甫的此外一位石友元持,论辈分算元稹的族叔。

元稹准许了杜嗣业的恳求,他为杜甫撰写的墓志不太相符固定花样,前半截几乎算是文学谈论,后背摘要介绍了杜甫生平,一共千余字。我们猜想元稹充公钱,或许只收取了为数不多的润笔费用。

恰是收录于元稹文集中这千余字,让我们知道了杜甫最后的归宿。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