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唐伯虎:我不是生来就风流,只是不愿用眼泪面对世界

2019-12-04 21:23:51阅读:180评论:

别人笑我太疯癫:

风流才子唐伯虎,说的是我。但也不满是我。

我是唐寅。

▲《唐伯虎点秋香》剧照。

1470年出生于姑苏府。

小时候,他们都说我是“别人家的孩子”。的确我也有值得骄傲的资源。16岁上高中姑苏府秀才第一名,19岁娶了美貌的老婆徐氏。29岁斩获应天府举人第一名(谢元)。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拿过第二。

但时年25的我却不知道,命运已经在默默发生改变。我的平生,注定是在一直“失去”。

▲《唐伯虎点秋香》剧照。

在我25岁那年,

我爹唐广德中风作古,母亲因为悲痛过度,也一同去了。

我妹妹在夫家病逝。

我老婆徐氏患产后热症,也去了。

我尚在襁褓中的孩子,出生才三天,也跟着我老婆一道去了。

▲唐寅 《西洲话旧图轴》

若是说“灾祸”是上天赐与的财富,那我宁肯“家徒四壁”。事实上,我也的确“家徒四壁”了,就连埋葬亲人的钱都凑不够数。在一年之中接踵失去近亲,生活的重担压得我喘不外气来,几欲轻生。我用铁钉插顶,未死。我用铁锤砸碎双丸,未死。

▲唐寅 《仕女》

或者是上天恻隐我,他给了我一位石友——祝允明。祝兄劝我说我命不应绝,我还有科举这一条路,而测验恰是我所擅长的。在他的耐烦启发下,我终于在29岁时,去应天府(南京)列入乡试,并获得了举人第一名(谢元)。

这时我在生活的前方看到了微光,并因为才调而在本地小有名气。我想老天毕竟是宠我的,于是我决意次年赴京赶考。

▲唐寅 《秋风纨扇图》

若是汗青能重来,我必然不会走那条路。

那天,我在路口碰到了一位热情的粉丝,他自报家门说来自于江阴,名叫徐经,职业为“富二代”。徐经有多富有呢?我举个例子,明代观光家徐霞客你们知道吧?没有工作却观光了一辈子。徐霞客,是徐经的曾孙。

当然彼时的我还很傻很无邪,一身贵气,出手阔绰的贵令郎邀我同业,我想多小我多个照应,便准许了。

谁知这徐经倒颇有自知之明,知道本身无才,故打通了主考官大学士程敏政,预先获得了考题。他把考题当做“模拟卷”来问了我,我当然感谢他一路的相伴与招待,细心给他讲解了那张“模拟卷”。

可谁知那徐经,陷我于水深火热之中。

▲唐寅 《红叶题诗仕女图》

刚开考我就感觉纰谬劲。还没等放榜,便有人诘扬主考官泄题,徐经买榜。而徐令郎的那篇文章,是我给预先写好的。其时纵有千张嘴亦讲不清,何况我只是个家徒四壁的穷书生。当下我、徐经、程敏政一同被下大牢受刑。皮肉之吃力我真的不怕,可是朝廷敷陈我,我一辈子都无法列入科举了。

是的。我被一生禁止再踏入科场,程敏政被除名,而徐泾因为用钱疏通了关系,被无罪释放。徐泾念旧情,替我也疏通了一下,我俩被贬至处所做小吏,不至于丢了人命。

▲唐寅《嫦娥执桂图》

这时我才知道,有钱人的生活叫生活,而穷汉,叫生存。

得知新闻的那一瞬间,只感觉黑夜覆盖了人世,也顺便抹掉了我最后一丝进展。

我大笑三声,离场而去。

我笑他人看不穿:

偏安一隅的小吏?我要的从来不是这个。

回到姑苏后,所有的念书人都在背后戳我的脊梁骨,就连我续弦娶的老婆何氏,也全日里跟我吵闹。为了那本就没几个的钱,我独一近亲的弟弟要来跟我分居。

分?分什么?是日地间,我已然一。无。所。有。

再无所谓失去什么了。要走的,那就都走吧。离婚、分居、失业。

念书人唐寅死了。活下来的,是风流才子唐伯虎。

▲《唐伯虎点秋香》剧照。

我给本身刻了一方大章:江南第一风流才子。

我建了桃花庵。

我逛园子。

我酗酒。

喝醉我就裸睡。

《明史》里如许评价我:以放诞不羁为世所指目。

▲唐寅 《行书书札》

如许的生活,直至我44岁那年。其时正德皇帝的叔叔,封地位于江西一带的宁王朱宸濠说久仰我的才能,许我以高官厚禄,邀我出山。

我去了,因为我知道我没有几个十年了,这是我最后的机会,施展理想的机会。

可没曾想去了江西之后,我才发现宁王因不满正德皇帝的昏庸,正经营着造反。这一会儿让我想起29岁时的泄题事件。我恨透了这群有后台的伪“念书人”。于是装疯卖傻,喝酒裸奔。宁王终于受不了我的放浪,放还我。

▲唐寅 《柴门掩雪图》

万事俱凋落。

自宁王府逃回来后,我的生命之剩下十年。在这最后的十年里,若是说对这世间我仍有执念,我想就只有画画了。我笔下缔造的青山绿水,亭台佳人,无论贫富贵贱,总能事事如意。

我靠卖画为生,同伙们也会偶然救济我。然而生活依旧愈发落魄。我不得不接管一贴题材的绘画。好比殷商建筑了新园林要庆贺,画。素昧生平的商人要祝寿,画。请了大夫付不起钱,画。J院需要一张用来招揽生意的春春图,画。

他们一边笑我疯癫,一边又说我画的一丝不苟,秀逸清俊。

▲唐寅 《松溪访隐图》

我悲痛,悲痛这世间无人能懂我。我骄傲,骄傲我不需要别人的懂得。

我就是我,唐寅。

*西奇妹以第一人称写唐寅,或者会有些娘,请见谅。

------------------------------------------------------

对于唐寅的平生,你怎么看呢?迎接留言给西奇妹,揭橥你的设法。

#本文由西奇博物馆原创发布。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唐寅 《西洲话旧图轴》

若是说“灾祸”是上天赐与的财富,那我宁肯“家徒四壁”。事实上,我也的确“家徒四壁”了,就连埋葬亲人的钱都凑不够数。在一年之中接踵失去近亲,生活的重担压得我喘不外气来,几欲轻生。我用铁钉插顶,未死。我用铁锤砸碎双丸,未死。

▲唐寅 《仕女》

或者是上天恻隐我,他给了我一位石友——祝允明。祝兄劝我说我命不应绝,我还有科举这一条路,而测验恰是我所擅长的。在他的耐烦启发下,我终于在29岁时,去应天府(南京)列入乡试,并获得了举人第一名(谢元)。

这时我在生活的前方看到了微光,并因为才调而在本地小有名气。我想老天毕竟是宠我的,于是我决意次年赴京赶考。

▲唐寅 《秋风纨扇图》

若是汗青能重来,我必然不会走那条路。

那天,我在路口碰到了一位热情的粉丝,他自报家门说来自于江阴,名叫徐经,职业为“富二代”。徐经有多富有呢?我举个例子,明代观光家徐霞客你们知道吧?没有工作却观光了一辈子。徐霞客,是徐经的曾孙。

当然彼时的我还很傻很无邪,一身贵气,出手阔绰的贵令郎邀我同业,我想多小我多个照应,便准许了。

谁知这徐经倒颇有自知之明,知道本身无才,故打通了主考官大学士程敏政,预先获得了考题。他把考题当做“模拟卷”来问了我,我当然感谢他一路的相伴与招待,细心给他讲解了那张“模拟卷”。

可谁知那徐经,陷我于水深火热之中。

▲唐寅 《红叶题诗仕女图》

刚开考我就感觉纰谬劲。还没等放榜,便有人诘扬主考官泄题,徐经买榜。而徐令郎的那篇文章,是我给预先写好的。其时纵有千张嘴亦讲不清,何况我只是个家徒四壁的穷书生。当下我、徐经、程敏政一同被下大牢受刑。皮肉之吃力我真的不怕,可是朝廷敷陈我,我一辈子都无法列入科举了。

是的。我被一生禁止再踏入科场,程敏政被除名,而徐泾因为用钱疏通了关系,被无罪释放。徐泾念旧情,替我也疏通了一下,我俩被贬至处所做小吏,不至于丢了人命。

▲唐寅《嫦娥执桂图》

这时我才知道,有钱人的生活叫生活,而穷汉,叫生存。

得知新闻的那一瞬间,只感觉黑夜覆盖了人世,也顺便抹掉了我最后一丝进展。

我大笑三声,离场而去。

我笑他人看不穿:

偏安一隅的小吏?我要的从来不是这个。

回到姑苏后,所有的念书人都在背后戳我的脊梁骨,就连我续弦娶的老婆何氏,也全日里跟我吵闹。为了那本就没几个的钱,我独一近亲的弟弟要来跟我分居。

分?分什么?是日地间,我已然一。无。所。有。

再无所谓失去什么了。要走的,那就都走吧。离婚、分居、失业。

念书人唐寅死了。活下来的,是风流才子唐伯虎。

▲《唐伯虎点秋香》剧照。

我给本身刻了一方大章:江南第一风流才子。

我建了桃花庵。

我逛园子。

我酗酒。

喝醉我就裸睡。

《明史》里如许评价我:以放诞不羁为世所指目。

▲唐寅 《行书书札》

如许的生活,直至我44岁那年。其时正德皇帝的叔叔,封地位于江西一带的宁王朱宸濠说久仰我的才能,许我以高官厚禄,邀我出山。

我去了,因为我知道我没有几个十年了,这是我最后的机会,施展理想的机会。

可没曾想去了江西之后,我才发现宁王因不满正德皇帝的昏庸,正经营着造反。这一会儿让我想起29岁时的泄题事件。我恨透了这群有后台的伪“念书人”。于是装疯卖傻,喝酒裸奔。宁王终于受不了我的放浪,放还我。

▲唐寅 《柴门掩雪图》

万事俱凋落。

自宁王府逃回来后,我的生命之剩下十年。在这最后的十年里,若是说对这世间我仍有执念,我想就只有画画了。我笔下缔造的青山绿水,亭台佳人,无论贫富贵贱,总能事事如意。

我靠卖画为生,同伙们也会偶然救济我。然而生活依旧愈发落魄。我不得不接管一贴题材的绘画。好比殷商建筑了新园林要庆贺,画。素昧生平的商人要祝寿,画。请了大夫付不起钱,画。J院需要一张用来招揽生意的春春图,画。

他们一边笑我疯癫,一边又说我画的一丝不苟,秀逸清俊。

▲唐寅 《松溪访隐图》

我悲痛,悲痛这世间无人能懂我。我骄傲,骄傲我不需要别人的懂得。

我就是我,唐寅。

*西奇妹以第一人称写唐寅,或者会有些娘,请见谅。

------------------------------------------------------

对于唐寅的平生,你怎么看呢?迎接留言给西奇妹,揭橥你的设法。

#本文由西奇博物馆原创发布。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