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大明亡国,饥荒、天灾是一个方面,但还有个重要原因多数人没注意

2019-12-04 12:19:10阅读:59评论:

贪污,是历代习以为常的一个现象,《庄子·秋水》中有:“事焉不借人,不多食乎力,不贱贪污。”《淮南子·俶真训》中有:“夫圣人量腹而食,度形而衣,节於己罢了,贪污之心奚由生哉?”《汉书·冯奉世传》中也有:“ 汉数出访西域,多辱命不称,或贪污,为外国所吃力。”

然则,为何“贪污”这种现象,始终无法杜绝和彻底肃除呢?

这里,我们就以明代为例来说事吧。

朱元璋幼时贫穷,曾为刘德田主放牛。至正四年(1344年)入皇觉寺,25岁时列入郭子兴向导的红巾军起义抵制元朝。至正十六年(1356年)攻占集庆路,将其改为应天府。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命徐达、常遇春以“遣散胡虏,恢复中华” 为号召,举兵北伐,以推翻元朝的统治。

洪武元年(1368年)初,朱元璋在应天府称帝,国号大明,年号洪武。昔时秋,攻占多半,竣事了元朝在全国的统治。之后,平定西南、西北、辽东等地,最终,统一了全国。

所以,明朝的建国皇帝朱元璋,因为本人身世的原因,对贪污则恨得是咬牙切齿,连工程建筑上“偷工减料”,也是一种贪污。

近百年后的文人祝枝山,就记载了如许一个故事,说:这位皇帝,在修南国都墙时,会时不时地来工地视察。若是,他发现墙体里的填充物混有土壤的话,负责的监工和工匠就会成为填充物。正因如斯,城墙才修得无比坚硬。

然而,此故事的真伪还待考据,然则,城墙的质量之高倒是事实。包罗长沙的古城墙,这些明城墙所用的砖头,都邑刻上负责人、监造人、建造人及干活人的姓名,以及建造时间。一旦发现问题,能够据此追责。这在古代建筑行业,已是一个习用的做法了。

为了杜绝这方面的“聚敛”和包管质量,历代都有严厉的治理划定。朝廷都邑公布“营缮令”这类的法令,划定建筑的规模和形式,当然,也划定建筑工料的定额。然则,虽有轨制,若是不执行,就是空设。到了万积年间,因为,各个环节的“盘剥”,皇宫的建造破费,远远要超出在民间的同样工程。

据载,一扇乾清宫窗户的修理费,预算就是五令媛。只要介入个中的人,岂论寺人照样领班,都肥了本身的腰包。而更厉害的是,能将修皇宫的材料运回家,修自家的宅子,嘉靖三十六年的工部尚书赵文华就是这么做的。既然,油水如斯足,人人都邑想尽法子去揽皇家的装修活。

昔时,桂王府的工程,被一名叫黄用寺人用五万两接下,修了5年,耗资50万钱。到了朱由检时期,一是国度真的没钱,二是贪污更是厉害。他大婚的时候,照样信王,可是,一看王府的建筑,及所用物品,哪有“细腻”可言,和这王府压根就不相配。然则,历代王朝对于这些都有着严厉的划定。

本来,是寺人将工程给转包了,只是坐着收钱罢了。后来,朱由校做了皇帝,除了将这个寺人给措置外,别无他法。所以,从明朝皇家的几档事就足以看出,其时的贪污之风有多盛行,甚至,在皇帝的眼皮下,都敢随意妄为。

岂非,这些人就不怕吗?

原因还得从皇帝身上找,朱元璋不贪,更不许官员贪,如许还不成,还将官员的工资压得低低的,认为如许,人人就能够清廉奉公了。并且,一旦发现有贪污者,若是跨越60两,直接砍脑袋。在他任上,人人都很小心。然则,到了他的后人,祖宗的礼貌是要遵守,可是,人人也要吃饭啊。

这里,就有一组数据:

洪武二十五年(1392),月奉米,正一品是87石,正四品是24石,正七品是7石5斗。折算一下,做一个县令,月薪不外1000元多些。然则,那时却真是一人上班,养一家人,这点钱,咋够花?不贪的话,吃饭都成了问题。而这些,就成了:不是想不想贪的问题,而是若何贪还不被他人发现。

就如官员借着本身的工作之便,将修皇宫的材料抱回家修自个房子一般,人人都邑在任上打起本身地位的主意。内官监掌印寺人,主管修造藩王府第,更是会行使这个位置谋财。而贿赂之人,当然也会在修造时聚敛各类工料来赚取更多的“私房钱”。

谁人花消50万钱的桂王府,没用几年居然正殿塌了。而谁人寺人当然被斩了,只是朝廷还得重花银子再建。然则,那些轨制,只要有这种现象的存在,根基就失去了约束力。这是其一,其二就是,后来皇帝的自己行为,也间接鼓励了身边人的这种做法。

还拿万历皇帝朱翊钧来说,他就疼爱谁人没能当上皇帝的儿子——福王,什么好器材都给他搬到了洛阳,包罗他本身的圈地行为。然则,这种有悖礼貌的做法,只会让民间加倍无视国度轨制。而仕宦们也是人人齐心,一路贪。那么,财帛的供应者,就是被褫夺的老公民,被逼无路可走的话,就只有反了。

后期大明亡国,饥馑、天灾是一个方面,然而,农业上的无为,何尝不是贪污现象下,人人“怠力”的一个究竟?翻看历代,这一现象往往都是陪伴着朝政的杂沓而发生的,没有严峻的律人轨制,怎会有明朗的宦海之风?然则,身居高位的皇帝身不正,又怎么去说服他的臣子呢?

轨制虽然主要,还要有一个执行轨制的情况,不然,再来几个海瑞,也只不外是除去几个贪官,而并非是杜绝了这一现象。

参考资料:

【《明史·太祖本纪》、《明史纪事本末》、《明史·卷二十二·本纪第二十二》】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