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泣血而成的“天下第二行书”

2019-12-04 12:18:33阅读:125评论:

唐朝天宝末年,一场“安史之乱”,几乎使这个壮大王朝彻底倾覆。在国度危难之际,一批忠义之士,不吝舍生取义,誓死捍卫国度,颜真卿的有名书法作品《祭侄文稿》,就是写作于如许的悲愤沉郁,如许的烈烈英风,如许的泣血深情之中。

安禄山兵变时,碰到了生平最不测的“硬骨头”——颜氏家眷。在安禄山眼中,他们不外是一帮舞文弄墨的酸文人,手无缚鸡之力,但就是这一群姓颜的文人儒士,面临安禄山的铁蹄,无惊无惧,傲骨铮铮,抗争究竟。

颜杲卿与颜真卿同为颜勤礼的曾孙,都是唐朝中期名臣。在伐罪安禄山的时候,颜杲卿是常山太守,他的第三子、颜真卿的堂侄颜季明,勇敢往返于常山和颜真卿地点的平原郡之间,一再传递新闻。后来常山郡失陷,颜季明被俘,安禄山认为抓了这个年青年头人,就是把握了天字第一号的好牌,让颜季明劝降父亲颜杲卿,非但免他们不死,还许以高官厚禄。颜季明宁死不从,血口相斥,让安禄山老羞成怒,一气之下杀了颜季明。在抓住颜杲卿后,发现父子俩骨头一般硬,二话不说,大开杀戒,不只杀死常山太守,颜氏一门总共30多人,尽皆被屠,共赴鬼域。

两年之后,颜真卿才辗转寻到侄儿头颅,骸骨不剩,仅余头骨,他肝肠寸断,悲愤交加,写下《祭侄文稿》。在书法史上,此书被评为“世界第二行书”,仅次于王羲之的《兰亭序》。有人问,它哪里好呢?墨迹漫漶,笔画狼藉,错误涂抹,不计工拙。但若能读到这234个字背后的泣血哀恸、呜咽战栗,谁会不为之所动?

颜真卿祭的既是侄儿季明,也是颜氏一门,更是被安禄山叛军践踏的无辜公民、大地苍生。奸人燃点了战火,魔鬼撞开了大门,认为凭着金戈白刃便能囊括世界,无数善良公众,被囊括进一场欲望与野心交错的战争,像年青年头俊朗的颜季明一般,倒在了屠刀之下。颜真卿若何能掌握身体的怫郁?若何能忍住长歌当哭、笔锋如泣?悲痛与痛苦,一笔一笔落在了纸上。情绪激动,真情吐露,心绪跟着墨迹波动,真实如斯,深刻如斯,即使千年之后,与之照面,也令人眼眶潮湿,心口抽痛。

安禄山或许到死都不克懂得这群姓颜的汉子,他们看似温文尔雅,却有着武将都难望项背的铮铮铁骨。安禄山不是没试过“逼降”,当颜杲卿被押解到洛阳,面临叛军首领,他英勇不平,大骂不停,先是被折断了一只脚,后来凌迟处死。这是最为残暴的一种死法,明知无力回天,只求速死却不得,刽子手偏要一刀一刀耐烦地割肉放血,仿佛无限拉长受刑人的惧怕。但即使如斯,硬骨头的颜家人也没有半分屈膝透露,哪怕“巢倾卵覆”,也不曾低下尊贵的头颅。这是让安禄山百思不得其解的人,他并不懂得,人之所认为人,除了富贵荣华,除了祸福安危,还必需要有骨子里的一股浩然正气,才能真正立于六合之间。

颜真卿一辈子都没有泄掉这口正气。后来,安史之乱的李希烈想要自封为王,进展让年高德劭的颜真卿成为他的辅臣,又来一套劝降招数,想尽一切法子威逼迷惑,还令手下持刀包抄辱骂恫吓,一会要生坑颜真卿,一会又说要活活烧死他。颜真卿毫无惧色,甚至本身直奔火场而去,反而令李希烈的士兵面色大改,将其拦下。李希烈所有招数使尽,都未能令颜真卿屈就,最终照样将他一杀了事。这一年,颜真卿77岁,他身体的每一根骨骼,都未因年迈而脆弱半分。

中国文人在碰到灾祸与浩劫时,经常示意出令人惊讶的气节,他们本不是勇莽武夫,却能在瞬间做出“弃笔从戎”的决意,哪怕血溅沙场,也无悔当初。或许,像安禄山如许的野心家,他心里发麻发憷的从来不是和武人对垒,而是和这些儒家学士公开叫板,哪怕年青年头如颜季明,也能用芳华的鲜血,书写他对安禄山的绝顶藐视,他只能杀掉肉身,不朽的,倒是志士深植魂魄深处的精神与风骨。当生死被置之度外,颜季明圆瞪双眼的头颅被砍下时,他喷涌的鲜血,从其时的法场,一向流到了叔叔颜真卿的纸张之上,用不平的忠烈与英勇,用无悔的牺牲和死别,书写了中国书法史上的事业。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