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他胆小怕事,又上下其手害死太子,晋人却为封他灭了一个小国!

2019-12-04 06:20:26阅读:63评论:

"

公元前576年,宋共公作古。宋桓公之族的荡泽杀死了世子令郎肥,与国内其他公族发生了伟大矛盾,迫使右师华元逃亡晋国。这时,同为宋桓公之族的左师鱼石却想接回华元。少宰鱼府极为不解,提醒鱼石,华元若是回来,必然会伐罪宋桓公一族。鱼石却答道:“右师若是回来,尽量我们准许他伐罪有罪之人,他必定也不敢。右师劳绩甚大,国人多拥护他;若是他不回来,生怕宋桓公之族就无法在宋国容身了。万一右师真要伐罪,桓氏还有向戌在,尽量是消亡,也仅仅是一部门。”

晋国固然此时尚未完全挫败楚国,但晋悼公回国之后,晋国国力蒸蒸日上,称霸江湖是日夕之事。可是,两位晋卿却不吝冒着伟大失败风险,帮一位宋国卿士争取封邑——这是什么样的“国际主义精神”?

几乎是悄然无闻的向戌,居然能让晋国卿士如斯注重,足见其为人若何了!

攻下偪阳后,晋悼公马上将其送给了向戌。

可是,向戌果断地谢绝了:“若是承蒙国君大恩得以持续镇扶宋国,那么请用偪阳来扩展敝国国君的疆域,如许宋国群臣才会安心!下臣若何经受得起如许的犒赏?若是专赐下臣,这就是兴诸侯之师以自封,罪过实在太大!谨拚命恳求。”见向戌对峙不愿接管,晋悼公没法,只得将这块地盘送给了宋平公。

凭空就获得了一块疆域,宋平公大喜,马上在楚丘(山东曹县东南)款待晋国君臣,席间还奏起了“桑林”之乐!

桑林,是宋国圣地。昔时商人赶跑夏桀后,世界大旱七年。为此,商汤于桑林之野祈雨,获得成功,因而不乱了世界。之后桑林在商人心目中成为了圣地,并是以而创作了“桑林”之乐——这可是皇帝之乐!宋人以如斯高规格来欢迎晋悼公,也就是因为无故端获得了一大块地盘!

连晋都城自动为向戌挞伐封地,向戌在诸侯国中的声望有多高,由此可见!

可尽量是如斯,在《左传》的记载中,向戌依然显得分外低调。

公元前562年,郑工资了促使晋、楚之间早日决战,有意在宋、郑边境闹事,挑起事端。为此,宋国左师向戌率军前去伐郑,究竟取得大胜。按照规划,郑人马上派出大军入侵宋国。

郑人此举,必然激发晋国高度不满。

这年4月,晋人组织各诸侯国一路伐郑,宋国作为联盟,派出向戌带兵前去助阵。因为地舆位置更近,向戌所率领的宋国戎行与齐国戎行先行达到新郑,便驻扎在新郑东门外。很快,在诸侯大军的压力之下,郑人就被迫屈膝了晋国阵营。

此次带兵出征,向戌兵不血刃就取得了胜利。

一年内两次带兵出征,都取得了胜利,敌手照样汗青战绩对宋国占优的郑国,这无疑证实了向戌的能力。但郑国现正处于“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状况,原本就不敢出全力与宋国匹敌,生怕招致晋国扑灭性袭击——所以,向戌胜利的价格也就小得多了。

公元前558年,因为鲁国卿士接见过宋国,宋平公特派向戌到鲁国回访。到鲁国后,向戌顺便拜望了鲁国卿士孟献子。孟献子固然是庆父之后,但他的声望却颇好。向戌也是诸侯推崇的圣人,就私下里去拜望孟献子,也是彼此“臭味相投”的缘分。

然而,一进孟献子家门,向戌就有些不愉快:“您的名声在外,可是家中却装饰得这么豪华,生怕不是正人所盼望的!”孟献子听了,急遽向他注释:“这是我在晋国时,家兄所作之事。毁坏了可惜,可又不敢求全家兄。”

从这件小事可知,向戌极为崇尚俭约。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圣人们都懂得这个事理。向戌劳绩多,却又生性俭约,看来颇有圣人风仪。

可是,圣人也有圣人的难处。

公元前556年冬,宋国右师华阅作古。华阅之弟司徒华臣,看不起侄儿虎皮,就派六位手下杀死了兄长的家宰华吴。然而,杀手行凶之地,刚巧恰是左师向戌家之后,向戌也目睹了此次行凶过程。

作为宋国卿士,目睹大街上杀人的凶案,照理来说应该是先擒住贼人再说。

可是,向戌的示意却令人不测。

见到凶手,他居然害怕地向贼人讨饶:“我可没有冒犯你们之处啊!”

六位凶手立场嚣张,大风雅方地对向戌说:“这是虎皮(华阅之子)派人来杀华吴!”然后就扬长而去了。随后,华臣又囚禁了华吴之妻,威胁她交出大玉璧!

得知此事后,宋平公盛怒:“华臣不光是行暴动于他的宗室,还骚动了宋国法纪,必然要遣散他!”

向戌听了,却赶忙前来阻止:“华臣也是卿士,大臣间不和顺,是宋国之耻。还不如将这事袒护起来!”向戌对宋国,也是有过大功之人。见向戌都这么替华臣掩盖,宋平公也不得不给他体面,就准许不再穷究此事了。

华臣杀人,向戌却替他作保护——这事实是向戌维护安宁联结的大好局势,照样他害怕华臣的报复?旁人不得而知。不外此后今后,向戌专门为本身定作了一条短鞭子,每当经由华臣之门,他必定打马快速经由!

没过多久,商丘大街上倏忽冒出一条疯狗,宋人见状,纷纷上前追打。疯狗四处乱跑,一不小心就闯入了华臣家门。国人跟踪追击,纷纷涌入了华臣家中。华臣见这么多人倏忽冲进家中,认为是国人伐罪他乱杀人之事,就马上心惊胆颤地逃到陈国去了!

宋国公室和卿士都不敢主持的合理,却让一条疯狗给要了回来!这是何等具有讪笑意味的一件事!

在东周江湖名声在外的“圣人”向戌,遇事竟会这么怯弱,能算是圣人吗?

九年后,向戌所作的另一件事,就更具争议性。

宋平公太子名痤,长相俊美而干事率性。宋平公母亲为共姬,曾经收养了一位侍妾,取名为弃。这位侍妾,却被宋平公看上,纳入了后宫。后来,宋平公与弃也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叫佐,长相丑恶却性格暖和。

作为卿士,向戌对太子痤极为顾忌。

公元前547年秋,有楚人路经宋国前去晋国接见。因为太子痤熟悉他,便向宋平公恳求在野外宴请这位楚客。宋平公准许了。

这时,太子身边的寺人总管惠墙伊戾恳求前去奉养,宋平公也准许了。

可是,惠墙伊戾因为得不到太子欢心,早就有谗谄太子之心。所以,他一到野外,就伪造了一个会盟现场:挖坑、使用牺牲、加上了盟书。做完后,他马不停蹄地跑回来,密告太子痤与楚人阴谋作乱。宋平公原本并不相信,可在派人跟着去看到了盟书后,就信了有那么七八分。为此,宋平公又扣问左师向戌及诸医生,向戌也信誓旦旦地说:“的确有这事!”

于是,宋平公便将太子痤给抓了起来。

被身边寺人和众大臣如斯谗谄,太子痤“是叫天天不该,叫地地不灵”。此时,他独一的进展就是弟弟佐:“只有佐能救我!”太子痤赶紧派人去通知令郎佐,说:“日中你还不到,我就去死!”

向戌知道了后,马上找到令郎佐,絮絮不休地缠着他说话,不让太子痤的使者接近。

日中之时,太子痤还见不到令郎佐,便绝望地自缢而死!是以,令郎佐得以成为太子。

春秋时,讲究“母以子贵,子以母贵”。令郎佐成为太子,他母亲弃也就升为夫人。

一天,向戌看到有人在遛马,便问这是谁家的马。遛马人答道:“这是君夫人家的马。”向戌一听,傲气地反问道:“谁是君夫人?我怎么不知道?”遛马人归去后,就把这事敷陈了弃。弃马上派人送给向戌锦缎与马,先献上璧玉,然后必恭必敬地说:“国君侍妾弃派人前来献礼!”

向戌听了,急命来人改称“君夫人”,然后拜了两拜,再行顿首大礼!

此时的向戌,完全成为一位权臣!

作为宋国人,向戌的进场就有些分歧平常。族人极为推崇他——因为向戌的存在,甚至明知华元回国会对本身晦气的情形下,照样请回了华元。

当上宋国左师十三年后,向戌声望陡然达到了一个极点:晋工资给他封地,竟然不吝劳动诸侯国去灭了一个小国!

然而,向戌生平怯弱怕事,还颇为阴险:他不只不敢替冤死大臣主持合理,还上下其手地害死了无辜的宋国太子痤!这么一位权臣,值得晋国专门为他去灭一个小国吗?

唯有在公元前546年,向戌所主导的晋、楚第二次弭兵大会,才算是为世界诸侯国作了一件大功德。此次弭兵大会后,晋、楚之间在四十多年的日子里,都没再爆发大规模战事,让江湖各诸侯国享受了可贵的和平时光。

这才是向戌这位“圣人”,为东周所作的最大进献!

"

桑林,是宋国圣地。昔时商人赶跑夏桀后,世界大旱七年。为此,商汤于桑林之野祈雨,获得成功,因而不乱了世界。之后桑林在商人心目中成为了圣地,并是以而创作了“桑林”之乐——这可是皇帝之乐!宋人以如斯高规格来欢迎晋悼公,也就是因为无故端获得了一大块地盘!

连晋都城自动为向戌挞伐封地,向戌在诸侯国中的声望有多高,由此可见!

可尽量是如斯,在《左传》的记载中,向戌依然显得分外低调。

公元前562年,郑工资了促使晋、楚之间早日决战,有意在宋、郑边境闹事,挑起事端。为此,宋国左师向戌率军前去伐郑,究竟取得大胜。按照规划,郑人马上派出大军入侵宋国。

郑人此举,必然激发晋国高度不满。

这年4月,晋人组织各诸侯国一路伐郑,宋国作为联盟,派出向戌带兵前去助阵。因为地舆位置更近,向戌所率领的宋国戎行与齐国戎行先行达到新郑,便驻扎在新郑东门外。很快,在诸侯大军的压力之下,郑人就被迫屈膝了晋国阵营。

此次带兵出征,向戌兵不血刃就取得了胜利。

一年内两次带兵出征,都取得了胜利,敌手照样汗青战绩对宋国占优的郑国,这无疑证实了向戌的能力。但郑国现正处于“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状况,原本就不敢出全力与宋国匹敌,生怕招致晋国扑灭性袭击——所以,向戌胜利的价格也就小得多了。

公元前558年,因为鲁国卿士接见过宋国,宋平公特派向戌到鲁国回访。到鲁国后,向戌顺便拜望了鲁国卿士孟献子。孟献子固然是庆父之后,但他的声望却颇好。向戌也是诸侯推崇的圣人,就私下里去拜望孟献子,也是彼此“臭味相投”的缘分。

然而,一进孟献子家门,向戌就有些不愉快:“您的名声在外,可是家中却装饰得这么豪华,生怕不是正人所盼望的!”孟献子听了,急遽向他注释:“这是我在晋国时,家兄所作之事。毁坏了可惜,可又不敢求全家兄。”

从这件小事可知,向戌极为崇尚俭约。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圣人们都懂得这个事理。向戌劳绩多,却又生性俭约,看来颇有圣人风仪。

可是,圣人也有圣人的难处。

宋平公太子名痤,长相俊美而干事率性。宋平公母亲为共姬,曾经收养了一位侍妾,取名为弃。这位侍妾,却被宋平公看上,纳入了后宫。后来,宋平公与弃也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叫佐,长相丑恶却性格暖和。

作为卿士,向戌对太子痤极为顾忌。

公元前547年秋,有楚人路经宋国前去晋国接见。因为太子痤熟悉他,便向宋平公恳求在野外宴请这位楚客。宋平公准许了。

这时,太子身边的寺人总管惠墙伊戾恳求前去奉养,宋平公也准许了。

可是,惠墙伊戾因为得不到太子欢心,早就有谗谄太子之心。所以,他一到野外,就伪造了一个会盟现场:挖坑、使用牺牲、加上了盟书。做完后,他马不停蹄地跑回来,密告太子痤与楚人阴谋作乱。宋平公原本并不相信,可在派人跟着去看到了盟书后,就信了有那么七八分。为此,宋平公又扣问左师向戌及诸医生,向戌也信誓旦旦地说:“的确有这事!”

于是,宋平公便将太子痤给抓了起来。

被身边寺人和众大臣如斯谗谄,太子痤“是叫天天不该,叫地地不灵”。此时,他独一的进展就是弟弟佐:“只有佐能救我!”太子痤赶紧派人去通知令郎佐,说:“日中你还不到,我就去死!”

向戌知道了后,马上找到令郎佐,絮絮不休地缠着他说话,不让太子痤的使者接近。

日中之时,太子痤还见不到令郎佐,便绝望地自缢而死!是以,令郎佐得以成为太子。

春秋时,讲究“母以子贵,子以母贵”。令郎佐成为太子,他母亲弃也就升为夫人。

一天,向戌看到有人在遛马,便问这是谁家的马。遛马人答道:“这是君夫人家的马。”向戌一听,傲气地反问道:“谁是君夫人?我怎么不知道?”遛马人归去后,就把这事敷陈了弃。弃马上派人送给向戌锦缎与马,先献上璧玉,然后必恭必敬地说:“国君侍妾弃派人前来献礼!”

向戌听了,急命来人改称“君夫人”,然后拜了两拜,再行顿首大礼!

此时的向戌,完全成为一位权臣!

作为宋国人,向戌的进场就有些分歧平常。族人极为推崇他——因为向戌的存在,甚至明知华元回国会对本身晦气的情形下,照样请回了华元。

当上宋国左师十三年后,向戌声望陡然达到了一个极点:晋工资给他封地,竟然不吝劳动诸侯国去灭了一个小国!

然而,向戌生平怯弱怕事,还颇为阴险:他不只不敢替冤死大臣主持合理,还上下其手地害死了无辜的宋国太子痤!这么一位权臣,值得晋国专门为他去灭一个小国吗?

唯有在公元前546年,向戌所主导的晋、楚第二次弭兵大会,才算是为世界诸侯国作了一件大功德。此次弭兵大会后,晋、楚之间在四十多年的日子里,都没再爆发大规模战事,让江湖各诸侯国享受了可贵的和平时光。

这才是向戌这位“圣人”,为东周所作的最大进献!

"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