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从淝水之战到普奥、法战争,看近代内线战略到外线战略的转变

2019-12-04 03:21:10阅读:57评论:

文:长了鹿角的兔子(打破固有概念,站在对面,理性视察)

图:收集,侵删

引言:

公元383年,东晋以少胜多,以八万对八十万(共计112万大军,实际"参战"双方大略为8万对15大军万摆布)的大胜,成就了日后长达数十年间无异族侵略的"佳绩",而此战争最主要的就是采用以"我"为中心,以守代攻、以点对面、"随机应变"和"各个击破"的内线计谋。

此后,古代浩瀚以少胜多的战争,大多都是采用这种内线计谋,一向陆续到18世纪拿破仑五次击败反法联盟军,使用的也是内线计谋,后续还影响了美国南北战争的成长。

能够说在18世纪前,这种内线计谋一向是从古到今全世界所有军事家都信仰的"制胜法宝"(之一),然则,转折就显现在19世纪的两次普奥、普法战争的胜利之上。

1866年普鲁士与德意志联邦中最大的王国奥地利开战,普鲁士参谋长毛奇,这位继拿破仑之后最"伟大"的军事家,率领联盟的王、公国大军,只用了约六周,就以牺牲三万七千人的伤亡价值,覆灭了对方两倍人数的戎行,最后才在法国的调解下,竣事战争。

四年后,普鲁士铁血首相俾斯麦"强制"法国拿破仑三世开战,此次照样由毛奇率领敏捷集结的40万大军,连战连胜,一举俘虏了谁人"伟人的愚蠢侄儿"拿破仑三世,占领巴黎,最后让威廉一世统一了德国,由此起头了欧洲大陆的新篇章。

在这两次普奥、普法的战争中,毛奇反其道而为之,居然甩掉"制胜法宝"内线计谋,而使用了相反的外线计谋,最终一举打败了法国,最后使威廉一世统一了德国。

就是此次的连番胜利,"外线计谋"得以快速成长,直至近代都大放色泽。

好比:新中国成立前的列位革命军事家们,就好多都是受毛奇思惟的影响,斥地出了属于我国的外线计谋,从而抗战胜利,最终成立了新中国。

那为何沿用了近几百上千年的内线计谋,到近代就弃之不消,而起头积极使用相反的外线计谋呢?

在这里,以我浅见,用古代内线计谋"最佳"代表——淝水之战和近代计谋转折之战——普奥、普法之战来解说其原因一二。

01 内线计谋之"最"——淝水之战

公元383年,东晋十六国时期北方统一政权——前秦出兵伐晋(后世称东晋),于淝水交战,最后东晋却以八万"劣势"大胜八十万"强势"的前秦(实际直接对战的,严厉来说只有7万多的北府兵对战8千前锋军与苻坚、符融14万"主力"军,应该不算"以少胜多",而算是1:2的"轻松"战争),此战之后,前秦覆灭,东晋得以保得后来数十年的"安然"。

此战经由如下:

太元元年(公元376年),孝武帝司马曜继位,陈郡谢氏谢安总揽朝政,同年,苻坚一统北方政权,与东晋形成南北僵持,而战事也剑拔弩张。

早年期预备上来看,其实东晋是处于劣势的,原因是此时处于长江上游的恒氏与粗俗的谢氏恰是氏族"争位"要害时期,谢安固然临时总揽了大权,然则两族始终因为"地位"的原因处于敌对之势。

但与此相对,得以一统北方的苻坚,不光大权在握,兵强马壮,在"国度"话语权上也是一家独大,且集结了骁勇善战的"异族"们,号称拥有"百万大军",预备一举拿下南方的东晋,统一全国。

此时,先做试探的苻坚派出总计17万大军,分三路围攻襄阳,并于四月攻下襄阳。令苻坚决心大涨,难免起头有了"轻敌"之心,于是预备一鼓作气,攻入东晋"心脏"。

公元383年8月,苻坚和符融率领前锋军、马队、步卒共计多达112万的大军,挥师南侵。

却不虞,一起头就出师晦气——于长江上游碰到恒氏恒冲,居然倾尽全族,用十万荆州兵钳制苻坚"前锋军"。

苻坚一气之下,起头施行器材万里、水陆并进、兵分多路的进军体式,很快就攻下了寿阳和郧城,此时决心大涨的苻坚想要速战速决,于是派人前去劝降谢氏谢石,却不虞,恰是这一勾当,为日后的战败,埋下隐患。

前来劝降的朱序,虽此时为前秦的尚书,但昔为东晋梁州刺史,被苻坚俘虏之后才被迫就任尚书一职,秉着"旧时家国"的情怀,身在曹营心在汉的"良心",于是向谢石透露"黑幕"。

于是,转折到来,谢氏谢玄、谢安等人获得"黑幕"新闻之后,起头秉持着内线计谋的要点,起头以点击面,随机应变,自动冲击,预备趁着苻坚大军行军的"缺陷",起头制订计谋,逐个击破。

没错,固然苻坚的前秦大号角称百万大军,但因为其时"交通"和"通信"的未便,所以大军一旦形成器材万里、兵分多路的行军状况,不免地各分支的戎行与戎行之间的"交流"和号令的传达就好不容易,所以谢氏、恒氏等人才能紧紧联结悉数军力,行使地形的优势,一举以单单五千戎行,就分次击溃了位于战线最前端的一万多和五万余大军,并使朱序在后方制造"战败蜚语",造成苻坚后续戎行的惊恐,最后倾尽全力以七万打苻坚十五万大军,大获全胜,至此淝水之战落幕,东晋得以保全并陆续下去。

此战为内线计谋的"最佳"范本,所谓内线计谋,总结起来其实就是连结"内线优势",也就是联结(倾尽)悉数军力,以守代攻,集中兵力以点击面,对涣散的仇敌实施各个击破的袭击。

在交通和通信非常未便的古代,具有极大的优势,比起拉长战线,分隔军力,最后使得戎行后继不足,被各个击破的苻坚大军来说,更具有致胜把握。

成语"杯弓蛇影"和"风声鹤唳"就是注释了苻坚最后虽保有几十万大军,却在逃"回家"之后发现本身的戎行十不存一的惨况的最好写照。

其实在汗青上,如许以"内线"优势为大胜的例子还有好多,好比:拿破仑在曼图亚守卫战争中,就是以联结本身悉数军力,以"内线"的力量五次各个击破反法联盟戎行,迫使奥地利退出意大利,获获胜利。

拿破仑反法之战崛起

以及在金宋之战时,宋也是行使"内线"优势,联结悉数军民,迫使金(完颜亮在其时实为金国王,但后被金世宗取销,史称海陵王)拉长战线,最后被各个击破,得以保全宋的陆续。

固然内线计谋看起来十分具有优势,尤其是在军力悬殊的情形下,比起"天真"的大军,单线更为"壮大",究竟一个是倾尽全力冲击一处,一个是兵分多路,贪图合围,合围者,究竟由强到弱涣散军力,如许就会造成单线军力不足,轻易被各个击破。

况且,直至18世纪交通和通信都属于十分低下的时代,这种针对"大军"的内线计谋更为具有壮大的优势。

究竟,如苻坚的百万大军,不光集结用时冗长,且前后传达未便,以至于必需兵分多路,由各自将领分领,才能达到必然结果,但始终人数太多,以至后续战况传达不实时,被以少胜多,战败于淝水。

然则,反过来想,如果其时交通和通信获得"加持",那么越是壮大的戎行,就越是能够获得更大的优势。

好比此时,行使被分隔戎行各自交流未便,号令、战况传达不实时的缺陷,来随机应变、各个击破的内线计谋就会失去优势,反而会因为战况的实时"交流",号令的实时传达而被打败。

试想,且岂论其他影响战争的身分,单就一点而言,如果在淝水之战时,苻坚大军的各个小"戎行",能够实时有效地互相传达战况和下达响应号令的话,后方的戎行怎么还会显现听信"战败留言"而慌张溃逃,最后酿成"杯弓蛇影"的惨况?

02 内线转外线计谋转折点——普奥、普法之战

时间推移到19世纪中期,此时信仰了长达几百上千年的"内线计谋",在毛奇的手中被打破,尤其前有拿破仑在18世纪之时还使用"内部计谋"五次在包抄中,击败反法联盟军的"佳绩",对于其时的"军事界"来说,可谓是个"事业"。

与拿破仑、亚历山大等少年得志的"伟大"军事家分歧,毛奇属于大器晚成型,虽早早地参军,但磋磨到34岁才成为一名军事垂问,且还为战败一方被"遣散",42岁那年固然得以当上少校,但实际受骗局只是想把他调到铁路局管汉堡的铁路。

毛奇

1857年,57岁的毛奇终于当上普鲁士的代参谋总长。这个拥有治理铁路经验的军事家,灵敏地从个中看到了"机会",于是起头举全国之力,构筑铁路,也为日后的战争埋下"跳板"。

当然,还有一个要害,那就是——电报的显现,这种极为天真和敏捷的传讯体式,真可谓是为了在战争中的"交流"和号令传达上"发现"的神器。

至此,影响至今的新的计谋思惟——外线计谋(也称"毛奇外线计谋")就此起头绽放"毫光"。

电报为战时的谍报、号令、战况的传达,供应了敏捷而实时的手艺保障,而铁路则提高了戎行的集结、涣散的绝佳效率。(比之拿破仑时代,戎行集结速度差不多要快六倍。)

1866年普奥开战,毛奇任普鲁士总参谋长,向导了这一次战争,于是就在战争的一起头,毛奇大军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行使铁路敏捷集结了25万余大军,开赴萨克森和奥地利边境区域,同时行使电报带来兵分三路的"慎密关联",只用了约六周,就以三万七千人的牺牲换来了歼两倍敌军的好成就,最后在法国的调解之下,竣事战争。

但毛奇却不是很写意,因为电报网的缺陷,使得小部门号令传达延迟,最终在优势极大之下,还让奥地利15万主力平安撤离。

于是四年之后普法开战,毛奇在铁血首相俾斯麦的支撑下,改善电报网,完美铁路线,加之法国传统"旧思惟"的"帮助",虽履历了"募兵期"的延迟,照样使得毛奇大军率先抢占先机,敏捷行使铁路集结40万大军,行使电报网的实时通信,传达号令,此后连战连胜,最后一举击溃"松散而无组织"的法国大军,俘虏了"伟人的愚蠢侄儿"拿破仑三世,威廉一世得以一统德国,开创欧洲新时代。

能够说因为交通——铁路和通信——电报的提高,从而改变了长达几百上千年的计谋选择,根基上以19世纪这两场普奥、普法战争带来的"完胜",从而开创了新的外部计谋的时代。

此后,开启了中、外各个战争的交通和通信"战",譬如后来的一战、二战,当然,各类杀伤力壮大的兵器的"发现",也是战争胜利的主要身分,但弗成否认的是,战争的焦点,依旧是使用了外线计谋。

这种极为天真、有效率,掌控全局使用交通、通信手段为辅助的外线计谋,更适合近代和现代的战争模式。

03 新旧瓜代——时代更迭的必然性

若是说内部计谋是一种以少胜多的"制胜法宝",那外线计谋则是新时代的"战争威慑"之宝,究竟跟着科技的络续"刷新",一代又一代的"兵器"被研发,到了现代,战争几乎"消散",但外线计谋依旧盛行。

这就是属于时代更迭的必然性,从古时到18世纪,因为交通和通信的不蓬勃,在一场战争中,统帅、将军、前锋军队、主力军队等等戎行,只能依靠拥有雄厚经验和批示"艺术"的将士(将军等)的临场回响,而在浩瀚通俗或许以少胜多的战争中,决意胜负的要害平日在于"一起头"计谋规划的安置,或许说是"将军们"的施展。

好比:耶拿战争中,拿破仑使用达武元帅,就"轻松"获胜了;然则在滑铁卢战争中,因为格鲁希的"平庸",使得拿破仑"跌下凡尘"。这都是谁人时代的"工资"致胜身分。而淝水之战更像是苻坚在战前的"计谋安置"的失败,而引起的战败。

新旧瓜代,时代交迭。

所以到了19世纪从毛奇起头,讯息的实时传达,使得战争的胜负,不再是统帅或许单一将领的小我"能力",而是参谋部的集体聪明。

而前人说的:"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的美妙愿望,也得以实现。

但,岂论计谋是内线计谋也好,外线计谋也好,但愿此后世界再无战争。

商议:

人人认为淝水之战真的是历代之最"以少胜多"的范例?照样后世胡汉之争的"夸张"?

迎接与我商议。

参考:《晋书》、《资治通鉴》、《艾伦·帕麦尔·俾斯麦传》、《牛津简明欧洲近代史》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