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仅以此文,祭奠北宋第一词人——晏几道

2019-11-09 03:19:28阅读:109评论:

我身边有个很喜欢诗词歌赋的同伙,时常嚷嚷着: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偷。我莞尔一笑问他,诗你能背,词若何?他就地给了我一个好比: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我就地拍扇称快,一问他作者,其时配景,他思前想后,语无伦次,我不禁扶额无奈。

其实好多读者和我这位同伙雷同,学诗词测验般死记硬背,只知美,而不知何为美?因何美!

有同伙应该看出来上面吟得一段词,是北宋词人晏几道的《鹧鸪天·彩袖周到捧玉钟》,词于诗最大分歧之处在于它有词牌名,以此为前缀,常见的有:念奴娇、满江红、沁园春、江城子、卜算子、忆江南、水调歌头、定风浪、一剪梅、虞丽人、蝶恋花。

词牌就是词的花样的名称。词的花样和律诗的花样分歧:律诗只有四种花样,而词则总共有一千多个花样(这些花样称为词谱)。词,又称长短句。人们为了便于记忆和使用,所以给它们起了一些名字。这些名字就是词牌。有时候,因为它们是统一个花样的多数变体,几个花样合用一个词牌;有时候,因为各家叫名分歧,统一个花样又有几个词牌。

我记得念书时候班主任也就是我的语文先生,评价晏几道此人极端持才自傲,目无礼数,用我们现代话来说就是:不会做人,不懂味。至于为什么会得后世如斯评价,我带人人一观便知。

晏几道,字叔原,号小山,其父——晏殊少年神童,皇前殿试,赐同进士出生,三日后复试,看题以一句:此赋题本身以前曾做过,恳求另改它题。(此事在我们念书时一度被当成教育界测验的表率来进修)他的才调于朴拙无疑深深被真宗皇帝所赞赏,授其秘书省正事,官至右谏议医生、集贤殿学士、同平章事兼枢密使(等同宰相)、礼部刑部尚书、观文殿大学士知永兴军、兵部尚书,经由这点人人不妨坐井观天去见那一斑,其父如斯,其子当若何?

晏几道生来就在绮罗脂粉堆中长大,珠围翠绕,金衣玉食,“金鞍美少年,去跃青骢马。牵系玉楼人,绣被春寒夜”,天天的生活就是跌宕歌词,纵横诗酒,斗鸡走马,乐享奢华,基本不知农桑,哪知世事艰难呢?从小生活在如斯优胜的家庭,地位显赫,富贵殷实,备受娇宠。小山词作都昏黄上一层富贵气息,却又超然脱俗,不沾铜臭,他的作品之所以能值得被后世推崇备至,在于其父晏殊远离宦海病逝后,方圆生活情况聚变,此后门庭萧条,遭遇坎坷,受尽各种灾祸。饱尝了情面冷暖、薄情寡义,就如同目前社会人走茶凉,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如斯极端得富贫相差,让小山多作伤感难过之词,其次就是本身仕途的不满意,加倍郁郁寡欢,颇多苦楚。

这一点和《红楼梦》中的贾宝玉很是相似且欠亨世事,其父晏殊活着时,学生遍布,北宋名臣范仲淹、欧阳修、韩琦等,皆出自他父亲的门下。就是晏家自身,也不乏出类拔萃的人物:两个姐夫,富弼官至宰相,杨察位居礼部尚书,几个哥哥也都执政为官。若是他肯启齿相求,请他们介绍一下,当官应该是易如反掌的。然而,他却不光不依傍显贵,甚至对他们冷脸相向。

先说文坛首脑苏轼,登门拜望,不虞晏几道却决然拒绝说:“现在执政廷当大官的,有一半都是从我家出去的,我都没空见他们,更况且你!”搞得苏轼十分尴尬,一笑了之。

再说权倾世界的奸相蔡京在重九、冬至日,几回派人请晏几道写词。晏几道无奈之下,写了两首《鹧鸪天》,“九日悲秋不到心,凤城歌管有新音”“晓日迎长岁岁同,宁靖箫鼓间歌钟”,竟然没有一句言及蔡京。一个绝佳的拍高官马屁以求升官的机会就如许流逝了。

可偏偏就是如斯一个平生轻狂磊落,傲视显贵,傲慢不羁得乱世佳令郎,喜欢上莲、鸿、苹、云四位女乐,陪伴他凝聚了平生心血的《小山词》撒布千年,耐久而弥新。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客岁春恨却来时。落花人自力,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其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上面这首词,是我熟悉小山以来,最早接触到他的一首作品,那时窗外下着毛毛细雨,身旁都是芳华年少的同窗,语文先生好巧不巧讲解到那句:落花人自力,微雨燕双飞。一缕清风,同化着些许水汽,从门口溜飞进来落到我的鼻间,我仿佛当真闻到花香,目光穿过窗户玻璃的雨露画线,穿越时空,看到天井中掉落满地残花,一位妙龄女子,手执油纸伞背影灼目,蔚然鹄立。细雨中的轻风吹起她的裙角,她拭去端倪上的湿润,昂首望向天空,只见一对燕子成双翱飞,细雨轻风中穿过阁楼亭宇,雕梁画栋。

心神还未此后景摆脱,耳旁又听闻先生朗读到那句:其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我心中徒生无限凄凉,孤寂,唯有一声长叹说与山鬼听。

晏几道写过一句“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连首倡“存天理、灭人欲”的理学家程颐听了,都笑着说:“如许的词,只有‘鬼’才写得出!”

仅以此文,敬拜谁人在以慢词为主流词作,仍苦守小令阵地北宋第一词人晏几道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