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朱元璋登基时为何要册封天下城隍爷?原来令人哭笑不得

2019-11-08 21:23:31阅读:173评论:

阴历七月廿四,是城隍诞。民间也有蒲月十九是城隍诞的说法。清代梁绍壬说:“今七月廿四为首都隍诞辰,传是日为我国筑城之始。”广州的城隍爷是首都隍,城隍诞定在七月廿四天然是不在话下的。

确定广州城隍爷的“牛一”(生日)不难,但要说清楚它的陈年旧事便让人挠头了。客岁底重建城隍庙时,广州满心高兴筹算到佛山迎回城隍爷的金身,好让它落叶归根,谁知佛山坚称,现存祖庙的城隍像是在佛山打造的,一向守在佛山。有知情街坊说:“广州城隍庙嘅神像喺‘文革’时通通搬走晒,都唔知搬咗去边。”广州旋即让市档案馆汇集有关文献,追寻广州城隍的下落。

在这宗无头公案有个了断前,笔者简要介绍一下广佛两地城隍的出身,供存眷广州城隍下落的街坊和有关部门参考。

广东首都隍

明太祖朱元璋一登龙庭,便干了桩空前绝后的事:大封世界城隍,封京师城隍为帝,封开封、平滁等四城的城隍为首都隍,各府、州、县城隍授爵。广州府城隍授“监察司氏威灵公”(公爵),秩正二品;南海县城隍授“监察司氏威灵伯”(伯爵),秩正四品(洪武三年撤去爵号)。城隍从民间崇奉的城池捍卫神升级为监察阴阳二界,掌管因果报应的神祗,正如一副到处颂扬的城隍庙联写道:“善恶到头皆有报,是非结底自分明”,城隍此后拥有监察靡烂和维护社会公理的虚拟权力。

朱元璋这个彰显人世君主权势的勾当,民间传说是因为他打小在地盘庙长大,饮水思源,所以大封世界城隍。这分明是穿凿附会,若果如斯,他该大封世界地盘爷才对。却是正史说穿了他的专心,指他有意让城隍“监察民之善恶而祸福之,俾幽明不得幸免”。这反映了他防止靡烂、正直习惯的专心。在封建帝制下,城隍爷是不胜重任的,因而在后来的民间传说中,连它也成了靡烂的主儿。

入清之后,雍正皇帝御准广州府城隍升级为广东首都隍。这事儿也挺有趣,广东之前早已有一个省城隍,不外它是“京官”,长年守在北京与其余十二个省城隍,“配享于毂下城隍庙”,只有逢年过节才享受旅京粤人的香火,可谓“门庭萧条鞍马稀”。

说回省会城隍升级为首都隍那事儿。昔时有的处所再塑神像,本来的府城隍像或是在原庙被移到一旁,或是另庙供奉;有的处所则保留原像换个名号,广东就是如斯。《广东通志》说:“国朝雍正年间观风整俗使焦祈年奏请改为广东首都隍,巡抚司道皆谐展谒”,可见广东首都隍仍用原像,只经由处所长官拜祭便搞定了履任法式,如许子倒很相符粤人讲实际的性格。

既然如斯,为何佛山无故又冒出一尊广州府城隍像来呢?

佛山镇城隍

不错,按明朝的礼貌,处所只设府、州、县三级城隍。固然雍正实行改造,处所增设了首都隍,镇一级不设城隍的原则没变,但也有破例。

日本汉学家滨岛敦俊早注重到清代经济蓬勃的江南区域,一些强镇冲破轨制供奉镇城隍的现象。他认为,这些镇供奉其地点州或府的城隍为本镇城隍,镇城隍庙称“别庙”———即上级城隍在本庙之外另置的庙。清代佛山,“人稠地广,炊火十万余家”,与北京、姑苏、汉口并称为“世界四大聚”,少不了要请一位城隍爷坐镇在那儿。

笔者认为,佛山昔时到广州请城隍只是一道典礼,佛山迎归去的,应是广州府城隍的全副仪仗。这副作为权力标记的行头,在佛山被安置在原址位于丰宁铺的城隍庙里。但该庙碍于镇一级行政区域不克设城隍的礼貌,尚有一个体致的名字叫“城隍行台”。读者明察,帝王出巡驻跸的处所叫“行宫”,大吏出巡驻节的处所叫“行辕”或“行台”。所谓“广州府城隍行台”,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广州府城隍驻禅公署。这个“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行动,正好应了一句老话:“快刀切豆腐———两面光”,广佛两地皆大高兴。

若是广州城隍爷曾有这么一个弯曲的履历,广州只好“叠埋心水”(同心一意),重塑一尊城隍像了。不外这还不敷,接下来该办的事多着呢,好比,《南海县志》说南海县城隍庙在十八甫南,有关部门可否考勘原址并在那边竖一块记事碑,为羊城留个记忆?又如,广东首都隍扬椒山是明朝自夸为“第一功名不爱钱”的名臣,“铁肩担道义,毒手著文章”就是他的绝笔,他弹劾严嵩被害后,成了北毂下城隍,那么,他兼任广东首都隍的掌故又是如何的?这些,都有待我们整顿。

总而言之,光建筑一座美轮美奂的城隍庙,无疑是不敷的。起原:羊城晚报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