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鄂州之战导致了什么后果?此战的结果怎么样?

2019-11-08 15:24:50阅读:127评论:

十一月二十八日,忽必烈决意撤军,6天后撤离鄂州;本身率军北返,起头了争夺蒙古汗位的斗争。鄂州之战的竣事使南宋解脱了一场近似亡国的危机。南宋方面,作为总批示的贾似道凯旅回朝,只字不提议和的事情。

宋理宗亲安闲临安城外等待迎接,“依文彦博故事,郊劳于城外”,“择日对御赐宴”,赞扬贾似道“不屈不挠,吾民赖之而更生,王室有同于再造。”下诏加其少傅、卫国公衔,可谓隆恩浩荡。贾似道自此走上了南宋末位权臣的道路。介入鄂州之战的诸位上将也都各有封赏,吕文德兼领夔州路接应使,赐钱百万;守鄂州的高达升为湖北安抚副使、知江陵府,赐钱五十万;守潭州的向士壁迁兵部侍郎;刘整升任知泸州兼潼川安抚副使。

汗青熟悉

关于贾似道是否曾提出过这么丧权辱国的议和前提,自宋代今后的汗青文献都言之凿凿,称贾似道先是预备对蒙古割地赔款,但倏忽赶上忽必烈撤军,是以他乘隙对宋理宗谎称大捷,不认可曾经准许过向蒙古承诺过割地赔款之事。后来为了掩盖这段罪过,贾似道还有意禁锢蒙古使者郝经,不让他与宋理宗相见。如《中国史纲要》中就称:“南宋的权臣贾似道统率诸路重兵去救援鄂州,却黑暗向蒙古军乞降,甘愿向蒙古称臣纳币,双方划江为界。”

对这种说法,学者屈超立提出质疑,指出:“鄂州之役时,宋蒙之间曾就议和进行使节接触,这是没有疑问的。但蒙古方称贾似道提出以称臣和‘割江焉界,且岁奉银、绢二十万’的前提退军,倒是颇值得猜忌的。”并进一步否认有所谓的“鄂州之和”存在,他认这是忽必烈的策略。一是以此为攻宋翻旧账, 寻找话柄、制造舆论;二是能够算作是蒙元的离间之计,搅浑事实,以此制造宋廷内部的杂沓;三是蒙古军全力攻打鄂州却无功而返,究竟不是一件色泽之事,若是将退军之原因说成是南宋妥协屈膝,就能够为失利的蒙古军摆脱。

能够试想,假设贾似道真的给蒙古开出了这么优惠的前提,那么蒙古在撤军之后理应遣使过来要求兑现,或许在今后侵宋时也可鼎力衬着,然则翻遍史书都不见这种记载。若是说因贾似道隐瞒住了实情,那么南宋不见记录情有可原,蒙古方面也无记载就错误情理了。再有,其时贾似道仅仅是宋军的前敌主帅,还不是后来一手遮天的权臣,割地、赔款、称臣等如斯重大的事情必需请示宋理宗。秦桧在权势熏天时,主持绍兴订定合同依然要靠宋高宗做主;更况且这时的贾似道呢?并且,忽必烈作为一个颇有政治手腕的人,岂非会去和无权做主的敌方大臣杀青订定合同吗?

在此提出一种概念:真实的汗青情形应是有“鄂州议和”,但无“鄂州订定合同”。贾似道鉴于双方力量达到均衡,就遣使劝蒙古退军。宋朝历来有议和传统,贾似道象征性地提出岁币只是权宜之计,但所谓的划江、称臣并不存在,这既是贾似道不敢去做的,也是他基本做不到的。或者有人疑问:为何贾似道不乘胜追击呢?这种设法颇有空言无补、强前人所难的味道。鄂州之战只是守城战,而宋军在战争前后一向吃力吃力撑持,丝毫不曾占有过优势,防御尚且难题,追击野战生怕更无胜算。

抛去贾似道在朝后期的过错,他在鄂州之战中的劳绩是不容扼杀的。作为当朝宰相,率军入援硝烟漫溢的鄂州城,亲临斗争第一线批示作战,汗青有几人能做到?民族英雄文天祥,晚年关押于多半(今北京)时,曾评价贾似道“己未鄂渚之战何勇也,鲁港之遁何衰也”,客观地指出了贾似道在鄂州之战时的勇敢示意。然则,宋廷在鄂州之战后过度举高贾似道,令他发生了飘飘然的心态,此后将身上官二代的偏差悉数露出出来,一发弗成整顿。

后世之所以认定贾似道在鄂州有过卖国行为,估量是因为贾似道的名声太臭。加上贾似道在南宋晚年实施“公田法”、“筹算法”等改造,触犯了多量士绅、权要的既得好处。这些人屈膝元朝后,写出的笔记小说中便大用春秋笔法,正人正人嵬峨全,奸佞小人则一无可取,贾似道是典型的奸臣权相,毫不可建功,那就只能卖国了。不外,南宋末年贾似道倒台后,一些有识之士如黄震说:“方贾似道事急之际,尝约议和。已而往来鄂州与共守战,尝获捷,及元兵解去,遂掩订定合同不言而自诡再造之功。”宋元之隙的郑思肖,是一位具有强烈民族气节的人士,他也认为贾似道是“殆许岁币”,而蒙古“以许岁币为诚语”,“遣郝经入使索其物”。他们都不认为鄂州议和是一种错误的甚至屈膝的行径,而是贾似道为促成忽必烈退军、争夺时间的一个权宜之针,同时也指摘了他事后向朝廷隐瞒实情和禁锢使节的错换动作,可谓公允。

1274年战争始末

元至元十一年(南宋咸淳十年,1274),元军冲破鄂州(今武汉武昌)区域江防,击败宋军的渡江攻击战。

至元十年,元军攻占襄阳、樊城(今湖北襄樊)后,元世祖忽必烈命荆湖行省左丞相伯颜率水、步、骑军20万,分兵三路攻宋。伯颜居中路,率主力沿汉水南进。次年九月,伯颜军至郢州(今钟祥),绕过宋将张世杰部的阻截,南下攻取复州(今仙桃市沔阳)等地。

十一月二十三日至蔡店(今武汉汉阳西),进逼汉阳。时宋命淮西安抚制置使夏贵率战船万艘,控扼长江要口;权知汉阳军王仪守汉阳;权知鄂州张晏然守鄂 州;都统王达守阳逻堡(今武汉东);京湖、四川宣抚使朱祀孙率游击军巡江接应。二十五日,伯颜见宋军战舰密布,隔绝入江通道,遂采纳部将建议,拟过沦河(今府河)由沙芜口(今武汉汉口东北)入长江。因夏贵已在沙芜口布兵设防,伯颜便以部门军力佯攻汉阳,声言取汉阳渡江,诱夏贵调水军往援。十二月初四,元军趁机占领汉口,继派兵一部袭占沙芜口;并在汉口北凿开汉水堤坝,引战舰入沦河,转沙芜口入江,将悉数军力屯于江北岸。

夏贵见势急率水军主力支援阳逻堡,贪图阻止元军东下。十一日,伯颜督军进围阳逻堡,连攻三日未下。十三日晚,命右丞阿里海牙以一部军力持续攻城,牵制宋军;暗遣平章阿术率马队3000,行使雪夜搭船溯江西上40里,至青山矶(今武汉东北长江南岸)对岸停泊,拟从防御微弱处乘虚渡江。次日晨,阿术遣前军强渡至中流,遭宋水军阻截,死伤300余;遂亲率后军继至,击败宋都统程鹏飞所率水军,获船千余艘,立刻架浮桥,保障大军渡江。伯颜闻讯,督军急攻阳逻堡。夏贵闻元军已渡江,率战舰300艘东逃,余舰大溃。

元军乘势拔阳逻堡,王达及守城将士大部战死。朱孙率部退回江陵(今属湖北荆沙),鄂州江防至此崩溃。元军包抄鄂州,焚宋战舰3000艘,割断汉阳与鄂州关联,两城遂接踵请降。伯颜留兵4万驻守鄂州,继率主力沿江东进。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