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大明最后的无奈----

2019-10-22 00:47:02阅读:142评论:

明末的流寇源于天灾,因天灾而发生流寇,所谓流寇便是没饭吃的老公民聚众起事,是以流寇本是良民,既然流寇的根源在老公民的饭碗上,那么假如给了他们饭碗是不是就会搁浅流寇了呢?杨鹤用生命敷陈我们,事情没有那么简洁!剿与抚的争执

天启末年,西北已经显现天然灾祸了,流寇已经有了星星之火!崇祯皇帝即位,当除掉魏忠贤之后,若何处理流寇问题,摆上了御案!

那么若何解决流寇问题呢?很简洁只有两种方式,要么剿杀要么招安!

反观中国历代流寇作乱,剿杀只会越剿越多,当局经由铁血镇压,只会使当局加倍钩心斗角,损失民心!那么历朝历代为何很罕用招安策略呢?

首先我们要领略,之所以有流寇,就是老公民没饭碗引起的,这个或者是天灾,也或者是兵灾或许政治极端靡烂造成的,皇帝都不傻,若是当初能解决,就不会爆发流寇了!

换句话说,流寇的发生,已经表明当局对公民已经力所不及了!世界已经失控了!

言归正传,不管是剿照样抚,都要花钱,这是事实,这也好懂得!剿杀需要大规模军事调动,这需要钱!而招安又分两种,一种是当局拨款赈灾,匡助公民渡过难关,二是将流寇改编为帝国戎行,由当局管饭,就像《水浒传》里朝廷招安梁山英雄一般,问题是这也需要大笔的开支!

然而更主要的问题是,此时的大明帝国有钱吗?朝廷太难了----经济方面

照样那句老话,朝廷没钱!

大明中后期,财务已经左支右绌,嘉靖刷新,张居正改造,万历加派三饷,征收矿税,都是在为朝廷解决经济问题,然而都失败了!

因为朝廷已经收不上税了,而东南钱粮根基上被权要集体垄断,全国如火如荼的巨细矿业,都成了权要集体的好处链条,任谁无法撼动!

天启用魏忠贤袭击文官敛财,依然是杯水车薪,将就可以应对辽东危局,朝廷太难了!

比及崇祯剿杀魏忠贤,众正盈朝,皇帝孤立于权要集体之外,面临国度危难,皇帝力所不及,只剩下吃力吃力乞求了!

面临流寇泛滥,皇帝进展权要集体能拿出一部门钱来解朝廷燃眉之急,而权要集体也进展皇帝从内帑拨款济急!

然而谁也不肯意以本身的好处补国度之不足!

老公民却认为国度有钱啊,你不拯救谁拯救?然而放眼望去,皇帝看到的报表都是两个字----赤字!朝廷太难了-----政治方面

面临危局,权要集体集体静默,人人照样像以前一般,对于八卦新闻争的面红耳赤,然而对于国度大政方针一言不发!

面临西北事态,谁敢挺身而出深入虎穴?事实上不是他们不敢,只是权要集体太领略了!

此时我们公理凛然的东林党人也没人甘愿自告奋勇!

他们知道解决流寇说来其实很轻易,只要钱到位,就能摆平,问题是人人都知道当局没钱,没钱谁敢去?

然而就在人人静默之时,杨鹤浮出了水面,我们都知道杨鹤是被众臣一致介绍而走立时任的!来岁,总督武之望死。久之,廷臣莫肯往之,群推鹤

西北总督武之望倏忽灭亡,西北事态加倍重要,此时公理凛然的东林成员们集体静默。没事闲扯淡的时候我们能看到他们激昂激动,一旦有大事他们马上退缩!杨鹤就是在这种情形下被推进“火坑”的!

事实上,杨鹤甘愿去吗?他天然不肯意!人人都久居宦海,谁还不清楚事态啊!众臣为何一致介绍杨鹤?

原因很简洁,因为杨鹤曾经说了一句话,冒犯了整个宦海,所以人人一路把他往死地推!图治之要,在培元气。自傲兵大役,加派频繁,公私交罄。小民之元气伤;自辽左注、黔、蜀丧师失律,暴骨成丘,封疆之元气伤;自近绅勾党,彼此相倾,逆阉乘之,诛锄善类,士医生之元气伤。譬如宿疾初起,百脉未调,风邪易入,道在培育!

他的这道上书,获得了崇祯皇帝的赞许,批复:培育元气,今日要务!

而掌权的阁臣却认为:这学问用不得。

杨鹤的这道上书很厉害啊,暗藏杀机,直接针对权要集体,直接戳到了权要集体的脊梁骨,人人对他们能不恼恨吗?于是人人认为此时培育元气错误时宜,于是决意把杨鹤倾轧出中央,而武之望的死,恰恰给了他们倾轧杨鹤的机会,在此配景下,杨鹤走立时任!杨鹤总督西北

杨鹤本人对流寇是有必然同情心的,是以在对流寇的招安问题上,他的政策显得很宽松,只要甘愿屈膝,则马上赦宥悉数罪过!

因为前面说过,不管是剿照样抚,都需要大笔银子,而朝廷没钱,杨鹤只能本身想法子解决资金问题!

当然杨鹤也没有这个能力,那些贪官若是有这个憬悟,流寇也不至于如斯疯狂!

前面说了激发流寇的原因无非就是天灾,兵灾以及政治的力度靡烂!

杨鹤天然清楚,然而他无力解决。天灾就不说了,后背两个是人祸,只要碰了就是挑战整个宦海,杨鹤毫不敢这么做!

面临如斯死局,杨鹤只能破罐子破摔!然而他的做法,只会使流寇加倍疯狂,因为造反的价值太低了!他的政策是在间接性的鼓励造反!

是以,杨鹤只能施展宦海的传统,随便搞点政绩应付一下了事!这也就是杨鹤招安政策如斯宽松的原因!这也是杨鹤的无奈!

同时杨鹤也打起了皇帝内帑的主意,我们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明末国库没钱,就喜欢找皇帝发内帑的钱,户部喜欢用,工部喜欢用,兵部也是如斯,因为如许权要能够解脱责任,把舆论转向皇帝这边,因为皇帝不发内帑就是你皇帝的责任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只有明代的皇帝内帑天天被大臣追问的原因,同时也是内帑变的神秘的原因!

在官员公理凛然的求全下,皇帝成了世界大乱的根源,皇帝的不负责任导致了世界的腐败!

同时这也是大明的无奈,权要集体的壮大,皇帝的无奈,面临危局的哭嚎,组成了整个大明的无奈!总结语:大明末年有浩瀚的无奈,并不是皇帝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壮大的权要集体对帝国的掌控,蒙蔽了我们的双眼,我们要经由现象去发现问题背后的实情!

参考资料:

《明史》

《明史纪事本末》

《明朝那些事儿》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