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隶书说:“从古至今隶书所走的路”你知道吗?这里全告诉你了

2019-10-17 01:11:32阅读:157评论:

秦隶-古隶

秦隶,又称古隶,它发源于战国时代的秦国,盛行于西汉前期,是一种由篆书简化演变而成的字体,在结体上带有显着的篆书陈迹,我们从湖北云梦睡虎地秦简、四川青川县战国木牍中能够看出,秦隶在字的构造上和篆书的不同不大,只是在用笔上有所分歧,把篆书的圆改变为方折,这是最大的区别。此外还删繁为简,截连为断,笔画有粗有细,部首能够有混一致等。

西汉的石刻隶书存世不多,以前我们只能看到《霍去病墓刻石》、《五凤二年刻石》以及西汉末年的《菜籽侯刻石》等少数刻石文字。20世纪70年月以来湖南长沙马王堆、比江陵凤凰山、山东临沂银雀山、甘肃武威等地出土了大量的的帛书和翰札,增加了我们对西汉隶书的熟悉。西汉初期,国度统一强大,经济繁荣蓬勃,人民生活不乱,文化艺术昌盛。公元前二世纪末,为了珍爱张骞等勘探通向中亚、欧洲的“丝绸之路”,汉武帝吩咐将军霍去病、李陵等人,率领戎行进军河西、新疆等地,沿途屯田戌边,构筑了很多城郭烽塞关口。

西汉隶书

清末以来,考古工作者在这些被荒弃的遗址上挖出了大量汉代完整的或已残断所的竹木片,上面悉数是以墨书写的文字,内容对照雄厚,从中央发布的沼书、司法、号令、到兵卒的名册和赋税收支等,无所不有,这就是著名中外的汉简。西汉到东汉中叶,纸张还没有发现和普及,竹木简和帛(一种丝织品)被当成“纸”来使用,而帛比竹木更稀贵,当然用帛作书者对照少,又因为竹木简轻易留存,所以,我们如今挖掘出来的多半是竹木简。汉简书法,它的形态和用笔转变对照大,有生辣雄劲,属于古朴的隶书;有轻率急就,自由开放,成为章草的领域;还有的向楷书转化。汉木简书除了部门对照工整之外,大多数因为使用的原因和社会生活日趋繁杂,不得不追求简略速成和轻率急就,这是竹木简书的一大特色。正因为如斯,反而在书法艺术上示意出一种天然生趣、举止高雅、粗犷拙实、转变较大而不拘谨的古拙神韵。我们从西汉隶书中,能够看出由秦隶演变而成东汉隶书的成长演变过程,西汉隶书填补了我国书法艺术史上从秦隶到东汉碑刻隶书这一过渡阶段的空白,还为现代书法家们供应了研究的新课题。

东汉隶书

一种新的字体发生时,起头老是难免带有不划定稚拙的形态,然则到了统治阶级的手里,逐渐被划定、工整的形式所取代,这是汉字书法艺术的成长纪律。东汉盛行立碑刻石的风气,有权势人好作丰碑,内容大多数是为统治者歌功颂德以及记录祭奠和迷信等。碑字当然要正直,美观,不克如常翰札那样的轻率写法了。如许,大量书写碑字便为隶书正体化供应了实践和慢慢完美的场地。尤其在字的身形方面,因为碑字求整洁,就逐渐选择了正式样,以略扁的方形为根基身形。隶书的趋势工整、波势的发生、点画的俯仰以及带有装饰性的挑法等等,都是这种加工、成长的究竟。东汉碑刻隶书则代表了汉隶极盛时期的气势,从而也成为汉代最成熟最规范书体的范例。

撒布至今的东汉碑刻大约有一二百种,有的原石已不存在,仅仅保留拓本,数量较多,并且气势纷歧。东汉碑刻隶书,大体能够分为二个大类,一类是字形对照方整、法度对照严谨,而且波磔分明;另一类书写对照随意天然,法度不十分森严,有纵容不羁的意趣。此外,在雄厚多彩的东汉碑刻书法中,还有一种书刻在摩崖上的隶书,因为石面不屈整的特别前提,形成了书法的特别结果。

东汉今后,跟着时代的成长,隶书天然矫捷和真诚的韵味就逐渐减却了,陈陈相因,不免走向模式化,到了魏晋时代通用文字的地位为楷书所庖代,虽隶意犹存,然汉人的神韵已风光不再,今后历经唐、宋、元、明各代而逐渐衰落。

清代隶书

到了清代,隶书呈中兴之势,又形成了隶书迷承与立异的时代。清代的隶书可分为三个时期:一是清初书坛。清代初期王时敏、郑簠和朱尊等力倡恢复隶书古朴奇批、雄深峭拔的风貌,拓荒了碑学的先河,根基上代表了清初隶书的风貌。二是清代中期隶书。至清代雍、乾时期,跟着金石之学的慢慢鼓起,大量碑碣的出土,显现了大量金石考据方面的专家和学术著作。很多解经证史的资料,被越来越多的学书者借以寻找书法艺术,从而导致了清代中期书坛上碑学的逐渐兴盛和帖学的衰落。这一时勺金农长于碑学,他以汉、魏隶书为根蒂,并从民间书法艺术中吸取养分,从而形成了法度森严、古穆质朴为特点的古雅奇异的隶学派别。同时期有名的隶书家还有郑板桥、黄易、桂馥、伊秉绶、邓石如等人。个中伊秉绶的隶书小我气势较为显着,他的隶书善用浓墨,乌亮如漆,用笔隶连系,笔画光洁精到,无碑迹的斑驳,旦却富有金石之气。厥后的邓石如本是篆书高手,他的隶书是在学成篆书之后临写汉碑的,是以构造用笔出规入矩,且多新意。其书风方圆并见,以方为主,体势朴直,笔画平实,重感和力感非常强烈。形成骨劲茂丰、雅洁均匀的邓派气势,卓然立于浩瀚清代隶书名家之中,从而成为清代隶学的岑岭。清包世臣将其隶书列为“神品”。三是清未隶书。经由清代中期近百年的杂糅,到了清未嘉、道时期,碑学盛行,各类汉简资料络续被挖掘。这一时期的代表书家有陈鸿寿、何绍基、杨岘、胡震、钱松、赵之谦等人,在参研各类碑版和翰札书法的根蒂上,逐渐起头独树一帜,另立书风。个中的陈鸿寿隶书吸取了汉摩崖石刻的意趣,用笔清癯苍秀,简古率意、潇洒超脱。在结体上,将隶书结体割裂改装,造型奇异。他学隶虽以汉碑为根蒂,但在其隶书中却不见汉碑的方整,有匠心别具之妙。清末最有影响的书法家是何绍基,所作隶书无夸饰矫情,松懈率性;笔势豪宕奇崛,具有凸起的小我书风。晚清杨岘的隶书,构造不着意于点画的工整,用笔又不纯以汉碑的阳刚取胜,而是化刚为柔,柔中见刚,弯曲柔韧而又不失雄强之势。其边款行书渗碑入帖,行书中透出碑味,对后世书风影响较大。在晚清艺术史上,赵之谦无疑也是最为主要的书法家之一。他是清代碑学理论的最有力实践者,其隶书参用北碑档书书意,用笔浑朴遒润,顿挫有致,笔笔中锋字里行间笔意顾昐,各具意态,行款较为活跃矫捷。

在清代二百多年里,因为碑学的盛行,隶书之学成为汉代今后的又一中兴时期,并对近代甚至现代隶书发生了较大的影响。隶书因其既具实用价格,又具有艺术赏识价格,因而如今仍受到恢弘书法喜爱者的喜爱。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