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文史宴:五岳剑派里面,为什么恒山泰山人多势众,堪比嵩山派

2019-10-12 23:30:40阅读:137评论:

文/李莫愁

看小说能够有好多种阅读方式,用社会学的目光来看也是方式之一。本文从《笑傲江湖》的细节出发,勾勒各大门派的成色,注释了为什么连恒山派、泰山派也比华山派强那么多等问题,可谓另具匠心。

《笑傲江湖》呈现了一个缤纷多彩的江湖世界,各大门派势力此消彼长,其势力局限也跟着自身实力及江湖形势的转变而转变。

少林武看成为江湖既得好处者,以维护本身的地位和地皮为起点,除了坐山观虎斗,还时不时出来搞点事情,谁最激进,他们就拆谁的台。以五岳剑派为代表的正教新势力则以“侠义道”自居,以覆灭魔教为己任,最终却因内讧而实力大损。而魔教对于势力局限的掌握模式和诉求却显着跟通俗的江湖门派纷歧样。

关于势力局限的剖析,本文仅限于《笑傲》中显现的首要门派,像福威镖局如许根基不自动介入江湖“争雄”事务、以盈利为方针的企业以及田伯光、不戒僧人、漠北双雄之类的“小规模纳税人”,本文均不涉及。

破落户:衡山派与华山派

1

首先进场的华山派作为一个非宗教门派,有着辉煌的内斗史。从元末的掌门人鲜于通害死师兄(详见《倚天屠龙记》)到后来的“剑气二宗”大火并,什么样的黑帮也架不住这种折腾。

最终到了岳不群这一代,华山派成了“夫妻店”,以及二十几个功夫三四流的门徒(令狐冲除外)。在原著中,为了引开岳不群,田伯光跑到长安城“一夜之间连盗七家大户”,华山派上下一致认为“长何在华山四周,这是要咱们华山派的悦目”。

由此能够揣摩,《笑傲》中武林中人公认的华山派势力局限大约就是华山周边百余公里局限。但实际上,岳不群并不克有效治理本身的地皮。例如剑宗的风清扬住在华山,田伯光也曾挑着酒坛子上华山。

回首一百多年前,华山派可是围攻光亮顶的武林六大门派之一。而在《笑傲》中,桃谷六仙能够逼得华山派跑路,途中又差点被十五名黑道人士“团灭”。就连差盘缠,都得去洛阳化缘。

严厉地说,岳不群向导下的华山派其实已经没有了势力局限,最多只能算继续祖业住在华山,其焦点资产生怕仅剩“华山派”这块金字招牌以及算不上一流的一些剑法秘籍。

放到如今,就是一家几乎没有现金流、只剩下老字号商标和二流手艺的地级市知名企业。

岳不群纯属武大郎开店

衡山派跟华山派的情形雷同,但衡山派门生要多一些。是以除了门派地点山头,衡山派的势力局限要大一些。《笑傲》第三章中描写过一个发生在衡阳城茶馆中的桥段:

向大年(刘正风门生)向茶博士道:“这里的茶钱……都记在刘三爷(刘正风)帐上。”

那茶博士笑道:“哈,是刘三爷的客人,哈,我们请也请不到,哈,还算甚么茶钱?”

由此揣摩,衡山城也是衡山派的势力局限。

宗教托拉斯:恒山派与泰山派

2

恒山派和泰山派跟上述两个门派有所分歧。首先,这两个门派有宗教配景。有宗教背书,香火钱之类的收入就少不了。在古代,一些大的寺院道观往往还有地租收入。在原著中,泰山派和恒山派的财力显着比华山派强,门生也更多。

例如,在《笑傲》第二十九章提到令狐冲接任掌门时,“数百名女门生依着长幼之序,站在他死后”。至于恒山派的势力局限,很值得联想。原著第二十三章定静师太率领门生南下福州用飞鸽传书时提到:

鸽儿到姑苏白衣庵换一站,从白衣庵到济南妙相庵又换一站,再在老河口悄然庵换一站。四只鸽儿接力,当可送到恒山了。

而令狐冲也按照定静嘱托,将恒山门生送到福州无相庵。固然原著写道,“恒山派和武林中各地尼庵均互通声气”,但其时正教魔教势不两立,若是把恒山派比作母公司,那这些尼庵生怕几多都有恒山派的“股份”在个中,否则毫不敢果然匡助甚至收留恒山派的人。

当然,这种“股份”或者是无形资产(配合的宗教崇奉)、江湖情面往来甚至是直接的财帛投入,甚至或者有庵主与恒山派有着直接/间接的师承关系。

是以,恒山派更像是一家全国性某一行业(释教财富)连锁企业,其直接掌握的势力局限首要是恒山本部。究竟,按照原著的描述,恒山距离魔教总坛不到一天的距离,实力不到必然水平不足以自保;而其间接的势力局限或许说是影响力,还包罗各地的尼庵及其地点的必然区域内。

恒山派的师太们实力实在不弱

泰山派是道教门派,“全派四代共有四百余众”。据史料记载,自汉末张道陵时起,道教就在泰山有了根本;唐宋时期更是成为道教名山——乾封元年(666年),高宗东封泰山,归途中追封老子为“太上玄元皇帝”,在泰山建老君堂、祀老子。

汗青上,“全真七子”中的王处一曾历久隐居山东昆嵛山、孙不贰曾在泰山鹰愁涧修炼;丘处机的女门生訾守慎曾住持泰山长春观。在金庸汗青谱系中,元末的《倚天》时代,武林中已无全真派名号。《笑傲》中的泰山派或者是山东境内道教势力的又一次整合。

只不外,泰山派比华山派的内部矛盾还猛烈,泰山派门人甚至能够坐视掌门人众目睽睽之下被外人杀死。这种钩心斗角的门派,势力局限最多也只能在山东境内。人在江湖,谁武功高、谁背后势力大,谁就是“大佬”。偏偏泰山派门人的武功也不入流,例如与掌门平辈的天松道人,连田伯光都打不外。

奴大欺主:嵩山派

3

在华山派内部大火并之后,五岳剑派中势力最强的当属嵩山派。这是一个来路很“新鲜”的门派。因为嵩山上还存在着一个神一样的门派:少林派。

《倚天》中曾提到偏激领班陀偷练武功,后来成为武林中一大祸害;也是以事,少林派起了内讧,罗汉堂首座吃力慧禅师远走西域,自成一派。远走西域,意味着吃力慧尽管技艺高强,也弗成能在华夏开山立派。少林藏龙卧虎,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本身师兄弟“不写意”都得滚得远远的,嵩山派却能在少林眼皮底下崛起,独一的注释就是:嵩山派是少林培植起来、专门用来对于魔教的。这跟汗青上一些大国培植个体小国、匹敌本身的仇敌是一个套路。

是以,嵩山派一起头生怕没有什么势力局限。然而跟着形势的成长,“代理人”逐渐不听幕后老板批示,在实际中也不是什么新颖事。嵩山派有了左冷禅如许野心勃勃而又擅长经营的掌门人,其势力局限早已超出本身的大本营。

左冷禅奴大欺主

首先,左冷禅有一大帮武功高强的师兄弟,在刀光剑影的江湖世界里,这个才是焦点资产;是以,左冷禅才能够分歧水平地过问其他四派的内部事务,或许以冠冕堂皇的来由“批示”他们承担一些“义务”;其次,左冷禅撮合了多量黑道高手,影响力更是普及整个江湖。

若是五岳剑派最终被左冷禅彻底掌控的话,正教中的武当毫不是其敌手,少林的江湖“话事人”位置也一发千钧。所以少林、武当才或明或暗损坏左冷禅的“并派”规划。

新秩序下的老字号:少林、武当与其他

4

作为武林中的汗青传承最悠长的门派,少林寺在江湖中的位置是“超然”于整个江湖的。世界武功出少林,少林门生遍世界。无论是知名的莆田少林寺,照样好多师承自少林的江湖会道门老迈,他们在武林中的后台就是少林派。例如《倚天》中的少林门生、龙门镖局镖头都大锦被杀后,替他出面的就是少林派。

若论武林中公开的势力局限,少林派生怕无出其右者。有少林门生称雄的处所/行业,就在必然水平上属于少林派的势力局限。

当然,对于好多江湖英雄来说,有少林派如许的强势力量“罩”着,也是一件功德情。若是是那些入不了少林高僧们高眼的小门派,厥后果就是被魔教“入股”。

少林是旧秩序的代表

作为正教“二号”门派的武当,跟昔时的全真教有点雷同。王重阳、张三丰都是江湖一等一的高手,究竟教出来的门徒倒是一代不如一代。到了前《笑傲》时代,甚至发生了魔教长老夜袭武当,夺走镇山宝剑及张三丰手书的《太极拳经》的耻辱之事。

经此一役,武当的江湖地位和名望生怕远远不如《倚天》时代,没有张三丰的武当派,就似乎没有了黄家驹的Beyond,只能跟在少林后背亦步亦趋,其势力局限生怕仅在武当山上周边。前提是魔教和左冷禅都不来自动招惹,因为冲虚道长的武功生怕不比左冷禅高几多。

至于昆仑、峨嵋、崆峒诸派,《笑傲》原著中着墨不多,但作为《倚天》中江湖六大门派的代表,又能在少林武当邀请下登上恒山配合匹敌魔教的攻击,估量其实力犹存,只是不如之前煊赫而已,但至少能守住各自的山头,不至于像岳不群一般。

同样露脸不多的丐帮,生怕也是一落千丈。因为在金庸的《雪山飞狐》《碧血剑》等著作中,明清时代的丐帮几乎没有了存在感。但从实际角度来说,各个城市的飘泊乞讨人员,其实都有着本身的地皮。

说句题外话,在作家李幺傻的书中,暗访了好多丐帮的恶迹,例如采生折割之类。小我感觉金庸把丐帮描述为“正教”是其作品系列的一大BUG。

至于青城派,都被林平之虐成那样了,也就不再赘述其势力局限了。

黑帮社团:魔教

5

若论武林中潜在的势力局限哪家强?魔教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但魔教跟正教其他门派显着“气质”分歧,因为它跟那些刀尖上舔血、争名夺利称霸武林的江湖门派有着基本分歧的诉求——魔教有着弘远的幻想和理想:黑木崖总坛牌楼上四个大字“泽被苍生”,号称要办事苍生就是证实。

若是拿现代的日本做对比,那其他门派就是山口组、住吉会等帮派,魔教更像是陷入黑帮仇杀的“红军”组织。

《笑傲》最后一章中少林住持曾说,“魔教要毁我少林、武当与五岳剑派,百余年前便已存此心”。按照主流“金学”人士的见解,《笑傲》的配景应该是明朝中后期,那么一百多年前能有“扑灭”少林武当等势力的只有明教。而明教的方针从来就不局限于“江湖”。

且不说《笑傲》中黑木崖那“诡异”的地舆位置,单说“泽被苍生”这四个字,就让令狐冲感受到“东方不败……可不是平常的草莽豪雄”。魔教的地下势力遍布大江南北,例如任我行夺权之时,并不像岳不群左冷禅一般,“比剑”就能够定乾坤,而是慢慢消灭外围,先克服能够克服的长老及其他教内实力派,最后才登上黑木崖。

你有科学,我有神功

在这个过程中,原著提到一些长老“原是江西青旗旗主”,能够揣摩魔教的高管们分为光亮使者、长老、旗主等分歧级别,也有受总坛直接任免的各区域负责人。这种掌控力度是少林掌门、五岳剑派牛耳所不克对比的。难怪好多武林中人公开提到“魔教”“东方不败”就胆颤心惊。

这分明就是一个组织森严、潜在势力局限普及江湖的可骇组织。除了直接掌握本教成员,魔教还经由“恫吓”,例如“三尸脑神丸”等毒药,分歧水平“控股”了一多量江湖“非正教序列”的闲散人员。这些人遍布各地,一旦魔教总坛下发指令,这些人就得历尽艰险从,充任炮灰的脚色。

靠这种手段成长“下线”,武林中人称其为“魔教”而非日月神教,实在不冤。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