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吴昌硕癸丑(1913年)作 书法 横披 水墨绢本

2019-10-12 23:29:27阅读:176评论:

简介:吴昌硕,初名俊,后改俊卿,字仓石、昌硕,号缶庐、吃力铁、老缶、缶道人、大聋。浙江安良士。久居上海,其大适意花草引领海上。被推为西泠印社第一任社长。工书法,得力于石鼓文,凝练遒劲,气宇恢宏。晚年以篆、隶笔法作狂草,加倍遒劲豁达。《中国近现代书画家辞典》P95。

题跋:大正二年 余获之上海八年三月 譲之三野君实应其垦望也 鸳城伊藤谦

钤印:安吉吴俊章 仓硕

钤印:鸳城 太益

释文:王母西归沸鼎湖 红丸疑窦不克无 臣心既死孤谁托 玉座频移泪已枯 掷玺汉时同饮恨 裹粮岐下未迁都 乾坤仅有苦楚色 一任春风响鹧鸪 癸丑三月沪上遇鸳城师长索书是幅 希教我 吴昌硕时年政七十

按语:此吴昌硕行书横幅,是吴昌硕书法作品很难见到的绢本作品,且是日本回流的作品,有伊藤谦的题跋为证。是以,这件作品就弥足珍贵了,也能够说是吴昌硕师长蜚声国内外的又一大见证,且影响了一代代中外书法人人。

吴昌硕的行草书,字形忽短忽长,笔势忽收忽放,从钟元常处得笔短意长之致,凑泊非缘狭窄,而流转酣畅则借自王觉斯,迅疾而不世故,擒纵自如,不失法度,转变多端,风行雨散,所漫溢的一股淋漓元气和真气。其下笔有如锥力透纸背之力,尖处极备精微,重处亦见矫捷,处处可留得笔住,却又绝非故作迟涩。“奔放处不离法度,精微处顾到气势,”这是吴昌硕的论艺名言,绝非徒作逻辑游戏的空论诳言,而是他在历久艺术实践中亲身经验和体味的结晶。他的书法,不是妍美一路,然而并不以丑怪眩世人目,老辣而不伤韵,雄健浑成中时而露出一段飘逸流丽的韵致来,恰如京剧名净裘盛戎的声腔艺术,不失一味粗豪,黄钟大吕中仍有一种“媚”趣。吴昌硕把篆籀之气融入了画,更融入了各体书法。圆劲苍古的线条韵律和朴陋古拙的金石意味是吴昌硕审美感触的主流,也是他艺术的魂魄地点。“诗文书画有真意,贵能深造求其通。” 这种孜孜以求深造,又将其道一以贯之的艺术幻想和追求便终于铸成了“吴派”艺术的特有风神,众所倾心景仰,巍然为开宗立派的巨匠宗匠。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