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陈洪武:书法展不是时装秀,切勿本末倒置

2019-10-12 21:37:50阅读:59评论:

现代书法30年来的成长,可谓成就卓著,人才辈出,其间各类思潮、派别出色纷呈,从多个角度促进了书家和学者进行深条理的索求与思虑,鞭策了书法事业的蓬勃成长。

现代书家比汗青上任何一个时期的书家的眼界更宽广,拥有的资料更雄厚。现代书法在学术理念、艺术主张、气势构建上都能与我们身处的这一伟大时代合拍,呈现出精巧的成长态势,并形成多元包涵、百花齐放的繁荣景象。

陈洪武行书春联

“展厅成就”是现代书法成长中一道亮丽的景致。现代书坛热衷于书法竞赛,陪伴各类展览赛事,很多年青年头书家脱颖而出,形成一种更为开放的共生情况,促进了书法艺术的提高和书家之间的互相交流。

然而另一方面,这种具有竞技性质的书法竞赛,往往以展厅为序言,以一件作品命名次,这势必导致对作品形式的猎奇。为了吸引眼球,千方百计追求形式,作品拼接花哨,五光十色,仿佛是一个“时装秀”。

在必然水平上,以展示与竞技为目的的展览效应导致了书法沦为“图像时代”的产品,轻忽挖掘提拔书法本体所独有的内涵与价格,以形式的荣华袒护了书法文化内涵和诗意品质的缺失,损减了书法文化精神的高度。

陈洪武扇面书法

客观上说,现代书法正处于一个“快餐文化”与“经典文化”作对失衡的生存状况,这使得我们与前人的优游自在、闲适安闲甚至激情勃发、一绝于书的诗意状况愈走愈远。是以,陶酝现代书法诗意品质,走出文化缺失的误区,鞭策书法可持续成长已成为书坛学界的共识。

要想提拔我们的书法境界,首先手艺是十分主要的,汗青上任何一位人人都履历了由技入道的过程。

颜真卿的《祭侄稿》原是一篇无意于书的文稿,但写得神采飞动,笔势雄奇,一唱三叹,得天然之妙,可谓无意于工,反而极工。我们细心推敲局部细节,横画姿态横生,撇画摇曳多姿,好多字都是用枯笔在纸上擦出来的,一般的老辣纵横,不失法度。这些极细微的手艺,没有历久的定型练习,没有充沛的实践经验,没有精巧的本质养成,弗成能在快速的活动中雄厚而正确地表达出来。

颜真卿《祭侄文稿》

书法技法的储蓄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必需对峙历久络续地耐劳练习,方能渐入佳境。若是书法气势与手艺过早的结壳与定型,不再吸纳新的器材,书法在低手艺层面上反复轮回,就难以入道。

由技入道,技是根蒂,是先决前提,没有其量的储蓄就弗成能进入道境。但只在手艺上下功夫,而忽略文化、心性、怀抱、品质的锤炼,也很难提拔书法的境界。

书法的境界是书写者经由线条笔迹所折射出来的心灵影像,即前人讲的“书,心画也”、“书,如也”的意思。

在这种心灵影像之中的人格境界与审美境界是密弗成分的。书家笔下的一点一画,流泻的是心灵的迹象。显然,书家的先天天资、字外功夫、人格怀抱以及道德教养都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审美境界。

是以,我们要用澄明的心灵去体悟前人的经典和天然六合中所深含的宇宙精神,学会摆脱世俗的羁绊,忘却那些纠缠于心的尘间世事和虚名利禄,淡假名利,合于天然。杨凝式题壁挥运时虚己无意的状况,与庄子天人合一、逍遥游心的境界,实际上是一脉类似的。

恰是杨凝式这位骨子里布满无邪烂漫的人物,引领了北宋尚意书风的开启。我们在创作中应强调虚己无意,这里的虚己无意并非完全消散了意念,消散了自我,乃是在创作过程中消解了功利之心,使身心完全融入挥写的状况,达到天然生命与书写生命的浑然一体,连结天然的本色。

书家若是不克诗意浪漫地安居在生活之中,而使心灵日渐急躁,失去滋润,那我们将偏离中国书法传统的人文精神,远离书法的本体与纪律。是以,我认为现代书法需要一种诗意精神,诗意精神的素质该当具有自在、空灵、浪漫、自由的品质。

陈洪武草书

“静而与阴同德,动而与阳同波。”不受外力连累与支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悲天悯人的诗情面怀和立异精神。连结一些清醒,既要奋进,又要活得澹泊,尽量摒弃功利带给我们的懊恼,追求人格的自力,追求心灵的自由。

要充裕享受书法带给我们的康乐,享受书法诗意化的美感,力求从现代人快节奏的生存状况中解放出来,以简约悄然的体式回来书法原本自在的感受和优游的状况。“六合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于不期然中自天然然地实现书法诗意精神的陶酝与建构。

然而现代公共对书法的审美能力在退化,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现象。中国书法在其几千年成长的汗青中,一向都是常识分子表达思惟和才情的载体。在古代社会书法照样科举入仕的主要指标之一,只如果念书人,从进修写字的第一天起头就与书法毕生相伴。

陈洪武行书

临帖、读帖、记录、写信、交流、处理公务、吟诗作赋等等,只如果念书人几乎没有一天能离得开毛笔。在这种情况的陶冶下,尽管不是书法家,但只如果识文断字的念书人都邑对书法的美丑有对照强的辨析能力。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