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康里巎巎草书《渔父辞》

2019-10-12 21:37:10阅读:73评论:

康里巎巎(nao,二声),字子山,号正斋、恕叟。色目康里部(蒙古族)人,元代有名少数民族书法家。以书法名世,书法与赵孟頫、鲜于枢、邓文原齐名,世称“北巎南赵”。康里巎巎博通群书,擅楷、行、草等书体,师法虞世南、王羲之,善以悬腕作书,行笔迅急,笔法遒媚,转折圆动。他的成就首要内行草,代表作有《谪龙说卷》、《李白古风诗卷》、《述笔法卷》等。

康里巎巎的书法既有很深的功力,又有劲健清爽、纯净潇洒的神韵。从王字起身,又接收醉素、张颠的狂放,孙过庭《书谱》的俊秀,形成小我气势:行笔迅捷,线条极为流通,字形较长,风姿疏展挺立。自谓一日可写一万字,未尝以力倦而辍笔。流通是一种特别的美,流通而不轻狂,更显出康字的深挚功底。

元·康里巎巎草书《渔父辞》

释文:渔父辞

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销骨立。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医生与!何以至于斯?” 屈原曰:“环球皆浊我独清,世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 渔父曰:“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世人皆浊,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世人皆醉,何不哺其糟而歠(其)酾?何以深思高举,自令放为?” 屈原曰:“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 渔父莞尔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沧浪之水清兮,能够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能够濯吾足。”遂去,不复与言。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