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那一年红军借用了他的大背篓,为何他不要报酬当场就要参军走?

2019-10-12 11:48:36阅读:163评论:

84年前,

赤军从这里越过金沙江,

更给公民留下了进展和火种。

仅在会泽一座小城,

就有1500名本地青年列入赤军,

25岁的黄兴顺就是个中之一。

昔时,

在矿山做劳工的黄兴顺

在县城第一次见到赤军,

赤军借用了他的大背篓,

他为何不要待遇,

就地就要参军走?

第一次见到了赤军......

滇东,会泽,距离县城两公里的水城赤军扩军旧址里,果子挂满了古梨树的枝头。

会泽水城赤军扩军旧址泥像

84年前,就在梨花还在绽放的时候,黄艳的爷爷黄兴顺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了赤军。

黄艳:“他是听者海的人说是来了一支军队,说这支军队为民做主,帮咱们穷鬼伸冤。他就想去看一下,因为印象里面老是见到国民党戎行,老公民都是能躲就躲,能逃就逃,听人家收有如许一支军队,他感觉稀奇想去看一下。”

央广记者李行健采访老赤军黄兴顺的孙女黄艳

黄兴顺见到的是从福建长汀一路走来的红九军团。

1935年4月底,红九军团在军团长罗炳辉的率领下由贵州盘县进入云南富源,经沾益、宣威进入会泽。5月1日在者海镇开仓放粮,随后,一天就霸占了会泽县城。

红九军团长征过会泽线路图

黄艳说,因家计艰难,她的爷爷一向在四周矿山做工,当知道赤军在会泽县城召开万人大会,宣传赤军政策时,他背着大背篓走了整整一天。

黄艳:“进城之后悉数都是人,挤得他都走不到前面去。有一个赤军兵士看到人群中(爷爷的)背篓对照大,就暂时把它借过来,倒放在地上,踩在上面站起来,把党的各类政策给宣传出去。借完背篓之后,还直接给爷爷一块银元作为待遇。据奶奶说,其时租田主的地一年房钱就要一个银元。看到了赤军做这些事,他感觉跟赤军走有进展。其时就把银元直接退给赤军,他说不要钱,也要参军。”

老赤军黄兴顺留下的照片

老赤军黄兴顺留下的长征记录

点滴信任汇成实实在在的拥护

赤军长征一路走来,途中的一举一动成为最好的宣传语。

“赤军绝对不拉夫”宣传口号

赤军长征柯渡纪念馆馆长马继功说,在镇上的丹桂村里,仍然留着一条“赤军绝对不拉夫”的口号,这是军队始终遵循的原则。

马继功:“从这边来(看),‘赤军绝对不拉夫’,不拉夫就是不拉壮丁这些意思。笔迹照样根基看得清楚,(老公民)甘愿跟着走了,感觉合适收留你。不会岁数小达不到或许强硬拉着你去当夫役,都是自愿,就像我们柯渡就有17名。”

柯渡镇丹桂赤军村外泥像

点滴信任汇成实实在在的拥护,革命的火种在这里被彻底点燃,在红九军团霸占会泽县城后的短短几天里,1500多名青年列入赤军。

赤军在进军云南多地时写下的口号

湍急的金沙江水绵亘面前,恰是公民的拥护才使赤军顺利渡过金沙天险。在中革军委以切切急切之令发布速渡金沙江号令之后的第三天,赤军渡江先遣队达到了金沙江皎平渡渡口。

但其时,沿岸船只已经被仇敌运走、损毁。赤军自动向渡口四周村子的公民表明身份,很快找到了甘愿帮助摆渡的船工和第一条划子。

第四天,渡江先遣队就行使这条划子成功渡江,占领皎平渡渡口北岸,用以渡江的六条划子也把握在赤军手中。

赤军长征柯渡纪念馆泥像

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皎平村委会党支部书记毛洪银的师傅就曾经是帮赤军渡江的一名老船工。

毛洪银说,因为水流湍急,本地船工“自古金沙不夜渡”,但37位船工被赤军爱护公民的行为所打动,七天七夜船桨一直,硬是将三万多名兵士渡过了江。

毛洪银:“37名船工是轮换上船,停人一直船。一号船、二号船,就这么按照这个号排起来的,编成号挂在船上,然后就是一号船载几多人,二号船载几多人,它这里就摆布好了,(渡江)很礼貌。”

赤军部队最终汇成磅礴力量

17岁的会泽少年余小祥参军没几天,就追随军队渡江。他的遗孀武凤贤白叟回忆:

武凤贤:“他说过(金沙)江是人家把他带曩昔,他过不去,他还小,他才17岁。”

记者:“就是其时带着他坐船曩昔的。”

武凤贤:“人家说他是小鬼,他说我有人名,为啥叫我小鬼(笑)。是这么说的,人家说你如今太小了,我们把你带到(曩昔)。”

老赤军余小祥生平

巧渡金沙让赤军再一次绝处逢生,但之后的路也加倍艰险,武凤贤说,余小祥活着时经常跟她说,他的长征路固然很吃力,但从没有停下追随的脚步。

武凤贤:“吃树皮、吃草根,(干粮)只敢吃一口,不敢多吃。草根煮一煮照样能煮熟的,树皮还不轻易(煮熟)……再有牛皮、皮带,牛皮羊皮就把毛丝丝煮煮就吃了,煮也煮不熟……可是受了些罪了。”

央广记者杜希萌采访老赤军余小祥遗孀武凤贤

赤军兵士黄兴顺和余小祥曾经渡过的金沙江水现在依然湍急,而84年前那首被赤军兵士唱响的《渡金沙江胜利歌》也还在江边传唱,生生不息。

《渡金沙江胜利歌》:“我们真固执,战胜了难题,战胜了一切委靡,下决心我们要渡江”

中央赤军长征过云南示意图

涓涓细流汇成滚滚大江。长征一路播种红色种子,赤军部队一路成长强大,最终汇成磅礴力量。就在江边,毛洪银向记者转述了昔时赤军兵士与老船工之间的一段对话。

毛洪银:“赤军在这里,就问:‘老乡,这么大的水,从哪里来的啊?’(船工)杨朝兴(音)给他讲,‘这个水很远啊,它是很多小河,淌到这里就有那么大的水。’后来谁人赤军(就说),‘对对对,就像我们赤军一般,部队边走边强大。’”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