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锛偳笔Ψ祝痪猿埏紓,论南朝骑兵的战术和形成过程

2019-10-12 11:48:24阅读:201评论:

马队作为一种军种,自降生之初就成为军事战争中主要的力量,然而华夏王朝因为自己地缘款式的关系,大多数情形下并不盛产战马,在与北方游牧民族的比武中,往往因为这一原因而吃尽吃力头。

在汉武帝时期,华夏农耕民族还能够行使宏大的国力优势,以文景二帝几十年生聚为价值,储蓄出一支足以远征匈奴的马队军队,最终才迎来了卫青收复河套、霍去病封狼居胥如许的功勋,然而比拟较而言,自晋代以降,五胡乱华之后的南北朝僵持时期,南朝诸国在体量上与北朝比拟并无优势可言。

是以,对于南朝来说,为了匹敌北方马队强国,它们必需竖立充沛壮大的戎行,但同时其竖立的戎行也不克完全依靠马队,恰是这种逻辑,使得南北朝时期,南部政权的多个朝代,无论姓氏为何,所竖立的戎行都有着迥异于北方国度的特别战术款式。那么,它们的马队战术有何分歧之处,又是若何演化的呢?

一、东晋以来的南朝困局

"王与马,共世界"是东晋时期最典型的特征,在这一阶段,门阀氏族们所拥有的权力并未因为大一统的事态而有所懦弱,相反,在这段时间内,皇族权力几乎难以和门阀贵族进行制衡,在这种局势下,兵权作为足以摆布一国事态的真正力量也被世家富家所侵占,而晋朝皇帝,则几乎无力动员大规模的战争,《文献通考》中《兵考三》记载,晋元帝南渡之时,"调兵不出三关,大发毋过三万,每议出征,多取奴兵"。在如斯景遇下,想要让中央当局筹措一支足以抗衡北部势力的戎行,无疑是痴人说梦。

而更为严重的问题,其实是东晋的时运不济。此时的晋朝,正好面临华夏王朝自汉代以来最为严重的天然灾祸。"频年水灾旱幢,田收不至"。在这种情形下,晋元帝固然令黄门侍郎虞桓等人开仓放粮,但因为积年来的给养不足,就连禁军都已无余粮可供使用。

在如许的情形下,作为皇帝亲卫的禁军,甚至要"各自佃作,即认为廪"。由此可见东晋王朝所面临的灾祸的严重水平。

然而,这种左支右绌的局势并非无法可解,其时除了朝廷以外,戎行的军权大多把握在各地将领的管辖下,尤其是号称"资兵甲实,居朝廷之半"的荆州,更是成为威胁朝廷不乱的伟大障碍,在这种情形下,真正拥有能力筹措粮饷,募集和练习马队的势力,其实为各地的割据将领。

如许的景遇下,因为东晋朝廷的懦弱,割据一地实为草头王的将领们,成为了东晋时期坐拥兵甲最多的军阀势力。而跟着东晋的溃逃,随后竖立的宋齐梁陈无一不是饱受处所割据势力困扰之吃力。而这种困局,也使得南朝马队轨制颇具特点。二、南朝马队的表里军系统

所谓表里军系统,其实沿袭自两晋,所谓的内军,即朝廷能够直接掌管的中央军,而与之相对应的,是由处所都督所控的州郡外军。这种称谓的差别,其实恰是朝廷因为统治的亲疏远近所划分出的区别。

(一)内军中的马队

朝廷内军机构一共分为两部门,离别名为尚书省和中军,与前朝相雷同的是,尚书省作为真正的决议机构,有着"掌出纳王命,敷奏万机,令总统之"的使命,然则因为两晋时期世家富家后辈"尚清谈"的传统,这些把握了真正权益的高门后辈,却几乎是自动抛却了对中央军的掌握,是以,中央军真正有实在际掌握权的,其实是中军这一机构。

自刘宋(唐宋元明清之宋)起头,中军就在名义上几乎控管了王朝所有马队的调配权力,而骑骑将军、屯骑、越骑、长水三校尉、太子屯骑校尉之职务,更是专门为马队将领所设立。

作为中央的主要军事力量,为了达到统摄全局的感化,素来缺乏马匹又粮饷不足的南朝,几乎是用悉数精神培育了这支人数大约在五千至一万摆布的马队。但事实上,这些马队的数量,无论是和汉唐照样和宋朝比拟,都显得太甚可怜。

(二)外军中的马队

所谓的外军系统,由各地的都督与州郡所构成。比拟于朝廷的内军,外军中的马队数量和质量都丝毫不差。如许的情形其实有些出乎我们的料想。之所以没有中央钱粮供给的外军,可以获得足够的补给和练习,恰是因为南朝各地军阀尾大不掉的特别状况。

事实上,外军并非是一种特定的称谓,真正在南朝活跃的外军士兵,起原并不完全沟通,除了个郡县、都督所总揽的郡县兵及方镇军外,处所世家富家还往往会藏有各自的私兵。这股力量的壮大优势出乎人的料想。

更主要的是,处所都督大多与世家富家向勾通,南北朝两百年的汗青中,这些外军连系统一匹敌南朝朝廷内军的例子俯拾便是。这也组成了南北朝时期特别的政治图景。

与朝廷直接供养招募的内军分歧,处所戎行中马队马匹的起原多出于处所自养,这也造成了南朝处所军马队多寡的差别十分悬殊。

好比在东晋末年,朝廷曾"发所统六州奴及车牛驴马",所谓的六州,系"徐、豫、荆、雍、梁、益"六州,这足以解说,这些区域固然地处南方,然则本地仍然有着大量马匹被民间所豢养。这六州中,又以雍州为最,此地为南朝最为主要的养马地,史称"雍州士马,呼吸数万",但事实上,从如许的记载中我们也能够看到,即使是养马产马的雍州,所拥有的马匹也不外数万之数,去掉那些无法供给士兵骑乘的驽马后,真正能够用作战争冲杀的战马其实并不比内军多上几多。

三、南朝戎行的步骑比例及战法特点

马队数量的稀少使得南朝的戎行设置在其时别具一格。事实上,这也是贫乏战马的政权最轻易显现的场景。早在三国时期,东吴政权的戎行中就缺乏战马,不得不以马队作为辅助,在疆场上对步卒进行支援。

好比《三国志》中曾经记载"破张英、于麋等,转下秣陵、湖孰、句容、曲阿,普皆有功,增兵二千,骑五十匹;策定秣陵、曲阿,收窄融、刘繇余众,增范兵二千,骑五十匹;及孙策东渡,从讨三郡,迁先登校尉,授兵二千,骑五十匹。"这三份记载离别记载了分歧时期分歧事件中东吴赐与将领的军种搭配,均是2000:50,也就是40:1如许一个比例。可见在其时,马队在疆场上只能充任传令兵或许将领的禁卫。

而到了南北朝时期,南朝戎行的战马数量也没有太多的增加,在记录南朝列国的史书中,关于戎行数量的记载中,也往往会对马匹的数量做过具体的记录。好比"攸之素畜士马,资用丰积,至是兵士十万,铁马三千(《南史》);七年三月,召曰:"……可简甲卒五万……精骑八千……劲勇一万(《宋书》)。"从这些记载中我们能够看到其时的南朝戎行,军中步骑的比例终于不再是本来的40:1,而是连结在20:1甚至10:1摆布。

还有一点我们能够看到,这些记载中所说的马队,多代之以"铁马、精骑",与其余朝代比拟,南朝的马队中似乎贫乏了专门用作接应和袭扰的轻马队。但这恰是南朝马队作战时的最大特点。

南朝的马队中,内军马队战马多求购于蜀地及北朝,而这些战马的价钱,大多会在十五贯以上,如许的价钱足以在其时列装一支五人摆布的小队。在如许的情形下,南朝天然不会让这些辛劳购得的战马作为消费品消费在战阵之外的游骑刺探和比武傍边。

另一方面,由世家后辈组成的低阶军官起头成为南朝戎行的主干和撑持,这些世家后辈,大多为家中次子或庶子,因为继续权的问题,他们无法像直系后辈一样享受士族蒙荫封官的特权,但在财力上,世家门阀却往往不惜惜为其供应充沛的支撑。这一时期,很多世家次子或低等士族后辈充塞于军阵之中,优厚的财力支撑下,他们得认为本身配备最为优良的装备和兵器,这种局势与中世纪骑士轨制的鼓起和成长有些雷同。

正因如斯,从南北朝起头,以牺牲马队天真性为价值提高防御力和冲击力的甲具马队(即我们常说的重马队)起头大行其道。

这些甲具马队,在战争方才起头之时往往会被置于阵后,一旦将军有令,则结成冲阵冲击仇敌的微弱地带。事实上,固然独自动作的甲具马队有着速度迟缓,转向难题,不克久战等瑕玷,然则一旦以密集阵型冲锋,在其眼前的仇敌几乎无任何能够反对的或者。

这在其时的很多战例中都能寻找到眉目,如刘宋名将柳元景北伐之时,就是以步骑两千余人夹杂成军,而比及遭遇仇敌之后,又是将步骑离别列在两地,互成掎角之势,而比及敌手与步卒苦战正酣,则"士马皆衔枚,潜师伏甲而进,贼未之觉也......率手下猛骑,以冲贼陈,一军皆驰之。"

如许的斗争体式,与西方重马队战术已经有了几分相似之处,好比侯景之乱中,平叛的陈朝建国皇帝陈霸先就是"率众万余人、铁骑八百余匹,结阵而进",在最后,更是以"铁骑悉力乘之",最终将侯景击溃。

四、结语

比拟于北朝,南朝戎行中马队数量都急剧削减,即使是军威最盛的刘宋时期,真正能够用于冲阵的马队数量都远远不及北朝动辄数万的马队大队。然而,恰是因为战马的稀缺,南朝无论宋、齐、梁、陈,都对于战马极为器重,再加上这一时期逐渐渗透至戎行中的世家势力,南朝才起头有了属于本身的甲具马队。

这股新兴的军事力量,在事实上组成了南朝奇特的军事战术系统,然而,这种耗资伟大的马队军队固然行之有效,但无论是战马的起原照样士兵的练习,都极为依靠朝廷以外的势力支撑,在这种情形下,南朝在与北方诸国的战争中,往往会受到掣肘和制约,这种限制并晦气于其一统全国。

恰是因为意识到这一问题,在之后的朝代里,无论是宋朝照样明朝都并未持续以马队作为对外战争的焦点,而是转而将步卒兵器装备的刷新当做制胜的要害。宋代军弩的鼓起和明代火器的研发,皆是与此有关。从这一点上来看,恰是南朝两百年的测验最终确定马队作为农耕民族的短板,并不适合于对外战争,后世的人们才会将测验的目光投向别处。

参考文献:

1、《南朝齐会要》

2、《通典》

3、《史记》

4、《后汉书》

5、《魏晋南北朝兵制研究》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