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权力的游戏:宋少帝遭废杀,南朝第一疑案揭示了皇帝政治的窘境

2019-10-12 11:46:20阅读:81评论:

文/减水书生

图/起原收集

你好,我是减水书生,与您一同咀嚼汗青、感悟思辨。

公元422年6月,一代枭雄刘裕闭上了眼睛,带着遗憾了脱离这个华美血时代。

之所以遗憾,是因为他有好多未竞的事业。

究竟有几多?太多太多,或者再借他平生岁月也未必可以完成。

既然做不完,那就只能把进展留给后人。

对于生前,刘裕尽人事,力求做到最好。

对于死后,刘裕听定数,但求再有来者。

太子刘义符继续帝位;徐羡之、傅亮、谢晦、檀道济同为顾命大臣;手诏太后不得临朝干政。

这就是刘裕对死后之事的放置,这个放置布满了英雄的进展。

刘裕

然则,两年之后,一切都彻底溃逃,所有进展变化成刀光剑影。

公元422年6月,16岁的刘义符,顺利交班、继续帝位。

公元424年6月,18岁的刘义符,贪玩遭废、旋即被杀。

三子刘义隆继位后,杀光了悉数四位顾命大臣。

宋少帝刘义符遭顾命大臣废杀,此案背后有太多疑点,而疑点背后有太多复杂。

然则,疑点往往被道德袒护,而复杂往往被权力透析。1.北府军哪去了

刘裕等一众北府军事贵族正式进入权力场,随后成为东晋朝堂的绝对霸主。

他们所凭借的就是北府军。

待到刘宋开国,北府军也就由派系势力升级为国度武装。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然则运行政权得靠笔杆子。

因为治理国度需要文书行政、需要权要系统。

刘裕以及刘宋王朝就要打造本身的权要系统。

是以,刘裕必需在北府军这个支柱势力之外打造桥梁势力。

北府军可以帮着刘裕争取权力,夺权完成、使命竣事。

于是,北府军势力也就消解在宏大的政权系统之中。

而打造权要系统,刘裕还得仰赖士族,必需得与士族合作。

因为士族不光垄断道德,并且垄断文化。

要文书行政、要权要系统,就必需依靠士族的文化而不是北府军的白刃。2.皇帝政治的支柱力量

汉初以来,皇帝政治的支柱力量,是功勋集体。

武帝之后,皇帝政治的支柱力量,有宗族、有外戚、有关东才俊。

然则,这里有一个先决前提:社会形态得是一个布衣社会。

汉武帝刘彻

之后的成长则是豪族鼓起,逐渐形成皇帝与豪族共治世界的局势,东汉就是典型。

而魏晋以来,豪族成为轨制化的士族和门阀,皇帝只有桥梁人脉而无支柱人脉。

曹操试图改变,重用寒门寒士,所谓“唯才是举”,打造权要系统匹敌朱门富家。

司马家也在试图改变,所以大封司马王,以宗族势力匹敌士族。

曹操和司马家都在找寻本身的支柱力量。

然则,他们全都失败了。

皇帝与士族共治世界,甚至士族治世界、皇帝仅象征,成为百余年来的常态。3.刘宋若何与士族合作

刘裕并非士族身世,而刘宋也需要以司马晋为镜鉴。

所以,刘裕以及刘宋就得打造本身的支柱力量。

刘裕的支柱势力当然是北府军,然则北府军能够夺权,却不克运行权力。

自秦今后的政治模式就是文书行政,起码的要求是官员得识字念书。

然则,常识从来都是稀缺资源,士族朱门垄断常识。

魏晋士族

刘裕手下当然有一批非士族,或许说堪为支柱的念书人,像何无忌、孟昶以及刘穆之等。然则,这些人死得太早,并且数量少少。

刘裕还得依靠士族,这是竖立政权和运行政权最简洁、最高效的法子。

士族介入,权要系统的人才就有包管,并且往往争夺到一个士族就能把统治扩展到一个州郡。

这个效率实在太高。

然则,对士族又不得不防。

怎么防?

司马晋皇室弱而士族强,所以刘宋惩之;然则司马晋大封司马王而国乱,刘宋却没法惩了。

于是,刘宋同样大封刘氏王,不怕王不敷分就怕没有充沛多的刘姓宗族。

终宋一代,刘氏王爷随处可见,并且岁数极小,封王已经封到迫在眉睫的水平。

原因就是充沛强势的皇室才能匹敌士族门阀。

刘宋与士族是既合作又匹敌。4.宋少帝仅是芳华期躁动的小孩子吗帝有膂力,善骑射,解乐律。

就这十个字,我们起码能知道宋少帝刘义符是个文武双全型的人物。

皇帝多是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

少年皇帝

然则,宋少帝却完全不是这个模样。

固然岁数小,却早就经受大事,并且能文能武。

岁数是成才的需要前提,但从来不是充裕前提,情况和天资才是。

十岁便为豫章世子,后为宋世子、再为宋太子。

世子和太子不止是封号,而其背后都是有军府幕僚的。

宋少帝早就有了一班堪为跟随、本身驾御的在朝精英。

他已经在磨炼向导能力了。

刘裕屡次北伐,而坐镇后方的就是刘义符。

固然是刘穆之具体总理,但刘义符已经接触到了国度的权力运作。

因为被挂在了汗青的耻辱柱上,所以宋少帝的能力、才识欠好断定。

然则,却能够类比参照,类比参照的对象就是次子刘义真。

刘义真镇守关中,尔后刘裕痛失关中。

面临如斯挫折,12岁刘义真则言:今日之事,诚无算略。然丈夫不经此,何以知艰难。

刘裕受禅代晋,13岁刘义真则言:居安思危,休泰何可恃。

面临挫折而不懈,面临隆盛而思危,这就是刘氏子孙。

曾经有易储之心的刘裕,最后选择了长子刘义符而抛却了次子刘义真和三子刘义隆,这足以解说刘义符起码不会太差,甚至有所过之。

所以,虽处躁动起义的芳华期,但刘义符早已练杀青熟。5.刘义符仅是贪玩吗营阳王(刘义符)居丧无礼,好与摆布狎昵,游戏无度。

果真如斯吗?

对于刘义符的此种勾当,特进范泰上书劝谏,固然原文很长,但照样值得引用一番:伏闻陛下时在后园,颇习军备,鼓鞞在宫,声闻于外。黩武掖庭之内,喧嚣省闼之间,非徒不足以威四夷,只生远近之怪。陛下莅祚,委政宰臣,实用高宗谅暗之美;而更亲狎小人,惧非社稷至计,经世之道也。

范泰的劝谏有四个要害点:

一是刘义符是在后园练兵。但练兵是为了什么?负责禁卫军的中领军由顾命大臣谢晦担当,而刘义符在禁军之外再练新军,究竟所谓何以,或者不言自清楚,就是中央禁军他信不外也调不动。

二是刘义符的练兵做不到自保而“只生远近之怪”。非独范泰知道他在干什么,其他人也知道他在干什么,所谓远近之怪,或者就是顾命大臣们。

三是“亲狎小人”而疏远什么人?当然是正人,而所谓正人,就是指徐羡之等顾命大臣,范泰认为刘义符不克如斯躁动,而应该妥帖处理与“宰臣”的关系,这也是先帝遗命。

6.刘义符是若何“亲狎小人”的

若是刘义符就是亲近身边几个寺人或帮着练兵的骁勇壮士,别说顾命大臣不会担心,就是朝堂也无需理会。

芳华孟浪的小皇帝在后院就是玩火,也没啥大惊小怪的,因为皇帝家里不缺钱。

然则刘义符不是小孩子了,他已经16岁了,并且刘家孩子都早熟,要害是他可不是小动作。

朝堂权力多集中在人事,而刘义符就是在人事上有动作了。

出自豫章世子府的张勋,被刘义符拜为正员郎、兼中书,这是要接管尚书和中书省,但遭到顾命大臣徐羡之和傅亮的否决,所以张勋只能外派为始兴太守。

曾为刘义符的中军参军殷景仁 ,本要被拜为侍中(魏晋今后相当于事实上的宰相),但不敢受命,所以拜为左卫将军。

曾为彭城王刘义康和庐陵王刘义真军府长史的刘湛,在刘义符继位后,先后拜为尚书吏部郎和右卫将军,之后出任广州刺史。

曾为太子右卫率、又与刘义真交好的谢灵运,不满顾命大臣擅权专政,于是外调为永嘉太守。

少帝即位,权在大臣,灵运构扇异同,非毁在朝,司徒徐羡之等患之,出为永嘉太守。

刘义符固然当政仅仅两年,然则人事动作一再,而目的当然不是为了好玩而是为了争权。

并且,他的这些动作已经引起顾命大臣的警醒和否决。

而所谓“亲狎小人”,当然应该有更深的意味。7.道德迷人眼:宋少帝废杀之案

刘义符遭废杀,他死得很惨。

据载:

公元424年5月,宋少帝刘义符在宫中华林园游玩游玩了一天,尔后睡在了龙舟之上。

次日凌晨,朝堂百官引路、宫中禁军屈膝,顾命大臣檀道济由云龙门入宫,直扑刘义符。

刘义符的两名侍从被杀掉,本身被砍伤,还被逼着交出玉玺。

尔后百官跪拜与之辞行,刘义符被送回旧时太子府。

顾命大臣徐羡之派中书舍人刑安泰前去刺杀刘义符。

但刘义符勇力过人、力战甲士,并逃出昌门,但追兵用门栓将其砸到,邢安泰用刀将其砍死。

刘义符死时,虚岁才十九岁。

于是,史家谓“宋之教育”:言不及于礼义,识不达于今古。

而宋少帝刘义符,天然会被冠之以各类不德评价:所谓居丧无礼、所谓狎昵群小、所谓游戏无度。

所以废之有理、所以杀之有理,因为从古到今都是道德最大。

然则,道德迷人眼,宋少帝被杀果真如斯吗?

宋少帝刘义符被废杀,之后就应由刘裕的次子刘义真继位。

然则,庐陵王刘义真,也遭废杀,来由是与少帝不和。

若是宋少帝是个恶徒,那与恶徒不和的刘义真就更或者是大好人才,所谓道分歧不相为谋。

与宋少帝不和是假,与顾命大臣不和才是真。

刘裕的三子刘义隆继位后,杀掉了悉数顾命大臣,包罗自谓万里长城的檀道济。

这真是一个华美血时代。8.权力冷人心:南朝皇帝政治的逆境

权力的游戏

宋少帝被杀并非出于无道,道德注释不了这个悬案。

堪为一代枭雄的刘裕,自有识人用人禀赋,其临终绝笔:

檀道济虽有武略,而无洪志,徐、傅二人也无异心。

这是刘裕零丁说给宋少帝刘义符的。

所以,用四位顾命大臣都是坏蛋的注释,也难寻基本。

那是出于士族斗争吗?

因为刘宋是一个与士族既合作又斗争的政权。

所以,士族与庶族、士族与寒士、士族与皇室,全是火药味。

的确有如许的注释,但如无需要勿增实体。

从士族与阶级的这个微观角度来视察问题,不光剖析不清并且徒增杂沓。

商议的中心就是皇帝政治。

皇帝

皇帝得有支柱人脉,皇帝政治得有支柱力量。

然则,这个问题倒是南朝的软肋。

北朝胡族政权的皇帝们自然就有支柱人脉,那就是胡人军事贵族。

而南朝的皇帝们呢?

皇帝政治要施展感化,必需凭借权要系统,不然皇帝就是傀儡,啥也干不成,对国度没有任何掌控。

那这个权要系统怎么打造?这个问题的要害就是用什么人来组建权要系统。

要么用士族中的念书人,因为士族垄断常识;要么用宗室的兄弟叔侄,因为血统依旧很主要。

所以,除了北府军绚烂的一段时间,南朝就是宗室王爷与士族门阀的世界。

而这个问题陪伴南朝始终,却始终解决不了。

具体到宋少帝刘义真的这个问题上:他就是要在四大顾命大臣之外打造本身的权要系统,以实现皇帝政治。

他用的是什么人?

有两个渠道:

第一个是刘义真、刘义隆等刘姓王爷们,刘氏三兄弟的关系不恶劣并且非常好。

第二个就是刘义符在做世子、太子时代的军府幕僚。

并且这股力量是刘义符要打造朝堂新权要系统的绝对主力。

然则,这就会触动朝堂固有权要集体的好处。

而刘裕建宋,用的就是这拨人。

但刘义符建幕府用的倒是另一拨人。

两拨人也就令人切齿了,最后顺带究竟了宋少帝。

然而,无论是哪拨人,都逃不出士族与宗室的领域。

所以,南朝的皇帝政治,始终遭遇无人可用或不知用谁的逆境:

皇帝支柱人脉究竟是谁?皇帝政治的支柱力量究竟在哪?

然则,这个问题是整个时代的逆境。

刘宋解决不了,之后的齐、梁、陈同样解决不了。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