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屈原经典文学,《楚辞》的杰出代表——《离骚》

2019-10-12 00:50:43阅读:60评论:

《文心雕龙·辩骚》有云:“不有屈原,岂见《离骚》?简洁的一句话点清楚《离骚》在文学中的主要性,也解说了《离骚》在楚辞中的代表性。后来的人们把楚辞体诗歌称为“骚体”,更能够反映出《离骚》的显赫地位和伟大的影响。

这篇绚烂巨制,岂论从思惟品质看,照样艺术水准看,都堪称屈原作品中的经典,整个《楚辞》中最卓越的代表。

屈原像

“美政”幻想和深奥的爱国感情

作为屈原自述生平的长篇抒情诗,《离骚》把屈原的感情和思惟悉数熔铸在个中。西汉淮南王刘安曾作《离骚传》,认为“《国风》好色而不淫,《小雅》怨诽而不乱,若《离骚》者可为兼之。蝉蜕浊秽之中,浮游尘埃之外,皭然泥而不滓。推此志,虽与日月争光可也”(班固《离骚序》引)。

司马迁同样将这段话录在《史记·屈原传记》中,并且还说:“上称帝喾,下道齐桓,中述汤武,以刺世事。明道德之广崇,治乱世之条贯,靡不毕见。”这些评价,十分相符屈原的高贵高声人品和和政治幻想。

战国后期,诸侯争霸加倍强烈,其时被号称“七雄”的七个国度,其实只有秦、齐、楚最有实力,最强的国度也只有秦国和楚国能够相当。屈原很领略其时的事态,第一次提出了“美政”的幻想,他发自心里的进展本身的国度可以壮大起来,可以繁荣富强,大力华夏。

屈原十分神往“前圣”治国“君明臣贤、君臣协调”的协调境界:“彼尧、舜之廉洁兮,既遵道而得路”,“汤、禹俨而祗敬兮,周论道而莫差”,“汤、禹俨而乞降兮,挚、咎繇而能调”他强调要实现“美政”,执行者必需具备美妙的德性,提出“举贤而受能兮,循绳墨而不颇”的治国方略。

屈原认为要使国度强大,就要遵循“存君兴国”(《史记·屈原传记》)的治国思惟。然则,其时的楚国却十分阴郁。昏庸无能的楚怀王身边都是一些误国奸臣:上官医生、靳尚、子椒、儿子子兰、王后郑袖。

其实早期的楚怀王是重用屈原的,然则无意间听信了身边小人的诽语,就起头处处针对屈原,不光疏远了他,最后甚至还将他流放。可楚怀王切切想不到,屈原才是不遗余力,真正为楚国着想的臣子。“正道直行,竭忠尽智以事其君”的屈原,却受到了楚怀王,楚襄王两朝的挤兑和疏远。“信儿见疑,忠而被谤,能物怨乎?”(《史记·屈原传记》),被命运如斯的作弄,屈原怎能不失去对君主、对国度进展?他唱到:“怨灵修之浩荡兮,终不察夫民心。众女嫉余之蛾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固时俗之工巧兮,偭礼貌而改错。背绳墨以追曲兮,竞周容认为度。忳郁邑余侘傺兮,吾独穷困乎此时也!”。

无论如何的遭际,都没有销蚀掉屈原对国度的深挚感情。“岂余身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余固知謇謇之为患兮,忍而不克舍也。指九天认为正兮,夫唯灵修之故也”。故国的自力和壮大永远是屈原最大的苦衷。

治国,拿什么治国?在谁人杂沓的年月,“人才”才是治国的基本,然则其时的人才能够自由举止,朝秦暮楚的人满地都是,楚才晋用的情形也时常发生。楚国容不下屈原,屈原完全能够另谋高就。然则,尽管屈原也有过“将远逝以自疏”的设法,当他“临睨夫旧乡”的时候,心里那份强烈的爱国情怀照样促使他“蜷局顾而不成”,他最终决意“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以死殉国,集中、透辟地表清楚屈原深挚竭诚的爱国情绪。这也是《离骚》最令人佩服的主题之一。最求幻想九死不悔的坚忍品质和嫉恶如仇的批判精神

关于“美政”幻想,屈原上下求索,九死不悔;对于奸佞小人,他也毫无怕惧,痛加求全,无情反攻。他对幻想的不懈追乞降对小人的批判藐视,成为了《离骚》的首要内容。也恰是因为屈原超卓的政治思惟,才让奸佞小人憎恨。他所提出的:“举贤授能,循绳墨不颇”的政治办法又损害了贵族大臣们的好处。

他们臭味相投,结合起来对屈原提议了攻击,用尽各类方式只为谗谄屈原。再加上楚怀王、楚襄王的昏庸不明。让屈原蒙受到了伟大的挫折和压力。然则即使在这种际遇下,屈原任然没有放下政治幻想,并且还在吃力吃力的追求:“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他上世界地,只为追求一条治国之路。

他频频抒怀:“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民生个有所乐兮,余独好修认为常。虽体解吾犹未变兮,岂余心之可惩”;“阽余身而危死兮,览余初其犹未悔”。这就是他果断幻想,九死不悔的精神剖明。

除了述说本身果断不移的幻想,他还揭露阴郁,求全奸佞。他怨责楚怀王的昏聩和无言:“荃不察余之中情兮,反信馋而齋怒”,“初既与余成言兮,悔怨遁而有他。余既不难夫拜别兮,伤灵修之数化”。

而对于那些害人利己,贪佞误国的小人,它更是毫不原谅的痛斥:“众皆竞以贪婪兮,凭不厌乎求索。羌内恕己已量人兮,各兴心而嫉妒”,“固时俗之工巧兮,偭礼貌而改错。背绳墨以追曲兮,竞周容认为度”,“世溷浊而嫉贤兮,好蔽美而称恶”,“椒专佞以慢慆兮,榝又欲充夫佩帏。。既干进而务入兮,又何芳之能祗?”屈原对幻想的强烈追求,对小人的严峻痛斥,这种爱恨分明的精神品质,给人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浓烈的热忱和奇幻的想象

尽管说《离骚》中所示意的社会内容,和所抒发的感情是起原于实际生活,然则它的艺术示意则是天马行空,自由驰骋的,完全解脱了实际生活的固有逻辑,而进入想象的境界,奇幻神异。

《离骚》的前半部门,是屈原追忆出身的片段,根基是相符实际的。但也已经有了借比兴手法铺叙夸述的奇幻色彩,如文中的“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认为佩”、“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制芰荷认为衣兮,集芙蓉认为裳”后半部门是屈原对将来道路的索求,更是经由飞跃潇洒、飞天入地的想象,把他心里最火热的热忱、对国度的衷表情感,淋漓细腻的喷发出来:朝发端于苍梧兮,夕余至乎县圃;欲少留此灵琐兮,日忽忽其将暮。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饮余马于咸池兮,总余辔乎扶桑。折若木以拂日兮,聊逍遥以相羊。前望舒使前驱分,后飞廉使奔属。鸾皇为余先戒兮,雷师告余以未具。吾令凤鸟高涨兮,继之以日夜。飘风屯其相离兮,帅云霓而来御。纷总总其聚散兮,斑陆离其上下。吾令帝阍开关兮,倚阊阖而望予。时暧暖其将罢兮,结幽兰而延伫。世溷浊而不分兮,好蔽美而嫉妒。

一连遭遇不幸的屈原,曾经抹干痛恨的眼泪,抛下世人的不屑,咽下了心头涟漪的委屈,摒弃了一切的不满,决然决然上下求索,同心追求幻想,可是最终照样以失望了结。强烈的抒情与奇幻的想象连系,更深奥地展示了他的心里旅程。当幻想破灭,“将远逝以自疏”时他却仍然怀着对故土深深的眷念,那种痛恨,那种不甘,那种无力回天和那种对国度、对田园的热情,依然在他的心头涟漪:邅吾道夫昆仑兮,路修远以周流。扬云霓之晻蔼兮,鸣玉鸾之啾啾。朝发端于天津兮,夕余至乎西极。凤皇翼其承旅兮,高遨游之翼翼。忽吾行此流沙兮,遵赤水而容与。麾蛟龙使梁津兮,诏西皇使涉予。路修远以多艰兮,腾众车使径待。路不周以左转兮,指西海认为期。屯余车其千乘兮,齐玉软而并驰。驾八龙之婉婉兮,载云旗之委蛇。抑志而弭节兮,神高驰之邈邈。奏《九歌》而舞《韶》兮,聊沐日以榆乐。陟陲皇之赫戏兮,忽临睨夫旧乡。仆夫悲余马怀兮,蜷局顾而不成。

这一小段,凭借壮美的景观,写出了屈原不忍离去的复杂表情,同时也将人世所有的境界都示意了出来。也恰是因为这种壮美奇幻的想象,把屈原火一样的热情、深挚的祖国情怀毫无遮掩的显现了出来。给后人留下一段竭诚动听的美谈。

峻洁纯美、自力不平的抒情主人公形象

屈原正本就有着尊贵的出生,诗作写他本是“帝高阳(传说中的古帝颛顼)之苗裔”再加上他出生于寅年寅月寅日,更证实了他的尊贵、奇异。

在《离骚》这首自述生平的抒情诗中,屈原尊贵的出生,高尚的幻想,峻洁纯美,自力不平的人格,以及其非常浓烈的感情,组成了抒情主人公超凡脱俗的形象。

那么屈原究竟峻洁在哪里呢?试想一下,一个为国度处心积虑的忠臣,却无数次的蒙受冷眼和谗害,甚至是被流放。可他不曾有半句牢骚,而是加倍注重本身的品质的教养:“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高余冠之岌岌兮,长余佩之陆离。芳与泽其杂糅兮,唯昭质其犹未亏。……虽体解吾犹未变兮,岂余心之可惩。”他的辉煌人格,完整的映射在了他追求幻想傲雪欺霜的行为之中。

屡受袭击,九死不悔。坚贞的爱国情在别人眼里一文不值。不知几多次的刁难和针对,都没有改变屈原的初心,然则他那高尚的幻想毕竟照样破灭了,忙碌了半生一无所得,于是带着本身的遗憾以死殉国。

《离骚》全篇穿插着主人公屈原自力不平、峻洁纯美的形象,其实这就是这篇抒情长诗的精神实质!

比兴手法的运用和拓展

比兴手法最早显现在《诗经》中,这一写法被屈原写的《离骚》很好的行使,并且还进行了拓展。正如王逸所说:“《离骚》之文,依《诗》取兴,引类譬喻:故善鸟香草以配忠贞,恶禽臭物以比谗佞,灵修丽人以媲于君……(《楚辞章句》)

他指出《离骚》博比广譬的特点,不光把《诗经》片段化的比兴成长成长篇诗歌一连性的比兴,并且还把《诗经》中那种喻像、喻体各自自力的纯真比方合二为一,熔铸成浑融的艺术境界,更有了象征意义。不妨将这两者做一个对照:

1、《诗经》: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正人好逑。(《周南·关雎》)

桃之天天,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周南.桃夭》)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鄺风.相鼠》)

2、《离骚》: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衡与芳芷。冀枝叶之峻茂兮,愿埃时乎吾将刈。虽萎绝其亦何伤兮,哀众芳之芜秽。

不难发现《诗经》的喻像、喻体自力分明雎鸠与正人淑女,桃花与出嫁新娘,老鼠与无仪之人,都显现在诗中,组成单一的比方关系。而《离骚》则分歧,诗人将培育香草,与栽培贤良完全融为一体,没有喻像、喻体之分。香草的“萎绝”“荒秽”也就是所培育人才的破坏和变质。

屈原的这种写法将培育香草的情形与培育人才的指归形成并存的双正视野,更能凸显象征意义。这恰是《离骚》的特点“其称文小而其指大,举类迩而见义远”(《史记·屈原传记》司马迁)

《离骚》在《诗经》根蒂上拓展的寄情于物、托物抒情的比兴手法,形成了我国文学中有名的香草丽人的托喻手法的传统,影响深远。

———完———参考文献:

《中国古代文学成长史》(上册)

《楚辞章句》

《楚辞论文集》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