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南北朝首次较量:刘义隆元嘉草草,拓跋焘铁骑横行,无奈顿兵坚城

2019-10-11 22:37:14阅读:103评论:

文/减水书生

图/起原收集

你好,我是减水书生,与您一同咀嚼汗青、感悟思辨。

公元423年11月,15岁的魏太武帝拓跋焘继位,改元始光。

公元424年8月,17岁的宋文帝刘义隆继位,改元元嘉。

这两个都想有所作为的少年雄主,开启了南北朝的首次角力。1.首次北伐的先礼后兵

刘裕病逝而刘宋内争,北魏铁骑饮马黄河、出兵华夏,占有了滑台、荥阳、洛阳、许昌等华夏重地。

而被压到江淮一线的刘宋朝廷,当然不写意。

于是,公元430年,宋文帝刘义隆决意出兵北伐、收复华夏。

出兵之前,刘义隆遣使示知魏主拓跋焘一番:黄河以南自古就是宋朝领土,后来被你们侵略了,如今我们要恢复故土,但不会入侵黄河以北,请宁神。

刘义隆言辞文绉,拓跋焘则朴质坦率:

我刚出娘胎、头发还没干,就知道黄河以南是我们家的,你们这是要明抢,你如今进军,我就避你锋芒;等冬天到了,天寒地净、河水结冰,我就再夺回来。

刘义隆是正人,着手之前,先说一声:我要打你啦,但宁神不是要打死你。

而拓跋焘不光正人并且仁义:你打我但我分歧意,若是你非要打我、那就打吧,等冬天到了我再打回来。

人人都是正人,所以这仗打得也很正人,刘宋说出兵就出兵,而拓跋焘说怎么打就怎么打。2.说到做到的北魏马队

公元430年3月下旬,刘宋楼船大军起头集结。

昔时4月,宋军上将到彦之引兵五万由淮水入泗水。

因为春旱所以水路难行,好多河段只能拉纤撑篙而行。

到了430年7月,南朝的楼船大军才抵达须昌(今山东东平县)。

艰难跋涉四个月,宋军还未接触,就已疲惫不胜、军心涣散。

然则,北魏当真局气,说到做到,说不打就不打、毫不趁火打劫。

同时,还把碻磝(山东长清四周)、滑台(河南滑县)、虎牢(河南荥阳)、金墉(河南洛阳东)、洛阳等重镇的戍守军队悉数撤出,集中到黄河以北。

个中碻磝、滑台、虎牢和洛阳是北魏的河南四镇,这四个处所不光是黄河以南的计谋要地,并且是北魏的驻兵军镇。

北魏悉数抛却,就等于抛却了黄河以南的悉数疆域,而刘宋北伐根基上就能够宣乐成功了。

然则,世界没有免费的午餐。

八月秋风刚起,北魏马队便冲破黄河、挥兵南下。

马队出击

此时的宋军涣散驻守在两千多里的黄河沿线上,除了固城苦守,基本无法集中力量。

十一月穷冬凛至,北魏拔金墉、破洛阳,斩杀宋军将士五千余人。

尔后虎牢失守,宋军战线彻底溃逃。

固然,老将檀道济临危受命于公元431年正月抵达前方,但只能将就僵持,而无力挽回败局。

于是,南朝的首次北伐,只落得元嘉草草。3.自毁长城后的北魏彪悍

首次北伐,刘义隆不消老将檀道济,首要是主少臣重,他没有驾御老将的决心。

所以,只是在陷于危局后,才不得已才启用檀道济。

公元436年,刘义隆病重,担心檀道济在其身后造反,于是将檀道济召回处死。

可惜一代名将,不是捐躯疆场而是命丧朝堂。

檀道济临将被戮而怒骂:乃坏汝万里长城。

魏主拓跋焘得闻而庆曰:道济已死,吴子辈不足复惮。

二人所言,悉数被今后的汗青所应验。

公元439年,北魏灭掉北凉,竣事了北方十六国乱世。

公元446年,北魏高粱王拓跋那举兵,侵略兖、青、冀三州,掠走公民四千余口、牛六千余头。

公元449年,北魏伐柔然,穷追大漠九日九夜,彻底解除柔然威胁。

公元450年2月,魏主拓跋焘举兵十万、亲征刘宋,南顿太守郑琨、颍川太守郭道隐双双弃城而逃。

于是,北魏铁骑敏捷推进至淮河一线,拓跋焘大有投鞭长江之势。4.堪比袁崇焕宁弘远捷的悬瓠之战

值此危亡之际,一个袁崇焕式的人物显现了。

这小我就是陈宪,他组织了一场千人敌十万的悬瓠之战。

悬瓠之战,要比明朝的宁弘远捷还要雄壮。

刘宋左军副参军陈宪,临危受命、负责汝南郡事。

同时,领兵一千据守悬瓠(今河南汝南),直面拓跋焘的十万大军。城中兵士不满千人,魏主围之。

在悬瓠,攻无不堪的北魏铁骑,领教到了华夏坚城的厉害。

为了可以拿下悬瓠,北魏大军不光日夜攻城,并且使尽了各类攻城招数。

大量打造高于悬瓠城墙的高楼,“临城以射之,矢下如雨”;悬瓠军民只能举着门板去取水。

在攻城冲车的前端装上大钩,用以拆毁城垛,而陈宪只能内设女墙、外立木栅以拒之。

魏军填平壕沟、敢死之士肉搏登城,而陈宪则亲自督战,与魏军在城墙决战。

到最惨烈之时,魏军“积尸与城等”,却依旧“乘尸上城”,攻城战酿成了墙头肉搏战。

但就是打到这种水平,彪悍的北魏大军依旧撼动不了悬瓠城。

在十万大军攻城四十二日之后,魏主拓跋焘见刘宋救兵将至,只能含恨脱离悬瓠。

史载悬瓠之战“杀伤万计”,有资料称杀伤七万,但无论何种说法,都足以解说野战无敌的鲜卑铁骑、顿兵坚城而死伤惨重。5.重蹈覆辙的再次北伐

公元450年7月,刘义隆力排众议、再次北伐,分三路攻击河南。

力排众议得有碾压整个精英集体的能力,这种人物是不世出中的不世出。

五胡乱华今后的百年硝烟,堪为贤明的决议,多是明君贤臣商酌出来的。

除了夏主赫连勃勃,当真没有谁能做到力排众议而尽收功业。

赫连勃勃

所以,不要奢望什么强人型的向导,更不要奢望本身是,这种人要么已经失败了,要么立时失败。

至于刘义隆是怎么安置东中西三路大军的,怎么征丁征兵的,怎么举国减薪、举国借钱的,这些一切不主要。

至于拓跋焘是若何设计应敌方略的,若何避敌锋芒的,若何马队聚歼的,这些也一切不主要。

因为再次北伐就是首次北伐的重演,所分歧的就是规模更大。

宋军七月出动,再次占领了黄河以南;魏军十月出动,再次争取黄河以南。

再一个分歧的就是:此次没有了檀道济这座万里长城,所以冲破黄河的北魏铁骑,接着便冲破淮河,终于能够饮马长江。

公元450年11月,魏军兵抵淮河;见坚城不破,拓跋焘便“越点冲击”,就是掉臂淮河沿线的彭城、寿阳,直接扑向长江。

站在瓜步山上的拓跋珪,已经可以瞭望到江对岸的建康城。

然则,他也只能瞭望一番,尔后便仓促退军。

今瓜埠山

北魏退军有两个原因:

一个是长江天险,北魏有铁骑一往无前,宋军有楼船世界无敌,但这里是长江,冬天不结冰、铁骑难用武,而楼船攻击倒是宋军强项。

另一个是后勤补给,北魏的规划是“搜劫为食”,所以进军没带军粮、后勤也没补给,然则号称百万大军、深入千里之地,还怎么“搜劫为食”。6.再一座坚城让北魏铁骑悻悻而归

盱眙,这座淮河与长江之间的军事重镇,存储着大量的粮食和物资。

所以,北魏铁骑,势需要在这里决战一番。

而究竟照样重蹈悬瓠覆辙,北魏铁骑顿兵坚城而死伤惨重。

越过淮河、奔袭刘宋之时,魏军便急攻盱眙,试图争取宋军粮草。

然则,攻不下来。

所以,魏军积极“越点冲击”,绕过盱眙、直扑建康。

瓜步退军的拓跋焘再次组织盱眙攻坚战,一是为了出气、再是为了粮食。

魏主拓跋焘遣使向盱眙守将臧质要酒,宋辅国将军臧质给他送去了一坛尿。

拓跋焘盛怒,一夜之间筑起长围、填平壕沟、阻绝道路,势要克城。

尔后给臧质送去书信,敷陈他:

城东是丁零匈奴、城南是氐羌胡众,你杀死丁零是帮我减赵地之患、杀死匈奴是帮我减并州之患、杀死氐羌是帮我减关中之患,你臧质能够使劲杀,杀得越多帮我越多。

臧质也是有信必回,并且言辞彪悍:

知道了,都不是什么大好人。也敷陈你一声,之所以给你开饮江之路,就是要诱你深入、聚而歼之,你如今就是在送命。冬日已过、春雨已降,你等铁骑难以施展、宋军楼船四面包抄,你好好攻城,有本领就别跑。

拓跋焘打造铁床,在床上“施铁镵(chán)”,就是铁刺,然后敷陈臧质,城破之后就让你坐在上面。

臧质也不示弱,书告魏军士卒:拓跋焘是有意攻城损兵以减州郡之患,你们有如许的皇帝还打什么仗,谁如果杀了拓跋焘,就封万户侯,赐布、绢各万匹。

口水战打完,就打流决战。

宋魏双方都是强将硬卒,所以盱眙之战杀得更为惨烈。魏人乃肉薄登城,分番相代,坠而复升,莫有退者,杀伤万计,尸与城平。

悬瓠之战,魏军尸与城平;盱眙之战,魏军再一次尸与城平。

魏军兵士彪悍,野战堪称无敌,然则攻坚倒是恶梦,魏军伤亡几乎全在坚城之下。

攻城三十天后,魏军焚毁攻城器具,然后引军北回,留下了一句只有气愤而无力量的恫吓:食且尽去,须麦熟更来。7.北魏的游牧战术无奈南朝坚城

公元452年,拓跋焘为太监宗爱所杀。

于是,宋文帝刘义隆乘隙组织了第三次北伐。

然则,此次北伐的规模很小,并且依旧无所收获。

公元453年,刘义隆为太子所杀。

这一对冤家相争相杀三十年,使得华夏大地野尽白骨,最后都是平生刀剑而命丧刀剑。

拓跋焘剧照

刘义隆北伐,用的照样刘裕的套路。

楼船为主、骑步车为辅,行使淮河和黄河之间的复杂水系,施展南朝所长。

然则,他究竟不是刘裕,有名将檀道济而不敢用,而所用的倒是一众庸碌之辈。

北魏的战术堪称经典,两次还击都是敌进我退、敌散我聚,待得秋冬天时,便大兵团集中绞杀。

收复失地之后,则乘胜追击,势要马踏淮河、投鞭长江。

魏主拓跋焘有大志,然则北魏还得进化。

因为它还只是一个占有了华夏的游牧政权,脑筋体式照样游牧化的。

游牧马队

若是纯净的华夏政权,毫不会拱手相让淮河与黄河之间的华夏区域。

这不光危险,并且成本极高。

祖逖以江淮为基地就能把嚣张弗成一世的石勒怼在黄河以北过不来。

刘宋无上将,才让北魏铁骑说过黄河就过黄河。

刘宋但有上将,固守住黄河沿线的几个要点,也会让拓跋焘领教黄河的厉害。

而华夏本是富庶之地,随意抛却,损失的不是兵威而是财富。

这个成本是华夏政权弗成承受的,但游牧的北魏却不会考虑这个问题。

所谓以战养战、“搜劫为食”,“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这是春秋时代的华夏战法,到了战国便被甩掉。

或者在游牧的草原还能够如斯,然则在坚城临立的华夏区域,以战养战已无或者,大军挞伐必得后勤。

北魏还击,并非败于刘宋楼船,而是败于悬瓠、盱眙等江淮坚城。

坚城才是刘宋的王牌。

北魏有雄主而南朝有硬汉,在人心上,此时的南朝北朝还平起平坐。

而今后成长,又该是多么面貌呢?

一路咀嚼和感悟,汗青将在复杂中简约,而在微妙中豁达。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