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晋文公、襄公的霸业

2019-09-17 19:31:46阅读:126评论:

孟子说《春秋》,“其事则齐桓晋文”。晋文公的霸业,是齐桓公今后最负盛名的。且晋文公的霸业,被晋国君臣一向连结到终春秋之世。不似齐国,桓公一死,霸业就成落花流水。

1.晋国的鼓起和改造图存

晋国进入春秋时期今后,以其军事力量而言,照样一个小国。鲁庄公十五年(公元前 679 年),曲沃桓叔一支的武公灭了正宗晋,以宝器行赂周僖王。周僖王认可曲沃一支的正当地位,“王使虢公命曲沃伯以一军为晋侯。”按照西周时规制的军事力量,大国全军,次国二军,小国一军。

晋武公在被周王认可为正当诸侯后的第二年就死去,他的儿子诡诸即位,这就是晋献公。晋献公在位 26 年(公元前 676~前 651),晋国在这一时期获得大成长。

春秋之世晋国兼并四周小国,有记载的 18 个。像耿、霍、魏、虢、虞等国,都是晋献公时所灭。清人顾栋高说,晋国“自武、献之世灭国多矣,以不赴告故经不书,不复可考见。”晋献公时还对戎人大加用兵,如对东山皋落氏、骊戎、狄人等。封令郎重耳于蒲的蒲,封夷吾于屈的屈地,原都是狄人的区域而归于晋。献公时晋国的疆域大为扩充,因而经济实力增加。

与经济实力响应,晋献公还把戎行扩大一倍,由一军增加到两军。献公自将上军,太子申生统帅下军。

晋国在献公时已成北方一大国,但因为国内争子络续,故无力外顾。晋献公时的乱子是因为他溺爱骊姬引起的。骊姬是献公伐骊戎时,骊戎君献来的,受到宠幸。她为人忌刻暴虐,为要将亲生子奚齐立作太子,设计谗谄死原太子申生,并把献公的两个儿子令郎重耳和夷吾逼得出国避祸。鲁僖公九年(公元前 651 年)献公死,大臣荀息珍爱着奚齐立为国君。支撑重耳的里克杀死奚齐,荀息又立奚齐弟卓子。但里克又杀卓子,荀息自杀殉主。鲁僖公十年,周襄王召集齐桓公、秦穆公拥立逃亡在梁国的夷吾为君,这就是晋惠公。

晋惠公是个不讲信义的实用主义者。当他逃亡在外,想回国当国君时,向秦国和国内的大臣许愿,若当上国君后要给秦国河外列城 5 座,给里克田 100 万,丕郑田 70 万作为答谢。而回国当上国君后,悉数食言,并逼里克自杀。不只不给秦国城邑,当秦国发生灾荒,向晋国提出购置粮食时,晋惠公却拒绝。这大为触怒了秦国人,秦穆公于是在鲁僖公十五年起兵伐晋。两军在韩原(今山西芮城县境)相战,晋惠公被秦军生擒,晋军大北。

秦穆公把晋惠公捉回秦国,在他夫人(晋惠公姐姐)的要求下,筹算放惠公回国。惠公得知这一信息,就派郤乞回国传递,并让吕甥去秦迎接他。吕甥是一位有远见的政治家,他教郤乞假传惠公的号令,“朝国人而以君命赏”,在晋国实行“作爰田”、“作州兵”的地盘轨制和军事轨制的改造。

“作爰田”是把地盘赐给贵族、国人和奴隶。“爰田”是古代农村公社的一种地盘轨制。农村公社将耕地按人平均分派,好地 100 亩,次一等的每人 200 亩,再次的 300 亩。好地近年可种,次等、再次等的则需休耕,轮换种。3 年后,再次打散从新分派。这就称作“爰田”。从西周末年,这种轨制在列国遭到分歧水平损坏。按期重分不克兑现,乃显现地盘占有量和美恶的差别,而肩负却不变。晋国此次“作爰田”有两重意思:一是给地盘不够数额的贫困户补足地盘;二是地盘补足后,不再收回,永作己耕,即历久不调换地占有,所以称为“赏”。晋国“作爰田”的办法,比管仲的“相地而衰征”,在解决耕者有其田上为彻底。这为晋国的霸业奠基了根蒂。

“作州兵”,是扩充兵源的办法。州、县是野人,即奴隶所居的处所,“作州兵”是征调野人投军。以往的投军权只有国人。进入春秋,战事频仍,仅国人投军已不适应战争形势的需要,野人于是获得从军的资格。野人获适合兵权,与国人同执干戈、同在疆场上并肩作战,生死与共。于是国野的边界,国人与野人社会地位的不同,就逐渐耗费。这是社会成长的一猛进步。晋国“作州兵”的办法,比管仲的“叁国伍鄙”制也来得彻底,是以晋国的兵源十分足够。

2.晋文公创霸业

晋文公名重耳,是晋献公的儿子。鲁僖公四年被后母骊姬毒害,逃亡国外流散 19 年,辗转 8 个国度。到鲁僖公二十四年,在秦穆公的匡助下,回国夺得君位,即位为晋文公。

晋文公在朝的这一年,周王室刚巧发生内争。周襄王的弟弟王子带结合狄人攻击周王室,周军大北,襄王被迫逃到郑国的汜地(今河南襄城县南)逃亡,并派人向秦国、晋国求救。晋文公君臣熟悉到这是“勤王”以“求诸侯”的绝好时机,于是辞退秦人,晋国独自出头安宁王室。晋国先以全力击退狄人,然后派一个军包抄王子带地点的温地(今河南温县),一个军前去汜地,迎接周襄王回王都。晋军生擒了王子带,把他交给周襄王,襄王将他杀掉了。于是“尊王”的大旗就转到晋文公的手里。

周襄王设宴款待晋文公。为了答谢他安宁王室的劳绩,襄王固然拒绝晋文公请“隧”的要求(即以皇帝礼下葬),却犒赏他阳樊(今河南济源县东南)、温、原(今河南济源县北)和欑茅等几个邑。晋国的地盘向南就越过太行山,达到黄河的北岸。晋国领土就成为“内外河山”的易守难攻形势。

为了适应争霸的形势,晋文公进行了军制和政治厘革。鲁僖公二十七年,在被庐举办“大蒐礼”,即进行军事演习。首要目的是“作全军,谋元帅”。晋国在献公时为二军,此次演习中,再扩充一军,组建成上、中、下全军。“谋元帅”是一项军政改造。晋国的全军各有将和佐,即主将和副将 2 人管辖。而三军又由中军的主将统一批示。中军主将称为“元帅”,我国“元帅”一名就是从这时起头的。全军将帅的品级是:中军将、佐,上军将、佐,下军将、佐。中军元帅不光是三军的总批示,在平时就是国度的最高行政长官,相当于他国的相职,权力极大。这是晋国政治与其他国度分歧的特点,可称为军国主义的国度体系。

晋国政治上的另一特点是尚贤尚法。晋文公手下人才济济,追随出亡的功臣也不少。在决意中军元帅人选时,追随出亡的功臣赵衰却介绍未与文公遁迹的郤縠,而以郤縠族人郤溱为佐。晋文公让追随出亡的狐偃为上军将,狐偃让给狐毛,本身为佐。赵衰本应作下军将,他让给栾枝,又使先轸为副将。在不久进行的城濮之战时,元帅郤縠死去,晋文公把在战争初期浮现才调的先轸从下军佐的地位,超升六级录用为中军元帅。全军将、佐皆无贰言,接管节制批示。晋国君臣中这种“尚贤使能”的风气,使晋国国力历久连结强大。

尚法的精神,是晋国的传统。晋文公因周襄王赐给的原邑不服晋,于是出兵伐罪。他命令带 3 天口粮,攻不下就罢兵。攻了 3 天未攻下,晋文公命令退却。潜入城中的情报申报说,原邑已对峙不住,要屈膝了,再等一等就能够了。文公说:我已公布了 3 天为期,不克再改。更改就没有信用了。晋军退却不到 30 里,原邑就派人赶到晋军中请降。这与吴起治魏西河令人推倒木表,商鞅移木,以守信的作法相似。晋文公法律严峻,城濮之战,魏犨、颠颉违令烧了曹国大臣僖负羁的衡宇,尽管这两个曾追随文公遁迹,照样将魏犨革职,颠颉杀头。城濮之战返回时,文公的车右舟之侨违反军纪先返晋国,将他杀头示众。这些都示意出一种尚法的精神,因而使晋国军威武整。

当北方的晋国在文公治理下强大起来时,楚国也鼎力向华夏推进。鲁僖公二十六年,是晋文公上台的第三年,楚国攻宋国缗邑(今山东金乡县东北),被宋人击败。次年楚荟萃陈、蔡、郑、许四国,包抄了宋都城。

宋国倾向于晋国,于是派大司马公孙固亲到晋国求救。晋文公担心晋不敌楚军,且挂念楚国在他遁迹中赐与的欢迎,是否与楚开战,犹疑不定。大臣们都主张抓住时机,进入华夏,争取霸主地位。下军副将先轸说:“报施救患,取威定霸,于是乎在矣。”经讨论决意出兵救宋。

楚国的主将是令尹子玉。晋中军元帅是郤穀,开战后不久就死去,晋文公提拔先轸为元帅。华夏国度曹国、卫都城倒向楚,晋军于是先攻曹、卫以解宋围。晋人在攻曹、卫时,用计损坏了两国与楚的关系,又同齐国、秦国结盟,获得这两大国的支撑,晋文公于是决心与楚军交战。两军会战于城濮(今山东范县临濮集)。楚子玉为主将骄横轻蔑晋军,楚成王让子玉不要同晋交战,子玉不听,成王生气,也没有给他派充沛的军力互助。晋军却上下联结一致,先冲击楚摆布军,楚摆布军中晋军计被打倒,合法全军集中预备攻子玉中军时,子玉见势不妙,立刻收军,中军才未受损失。晋军占领楚军阵地,吃着楚军丢弃的粮食,休整 3 天才凯旅回国。楚子玉因为军败,自杀。

城濮之战,严重袭击了楚国北上的势头,晋国威望大增,华夏诸侯与楚友好的,都纷纷改换门庭,与晋结盟。

城濮之战刚竣事,就在践土(今河南原阳县西南)与诸侯结盟,列入的有齐、鲁、宋、蔡、郑、卫、莒等国君。周襄王派王子虎列入盟会,并亲自前去践土慰劳晋文公,晋文公为襄王在践土特赶建一行宫。接着晋文公向周王献战利品,周襄王策命晋文公为“侯伯”,即诸侯之长。如许,晋文公霸主地位既获得诸侯的承认,又获得周王的正式认可。

3.晋襄公对秦人东进贪图的袭击

晋献公灭掉虢国,据有崤函之地,卡住了秦国东进的通道,使秦国不克出关到华夏称雄。挺进华夏,是秦人的历久筹算。鲁僖公三十年,秦晋联军围攻郑国。郑国烛之武夜见秦穆公,离间了秦与晋国的关系,秦与郑结盟友好而退军,并留下杞子、逢生、杨孙匡助郑国戍守。晋文公见秦退却,也就退军回国。

鲁僖公三十二年,匡助郑国戍守的杞子派人向秦穆公申报说:郑国人让他掌管北门的钥匙,若秦沉寂地派军前来狙击,郑国就能够争取。秦穆公很感乐趣,就同有名望的蹇叔、百里奚讨论。蹇叔果断否决,认为远程行军,不克保密,劳师远征,不会获胜。且在过崤山谷地时,将会遭到晋人的冲击。秦穆公不听,派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三将率军狙击郑国。

秦国戎行走到滑国(今河南巩县境),碰到前去周王国做牛生意的郑国商人弦高。在这紧要中,他一面假装是郑国派来慰劳秦军的使者,向主将孟明视献上 4 张牛皮和 12 头牛,一面派人快速回国申报。孟明视等真认为弦高是郑国派来的使臣,认为郑人已知秦军将到,狙击不成,攻不下郑国,又没有后盾,是不克攻打郑国了,于是灭掉滑国就回军。

秦军东进,恰是晋文公死,他的儿子襄公新即位之时。中军元帅先轸主张趁秦军回军途中袭击他们。于是结合姜戎,在崤山谷中设下潜伏。当秦军达到晋军伏击圈后,遭到倏忽冲击,致使三军覆没,孟明视等三员上将被生擒。晋文公的夫人文嬴是秦穆公女儿,晋襄公的嫡母,她出头要求晋襄公将三位秦将释放,让他们回秦受罚,以免影响两国关系。三位秦将才得脱身回秦。

秦穆公穿戴白衣白服到郊外迎接三将,向他们作了自我检讨,把失败的责任承担下来,仍然任用孟明视主持军政事务。孟明视不遗余力治政养民,预备向晋报仇,多次打进晋国,晋军苦守分歧秦军正面作战。鲁文公三年(公元前 624 年),秦军“过河焚舟”,上下同心要报仇。晋军仍不出,秦穆公率大军攻下晋国的郊(今山西运城)和王官(今山西闻喜)两地,然后从茅津(今山西平陆县茅津渡)渡过黄河,进入崤山谷中,掩埋了昔时战死将士的尸骨,穆公揭橥了一篇深表自责的讲话。这篇讲话就是《尚书》中的《秦誓》篇。穆公于是率军回国。

秦国因为东进的道路被晋国壅塞,终春秋之世,不克越崤函东进一步。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