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从四首诗词里看中国人中秋情怀

2019-09-13 20:50:21阅读:99评论:

八月十五,大唐,长安,皇城兴庆宫内,唐玄宗正在做着一场绮丽玄幻的梦。

传说,恰是这个梦,不光成就了一首名曲——《霓裳羽衣曲》,更使得一个节日起头在民间盛行。

这个节日就是中秋节。

唐玄宗所梦见的就是嫦娥飞升月宫的场景。据说玄宗在梦中听见月宫内仙乐缥缈,精晓乐律的他记在心中,醒来便叫杨贵妃谱曲而成《霓裳羽衣曲》,宫乐齐奏,跳舞袅袅,热闹非常。

玄宗梦月宫而得《霓裳羽衣曲》的精致故事,使得世界公民一会儿来了乐趣,也起头群集亲人拜月祈福、弄月亮吃美食,看美景,歌舞相乐。从而中秋节大为盛行,并成为固定节日。

比拟拜月,人人加倍感乐趣的就是弄月了。我想,或许他们也想一睹月宫之中嫦娥的仙姿。

事实上,自古帝王便有祭奠月亮的运动,这是先祖们对日、月,也就是六合万物的敬畏与崇敬,祭奠运动,目的是为了感激与祈福。北京有名的建筑月坛就是明朝皇家祭月的场合。

《礼记》上记载:“皇帝春朝日,秋夕月”,皇帝在春季要祭奠太阳,在秋季要祭奠月亮,以祈求世界五谷丰登。在民间,中秋也有庆丰收的运动。

唐玄宗的传说真假难辨,然则中秋节在唐朝盛行民间倒是真的。而中秋节所蕴含的中国人的情怀也不光仅是拜月祈福、庆丰收,更多的是望月寄思乡之情。而思乡之情的素质,是思亲,渴盼着与亲人的团聚。

月亮的阴晴圆缺正对着人世的离合悲欢。

望月思团聚的情怀,早在先秦时代便有了。《诗经·国风》中有如许一篇望月相思的民歌《月出》: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这首古代民歌,以“月出皎兮”描述了写作的配景。也许的意思是作者在晴明的月亮之下想念本身心中的姑娘,望月光之皎洁而想起贞洁的佳人,而这佳人应该也正在月亮之下徐行而行,款款望月,明媚动听。

《月出》恰是表达了望月而不由得想念佳人,想与佳人团聚的感情。

魏晋时期乐府中也有“仰头望明月,寄情千里光”如许望月寄情的诗句。可见到此,月亮正在慢慢夕照诗人的口袋。

唐宋,写月亮寄情的诗词数不堪数。个中我对照喜欢的是李白的《静夜思》、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苏轼的《月饼》、张九龄的《望月怀古》。

下面就从这四首诗词下手,具体剖析中国人的中秋情怀。

李白的《静夜思》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垂头思田园。

诗酒跋扈的李白也有郁闷的时候,当面临一轮明月,脑海中想起田园的亲人,心里对显贵藐视而坚硬的心瞬间变得柔软。中国人强烈的家眷亲族观点与团聚的祈盼,让那些无论远离田园多远的人心中总有一根线,牵系着田园的一切。

床前明月,如同地上冷霜,秋深之夜,更显得冷冷清清。“举头”与“垂头”之间,天上的月亮之圆与人世的“缺”形成了光鲜的对比。思田园,意在思田园亲人。

李白的这首《静夜思》,有人赞其绝妙古今。言语简洁直白,而深情不浅。读来不光朗朗上口,更觉情思生动。

李白的中秋情怀是对田园的想念之情。

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苍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回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堪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世。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该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离合悲欢,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苏轼写这首词时,在密州,与弟弟苏辙已经七年没有晤面了。苏轼与苏辙从小情绪深挚,昔时父子三人一同进京列入科举测验,一举成名,后来各有官职,涣散各地,长年不克晤面。

所谓“每逢佳节倍思亲”,苏轼在中秋之夜,烂醉之后,对着圆润的月亮而思人世的团聚,想起与弟弟久别而不得重逢,不禁伤感,伤感之余又思虑了一下宇宙人生的哲学。

苏轼的诗词里,总有他的奔放与通透,面临月亮的阴晴圆缺,领略人世的离合悲欢不外是生活中最为平时的事情,千古难全。所以,与其埋怨,不如祝愿:“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嫦娟”。

苏轼的中秋是乐观的对亲人的祝愿之情。

苏轼的《月饼》

小饼如嚼月,中有酥和饴。

默品其滋味,相思泪沾巾。

这首月饼诗很有意思,苏轼不愧为文坛上最有名的吃货,一边哭一边吃月饼。月饼在其时还不叫月饼,而叫小饼,恰是因为苏轼的这首《月饼》撒布开来,此后宫廷上、江湖中才有了月饼这个称谓。

固然月饼不是苏轼发现的,但月饼这个称谓因他而来,所以也有人称苏轼为“月饼之父”。

月饼一向是中秋的标配,没有月饼的中秋是不完美的。中国人把对月亮思团聚的情怀也融入月饼之中,几乎所有的月饼都是圆如中秋天上月。

吃月饼与望月的所蕴含的中秋感情是一般的。

张九龄的《望月怀古》

海上生明月,天际共此时。

恋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胜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张九龄,唐玄宗时期的宰相。这首《望月怀古》是他最有名的一首诗。

第一句“海上生明月”的意境恢宏大气,后背“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的意境又细腻生动,整首诗开合有度,意境美丽。而“相思”之情,即想念亲人之情融于意境之中,不只生动,更是深情。

最后一句“不胜”“还寝”又示意出作者的乐观。思而不见,不如梦里重逢。

这首写中秋的怀古诗中,“海上生明月,天际共此时”与苏轼的“千里共婵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只是比拟苏轼的望月思亲情怀,张九龄的感情表达要委婉含蓄很多。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岁首照人?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前人。千年前的月亮还在,千年前的人已随烟云散,然而数千年来,中国人中秋望月寄情的情怀犹在。前人那时候受制于交通而不克够经常与亲人团聚,现代人受制于生活而不克经常与亲人团聚。

前人常漂流天际,今人也是如斯。阴晴圆缺,离合悲欢,从未改变。

人对田园的感情也未改变。甚至今人的乡愁情节更甚于前人。因为田园的转变,让我们对田园的记忆都变得薄弱。田园已不再是昔时的田园,所有的乡愁都是我们与童年记忆的一场静默独白。

而这种独白在中秋月圆的气氛里,显得加倍深奥。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