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一女犯人被押赴刑场斩首, 等到冬天才得以安葬, 却出现怪事连连

2019-09-13 17:33:41阅读:145评论:

1907年7月13日是一个让国人难以忘却的日子,这一天,女侠秋瑾在绍兴的大通私塾被清军拘系。当天夜里,绍兴知府贵福便对秋瑾睁开的审讯,大堂之上刑具俱备,杀气腾腾。

面临贵福的讯问,秋瑾冷蔑地一笑,举头望天,不置一语。贵福无计可施,命令用刑,什么跪火链、火砖一切来了一遍,仍然毫无进展。身为知府,贵福见过的罪人不少,但像秋瑾这般死硬的他照样生平第一次碰见,无奈之下,他只得公布退堂。

第二天上午,改由山阴知县李钟岳审讯秋瑾。李钟岳固然是大清的官员,然则他心里照样十分信服面前这位奇女子的,是以,李钟岳的立场较为平宁,不将就秋瑾回覆什么,也不曾用刑。秋瑾也没有当堂求全李钟岳,只是说“我所主张的是男女革命,并不知道触犯了什么法令”。她取过毛笔在供纸上写下了“秋风秋雨愁煞人”的诗句以表达对革命失败的惋叹。

知府贵福认为李钟岳的审讯过于文明,为使秋瑾供认,他改派幕僚余某滥施重刑,秋瑾威武不平,缄舌闭口,自始至终大骂狗官。秋瑾咬牙忍住剧痛,几番昏倒,志坚如铁。鉴湖女侠的铮铮硬骨震慑了大堂上的狗官狗卒。

贵福知道要想从秋瑾口中取得口供是毫无进展的,7月14日他便致电浙江巡抚张曾扬(张之洞之子),恳求将秋瑾“当场处死”,以免革命党人前来劫狱。张曾扬立刻复电透露赞成。

7月15日凌晨,数十个清兵荷枪实弹从狱中提出了秋瑾,秋瑾自在自如,面色不改。秋瑾被押入囚车,行至轩亭口,秋瑾走出囚车后,向监斩官李钟岳提出了三点要求:

第一,准许她写死别信告别亲朋;

第二,临刑时不脱衣带;

第三;身后不枭首示众。

李钟岳考虑到第一个前提耗时太久,错误礼貌,予以拒绝,而对后两条透露应许。秋瑾整顿了一下长衫衣带,举头阔步,走向了轩亭口,“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33岁的秋瑾为革命洒尽了满腔热血。

秋瑾被清廷践踏后,那些介入谋杀的凶手没有一个获得好下场。核准践踏秋瑾的浙江巡抚张曾扬为千夫所指,在浙江待不下去了,恳求调往江苏,江苏拒纳,恳求调往山西,亦被山西拒纳,最后不得不退居湖北终老;绍兴知府成了众矢之的,他恳求调往安徽宁国,宁国人拒纳,不得已只好退出宦海,埋姓民间。

举报秋瑾的胡道南,不久便被暗算;领兵前去拘系秋瑾的李益智,后来避匿广东,也被烧死在大沙头花船中;刑讯秋瑾的幕僚余某亦遭国人咒骂,逃往异域,石沉大海。只有山阴知县李钟岳获得人们的谅解,并未受到任何责罚。

秋瑾殉国后,本地人用几片薄板将其草草收殓,葬于乱坟山中。徐自华姐妹欲拚命收埋秋瑾尸体,被同志们吃力吃力劝阻,一向比及冬季的一个风雪之夜,徐自华、陈去病和一个西湖船夫才沉寂把秋瑾棺木移至西湖西冷桥畔,换了一口好棺材埋葬。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