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金庸《侠客行》究竟要表达什么

2019-09-13 12:00:06阅读:184评论:

一个叫石破天的小子,在一系列的奇遇中寻找生父生母知道“我是谁”的进程。并且在《侠客行》中的说话几乎都是粗陋俗语。“狗杂种”不三不四兄弟张口就骂娘。这部书与其说是一部武侠小说,还不如说是金庸师长的一段感悟。

而在金庸这部书中的焦点却在于侠客岛上,一众识字较多、秉性聪颖之辈却在参研武功窍门图解时,全偏离了真正的本意。误入了邪路,但虽是误入邪路,却也各自成派。形成各自系统。虽可互相印证,却弗成获得一个统一承认的尺度注释。历经几十年无果,却被一个一字不识,一根筋的石破天误打误撞给破解了。“我是谁?”的疑问和“机关算尽太伶俐”的隐喻,能够说是《侠客行》的真正旨归,也是它的悉数精辟地点。

小说缔造了石破天这个奇异的人物形象,长乐帮为挡“铜牌之难。而奉一少年石破天为其帮主,此事或无独有偶。然在石破天逃遁之后又寻找到一位与之十分相似的少年来冒名顶替,甚至于使其恋人、对头、怙恃都无法识别,这就奇也怪哉。这是小说的最为外观的一个条理:故事或传奇条理。再则,小说中的主人公,可算是一位少有的怪杰,他连“我是谁”也弄不清楚,被母亲——其实未必是他的真母亲——称之为“狗杂种”,被谢烟客称之为。小叫花”,被用海石等人称为石破天,被阿绣称为“大粽子”,被史小翠取名为史亿刀”,然而所有的这些名字,显然都并非他的真正的名字。或许,他乃是石清、阂栗的次予——昔时被梅芳姑抢去,但并未弄死——石中坚,亦便是石中玉之胞弟了,难怪他与石中玉如斯相像。但此事的确与否,尚不得而知。少年一向糊涂,但并不愚蠢,冒名顶替之吃力,可想而知。

侠客岛得名于岛上有一排洞窟,窟中刻着李白之诗《侠客行》。个中包藏了一套绝世的神功。而这《侠客行》的武功,果真是一种极为奇特的“奇功”:几多武林高手,才略之士如少林寺妙谛住持,武当山愚茶道长等英才,加之如神人一样的龙、木两位岛主,寓数百人之智与数十半之功都不克“破译”。却恰恰被一位胸无点墨的少年早一举破解并练成神功。其实在人类求知的过程中往往会显现如许的情形:各类牵强附会的注释往往会损害原著的本意,反而造成严重的工资的障碍。如释教大乘般若经以及龙树的中观之学,都死力破斥烦琐的名相戏论,认为各类常识看法,枉然令修学者心中发生虚妄念头,有碍见道,是以强调“无著”、“无住”、“无作”、“无愿”。《金刚经》云:“凡有所相,皆是虚妄”,“法尚应含,况且不法”,“看来所说法,皆弗成取,弗成说,不法,非不法”。如斯等等都是这个意思。而这个意思,则可说是此《侠客行》的最深层的“意思”了。

总之,从《侠客行》书名着手,亦可把握这部小说的“微妙”之处。一层是“侠客岛之行”,这是全书的故事大要;再进一层则是“侠客行武学”,这就是书中的“内核”了。一来是若无侠客行为的武学,侠客岛也就不复存在,小说中的侠客之行的故事也就不复存在了。二来此侠客岛之行,其目的及其寄意也尽在有关“侠客行”武学的寓言之中。更深的一层是——最深的一层或许可谓“返朴归真”——“侠客之行”,亦即论述一位蒙昧的少年,若何成为一位真正的侠客,这不光只是说他的技艺高强或奇遇迭至,而是说贰心性仁厚,无私无我,大智大愚,为真正的至高无尚的“侠客”的范例与表率,其他侠客或多或少地总有藏和或做作之处。而其中少年则完满是至性至情,人所不及。此小说主人公的人生履历与遭遇,可谓是极其不幸、吃力不胜言的。然而幸与不幸、甚至吃力与不吃力,全然有乎同心之辨,如斯少年并不以一己之吃力为吃力、一己之幸为幸,实为至人至侠。如许的人物,既能够从具体的形象与性格中去观照,同时也可作其抽象与象征的意义上去把握。——书中少年是一位真正的范例的侠;他所履历的人生道路与进程,亦恰是真正的侠客之路以及“侠客之行”。

您可能感兴趣的